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471章 玛雅人吓破胆子!

六千奴兵按照军令行进,到达战场之后,以什为单位,在汉人队长的带领下开始清理战场。前方战场上除了死者,还有不少活着的玛雅人,无论是否受伤,因为身着重甲无法起身。
若是没有时间提前准备,在行军途中发生遭遇战,张靖也不敢保证以一比五必会取胜。敌军骑兵方才已经冲近二百米范围内,只要漏过少量骑兵,全幅武装的骑兵对上拿着火枪的步兵,结果将会是赤裸裸地屠杀。
玛雅骑兵前军残部,距离大齐火枪兵只剩下两百米,虽然已是稀稀拉拉,但是依然拼命向前。按照平常的经验,区区两百米距离瞬间即到,但在六拨轮发的火枪手面前,他们的悲惨下场已经注定,已被提前列入死神招魂的名单。
已经清醒的乔尔,神色悲伤,流着眼泪,大呼道:“这群万恶的侵略者,一定是恶魔的信徒,善良的族人怎能是恶魔的对手?万能的守护神,请你和图书睁开眼睛,看看您的子民多么悲惨!”
这是大齐士兵近年捕奴时总结出来的手段,简单实用,抓捕速度很快,接着奴隶上前搬运死伤的战马,扒下死者的甲衣,就地挖坑掩埋尸体,战场很快就被清空。玛雅人被刚才的战斗吓破了胆子,即使眼睁睁地瞧着同胞们被俘,也无人敢于上前解救。这场战争颠覆了玛雅人的传统认知,纵横美洲大陆的两万骑兵,在美洲是任何势力不可轻视的强大力量,竟在半个时辰内被杀得落花流水。
冲在最前排幸存的玛雅骑士,被巨大的火炮声震得头脑发木,也瞧不见身后的惨状,只能本能地策马前冲。在乔尔等人看来,这是一群无所畏惧的勇士,在如此困境下,竟然还勇敢地低头策马,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。
西帕勉强笑笑,道:“你不了解敌人,也不知道我们的底限,你听从我的命令,有守护神护佑,敌人m.hetushu.com不敢伤害我。”
西帕说完,派出一名信使,策马来到大齐兵马阵前。信使大呼道:“我国尊贵的圣女,要来拜访你们的首领。”
奴兵们抓捕俘虏很有经验,用武器逼住俘虏,踢走他们身边的武器,有人会递上系有活扣的绳子,将他们双手反剪套在手腕上,使劲一拉两手就被紧紧绑住,随后在绳头上打个结,变成不易挣脱的反背绳扣。
乔尔连忙阻止道:“尊贵的圣女,谈判该是属下的事情,您在此稍待,我去与敌人谈判。”
王熙儿喊声刚落,六百六十六支火枪连续响起,发出爆豆般密集的声音。紧接着,三四排六百六十六支火枪接连击发,这样的距离火枪的杀伤力最大,两轮连射形成密集而又完整的杀伤面,未等五六排火枪手射击,发动冲锋的玛雅骑士无论人马,全都倒在了冲锋的道路上。
乔尔说完,疾行到西帕面前,道:“伟大的http://www.hetushu.com圣女,我们败了!我们打不过这些万恶的侵略者,我们的勇士流尽鲜血,却不能给敌人带来一点伤害。我们该怎么办?难道万能的守护神弃我们而去了吗?”
美洲水军拥有强大的热兵器部队,但是无论火炮还是火枪,都还比较原始,若无其他兵种配合,都有致命的弱点。火炮不利于近战,只是敌人冲上前来,炮兵只能当成普通步兵使用。火枪射程太近,而且单枪命中率不高,达到足够数量时,才能显示出强大的威力。
田盛之弟田开能听懂玛雅语,如实向张靖转述。张靖略想一下,道:“你告诉使者,说我们欢迎她前来。”
使者听到田开回话,策马回告西帕。西帕点了十名勇士随身护卫,纵马直行,到了阵前,一名大齐女将带领十名女卫出阵迎接,一行人直接来到中军营帐。
王熙儿大声呼喊下令,火枪手机械地执行军令,骑兵身影逐渐扩大,命和_图_书中率也越来越高。炮火已经停了下来,中后场除了还在惨呼的伤者,余人皆已吓得拨马回逃。王熙儿的喊声没受炮声影响,中气十气,而且似是猛然大了许多:“瞄准马匹,双排连射!一二排,射击!”
此战当然没有风险,陷马坑至今还无人马踏入,这是最后一道障碍,骑军一旦进入这段区域,火枪手只有往后奔逃,后面奴军会顶上前去,依托长枪阵硬抗敌军骑兵,到了那个时候,即使获胜也会出现大量伤亡。
俘虏显然还未从炮火的震撼中恢复过来,大多还在失魂落魄的梦游状态。在虔诚的守护神信徒眼中,这场类似神迹般的战斗,已经让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失去了信心。
张靖很满意这样的战果,零伤亡痛击来犯之敌,兵种衔接方面虽还存在瑕疵,最终效果还算不错。张靖在美洲任重而道远,需要鼓舞部下的士气,战术改进是以后的事情,身为主将的张靖明白这个道理,不会守www.hetushu.com着士兵的面,指出此战的不足之处。
西帕为乔尔摩顶祝福,道:“勇敢的乔尔,神灵已经给了我们警示,大圣女已经传来神谕,现在到了与侵略者握手言和的时候。万能的守护神不会弃我们而去,只因族人的罪恶让她感到厌倦,因此降罪予以警示,我们要引导忠诚的子民,帮助他们洗去罪恶,心地纯净的子民,将会重新纳入守护神的怀抱。一切都会好起来的,勇敢的乔尔,你带领兵马立营屯扎,到了我出面与敌人谈判的时刻。”
王熙儿回头望了一眼张靖,见张靖对她满意地点点头,王熙儿小嘴一抿,显得很是得意。这时只见张靖打出手令,龚省接令大声道:“陆军营全体向前,按照标识前进,清理战场。”
奴兵上前分辩伤者情况,轻伤者俘虏,重伤者补刀。参加进攻的玛雅骑兵接近两万,皆是各城邦、部落的精锐,大约八千人战死或重伤,逃回者六千余人,俘虏逐渐押回,总共五千余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