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465章 田横后人在美洲?!

张靖道:“如今朝廷疆界日扩,大军来到美洲,此地久后必为朝廷所占。你等皆是汉人,何不合族而归?”
张靖送走费当族长老,派人去寻中军右部校尉田见。田见年近四旬,是田丰儿族兄,离主支很近,原在五营担任中军部司马,为人老成持重,成立美洲舰队时调任中军校尉。
田盛年约五旬,身材魁伟,与汉人长相基本没有什么区别,说话勉强能够听懂,口音带着齐地方言。张靖原籍临淄,又在东莱住过,田盛所言大半能听得懂。
田见身材也很阔大,两人站在一起,还真有几分相似。田见用临淄方言与田盛聊了几句,彼此感觉十分亲切,各自认定应是同一血脉。不一会,冯生准备完毕,一个白瓷碗里盛着一种透明液体,田见、田盛各滴了一滴血进去,两滴血逐渐融合,但是速度很慢。
验过血液以后,田盛视田见如自家人,听说田家女在后宫为妃,对张靖也十分客气。www.hetushu.com张靖就问当初田横渡海经过,田盛是田横嫡系后代,族中又有文字记载,便将当初事件过程详述一遍,道:“祖先当初兵败,退到田横岛时身边只余千余,当初只想与汉兵同归于尽,后来有名部将建言,说凭借这千余人也能在海外建国,可以积蓄力量再杀回来。祖先便派这位部将分兵一半,乘船到附近渔村征集船只,为了避免泄露消息,便打着汉兵的旗号。部将带兵驾船归来时,发现岛屿周围有汉军船只,不敢近前,泊在远处藏好,趁夜间悄然上岛。正遇上汉军派人宣读圣旨,部将又给祖先献计,为防汉军追赶,留下两封遗书,趁夜上船,在南方寻个岛屿暂时安顿。待风头过去,派心腹去寻族中亲信,带了一批财物出来,分批采购物资,然后往东行,想寻找传说中的瀛州。不料行到半途,遇到连阴天,迷失方向,最后顺着洋流漂流百余日,到了这www.hetushu•com边扎根,千余人只剩下两百余众。众人逃得性命,歇息几日,灭了一个小部落,得了栖身之所,一直延续到现在,族中现有青壮三千余众。”
有了田齐族人引导,各军行程顿时加快许多,廖开部沿海岸线向北到达极寒之地,插旗埋石之后,率兵后撤,沿途择地建立补给点三处,各留五百士兵把守。
众人一起到了廖开立营处,张靖指着田见,对田盛说道:“田校尉是临淄田家人,跟你们田齐族应是一族,我们准备了验血材料,可以验试一下。”
张靖点点头,道:“明德(廖开字)在北方发现一个部落,名叫田齐族,能说汉话,传说是田横后人。史书记载田横引五百壮士在田横岛自杀,如今又冒出个田齐族,因此寻你来问问当初详情。”
田见正在港口监督奴隶施工,闻听命令急忙赶到中军营帐,张靖待他坐下,道:“你们田家与田横有无关系?”
田齐族人和图书皆会汉话,贵族识字能读书,融合军中速度很快。张靖封田盛为中军校尉,让他在田见部见习数月,待明德城有了眉目,田齐族人安排妥当,再赴中军效命。
赵星道:“史书记载此事,只是廖廖几句话,临淄田家就是田横后人,军中若有田家人,知晓的事情或能多些。”
张靖听到这里,心里大约有了个数,将信阔城指挥任务交给龚省,重新召集探险队员,让冯生准备验血器具,带着田见一同赶往北方田齐族所在地。
田齐族人数虽然不多,却十分强横,所占区域皆水草茂盛之地,海岸又有深水可以建港。张靖便让田见统领五百士兵在此筑城建港,因为廖开见功,定名为明德城。又从田齐族征兵五百,分到各军以为向导。
张靖听到这里,问赵星道:“史书记载田横率领五百壮士,不是在田横岛自杀了吗?”
田齐族聚居区距离信阔城大约两百公里,从子翔港往西,沿着海岸线直往北和_图_书行,次日凌晨赶到。张靖领人下船之时,廖开带领一名老者同来迎接,介绍说是田齐族族长田盛。
田盛之前见识过廖开部的军威,知晓凭一族之力,根本无法与美洲舰队抗衡,又听说田家现在是青州旺族,又与皇族世代姻亲,当即表示愿意归宗。
田见恍然大悟,道:“我听族中老人说起过当年之事,我们这一支并非田横后人,祖先是田横之侄名叫田若,当初听闻田横自杀,秘密带着族人去寻田横尸首,渡海到了田横岛,遍寻不见尸身,就连新立坟头也没有。后来辗转寻到当年曾经参与剿捕的数名齐籍汉兵,了解到当初详情。最后总结出几个疑点,一是当初汉兵围剿田横岛时,先派水军寻找船只,转了一圈也没见到一艘船,若是没船,田横五百部下如何到的岛上?因此怀疑田横当初将船藏了起来。二是最后发动进攻前,汉将曾经派人送去招降圣旨,田横接了圣旨,也写了回信,之后再无消和*图*书息。汉将后来派人上岛查看时,岛上已是空无一人,只发现了两份遗书。一份遗书是田横所书,说国存人存,国亡人亡;另一份是五百部下所留,说是主亡仆死。但是除了两份遗书,并无发现尸身,汉将派船沿着周围寻找,寻了七八天并没一点踪影。即使跳海身亡,周围也应发现尸体,这又是一个很大的疑点。另外,当年田横左右曾经返回临淄,据说与当初的家主田若见过面,取走一批财物,其后下落不明。当初与家主谈些什么,取走财物又是为了什么,无人知晓详情。但是可以说明一点,当初的五百壮士至少有一部分还活着。我就知道这些,都是听族中老人说的,若要落实这些事情的真伪,最好回去询问一下家族的长老。”
冯生见众人全都望着他,解释道:“若是血脉毫不相干,血液绝不相融,说明两人出自同一血脉。血脉融合很慢,说明血缘离得甚远。”
田见闻言一愣,道:“田横?汉初田横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