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478章 尽量弥补后宫关系!

万年公主笑道:“义女和媳妇也差不多,都是您的女儿不是,现在您的孙子十多个,老四就给您添了九个孙子,若是再收义子,以后孙子、重孙子就认不过来了。”
万年公主虽然心中发酸,但是事已至此,也是无可奈何,所幸张靖为人谦和有礼,又拜了义母,后面也不会苛待她们母子,拉着张靖到正安宫坐了坐,知道张靖要回去准备上朝之事,亲自送张靖出了宫门。
万年公主看清是张靖,听清楚方才所言,皇后与母后这一字之差,亲疏却有别,笑吟吟地上前拉起张靖,笑道:“刚听说老四东征归来,没想到在太后这里遇上你,待会到母后那里说会话。”
张靖有些尴尬,道:“孙儿做事孟浪些,三个哥哥才娶了一位,我这娶得确实多了些。”
合宫人皆已得了消息,一路之上上前祝贺之人不断,张靖并未有所异样,与平常一样,热情地向众人打着招呼。未进家门,只见家里已经和图书挂起吉色的灯笼,门前排着不少文武,皆是上门求见的贺客。张靖也未避开,上前与众人打个招呼,让左右暗地里记下来人名录,借口明日上朝需要准备,劝请众人先回,待改日专门宴请诸人。
周氏笑道:“她也住不了几天,我这边房子宽敞得很,让她母子住我这里,那小子取名没有?”
张靖口才好,讲起来绘声绘色,说起澳洲的袋鼠、考拉,还有美洲的独特植物,周氏听得津津有味。说起田齐族时,周氏更是来了精神,问得很细,说到玛雅圣女的神奇,张靖笑道:“三位圣女近日宿在我家,明日我让熙儿带她们来给皇祖母请安。”
甄姜连忙摇头道:“没受委屈。刚才中儿接到旨意,封了玛雅王,过几天就要就国。陛下方才下旨,复了我协理六宫的职务,我这心里又是高兴又是难过。”
姜述笑道:“危险肯定是有,但是我有超级保镖,性命定然无忧。”
若是hetushu.com以前,张靖称呼万年公主为皇后而非母后,万年公主自称孤而非母后,称呼稍加改变,张靖拜万年公主为义母,已是板上钉钉,再容不得反悔。万年公主拉着张靖的手进来,给周后请过安,道:“前面媳妇做事不周到,就让老三拜了皇德妃为义母,皇德妃也客气,又让老四拜我为义母,这样我与皇德妃都好,平白都多了个儿子。”
周氏放下心来,笑道:“都是好事,老四刚从美洲回来,说玛雅国气候也好,土地肥沃,有数百万人口,是个好去处。老四添的孙子太多,大小又差不多,也真够宁儿忙的。你操持这块也熟,正好中儿远离,有个事忙着也好。”
张靖答道:“父皇给起了名字,风舞之子叫承日,云儿之子叫承星,柔儿之子叫承月。”
甄姜自从进了姜家的门,一直侍候周太后左右。周太后对甄姜很亲近,握着她的手,拉她坐在身旁,道:“姜儿进门m•hetushu•com一转眼二十多年了,这些年忙里忙外,操了不少心。”说到这里,见甄姜眼圈发红,异道:“姜儿受委屈了?”
甄姜方才得到消息,姜中得了实封,她被恢复协理六宫之职,全是张靖给讨的人情,见张靖在此现身,不由又羞又愧,眼圈一红,上前拉起张靖,道:“姨娘做错了事,老四别放在心上。”
张靖扶着甄姜进门,陪她请过安,待甄姜坐下以后才回末位落坐。
姜述摇摇头,道:“我脑中缺失一段记忆,连接不上我与上古神将的关系,我要去西方寻回这段记忆。”
众人说话时,枝儿又在外喊道:“吉贞道长给皇太后请安。”
周氏笑道:“媳妇多孩子就多,咱们家盼着就是儿孙多,听说太史家柔儿也生了,什么时候抱着孩子让我看看?”
张靖顺势起身,道:“父母皆望子成龙,也不是什么错事,只是虚惊一场,我是姨娘抱着长大的,怎能记挂姨娘的不是?”
http://www.hetushu•com张靖忙道:“我年轻好动,父皇有事尽可交给儿臣办理。”
张靖道:“可有危险?”
张靖拜别姜述出门,去北宫给周氏请安,枝儿好远望见张靖,迎出老远,问了诸子情况,又拉起家常,直接送到正堂门前。周氏早得了消息,出来拉着张靖的手坐下,笑道:“小四平安回来就好,听说这次占了不少地方?那澳洲比青州要大十几倍?给祖母好好说道一下。”
正在这时,枝儿在外通传:“皇后给皇太后请安。”
吉贞道长修炼驻颜之术,看起来虽然不过三十出头,但实际年纪比周氏还要大些,周氏又信教,起身上前迎了数步,众人见状全都跟随出迎。吉贞道长轻盈地走进门来,先给周氏请过安,用手指点了一个张靖额头,笑道:“你这色小子,将玉儿这冷美人也勾了去,不能这样算了,得赔我个徒弟才行。”
万年公主笑道:“母后这里今天热闹得很。”
张靖摸了摸鼻子,道:“正愁不好安和图书顿,柔儿不好住在家里,这几天想在附近置所别院。”
太后是真正的后宫之主,吉贞道长身份超然,万年公主是正宫娘娘,三人闻言都未动,张靖却知道大小,连忙迎出门去,给甄姜请安,道:“见过姨娘。”
周氏笑吟吟地看着万年公主,道:“就你和宁儿心思多,我这辈子义女收了不少,最后全变了述儿的媳妇,义子却不曾有过。”
吉贞道长刚落座,枝儿又喊道:“皇贵妃给皇太后请安。”
张靖见众人拉着家常,他也插不上嘴,就辞了众人出门。万年公主也随即出门,追上张靖,正想让他去殿堂坐坐,内侍寻了过来,下达圣旨,是立张靖为太子的旨意,让张靖明天起上朝辅政。
话题慢慢扯到重孙子身上,周氏更是高兴,道:“那几个小子精神得很,以后肯定都是有出息的人,听说你父皇又赐了婚,这次将小蒯玉也收了?”
张靖向周氏示意一下,出门来迎万年公主,行的是跪礼,道:“儿臣给母后请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