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484章 大齐文武齐变动!

姜靖知道自己的弯弯绕绕瞒不过姜述,尴尬地笑笑,道:“我现在身为太子,为了保证地位稳固,不得不建一套班底,又担心父皇忌惮,许多事就想绕着弯来。”
姜述点头道:“马良能力品行都不错,南州刺史谁有接任?”
姜述点了点头,道:“文若能力不在文和之下,青州刺史由谁继任?”
姜述笑了笑,转个话题,道:“蒯家做事很小心,查到最后往往有人顶罪,大事变小,小事变了。上次你在交州与蒯重冲突,我趁机将蒯越和蒯良调为闲职。现在情报司查实蒯越、蒯良的相关违法证据,本想近日拿下两人,但两人皆是你姻亲,你以为如何处理为好?”
姜靖道:“马良。”
应该说,这次调整姜靖达到了目的,虽然下来孙坚、张牛角两名军将,上去周树一名军将,看上去像吃了亏,但姜靖将水军后勤部彻底掌握在手中,又将十余名心腹亲信推为营将,这些年青子和-图-书弟皆是兵科专业毕业,能力不错,经过历练,未来皆可独当一面。
姜靖琢磨一会,道:“陈波。”
姜述望着姜靖默然一会,又道:“澳州总督呢?”
抛去异族将领不说,受影响最大的还有孙家和黄巾系,孙坚是姜靖姻亲,姜阳与姜靖关系密切,为了平衡诸系力量,姜靖提请的提拔名单基本获得姜述通过。张燕调任冀州兵曹,许褚调任雍州兵曹,关兴调任亲卫营统领,黄京升为南州兵曹辖下营将。周树调任护西域军主将,龚省调任太子率卫。黄澄升任水军副将兼后勤部统领,于甘升任后勤部长史。
正如庞统推测那样,军衙第一阶段调整完毕,姜述征求姜靖意见,询问在月亮城新建政衙的事情。姜靖已有思路,道:“月亮城以西疆域日扩,距离洛阳过于遥远,诸事请示不便,效西部元帅府故例,设立一套行政衙门很必要。待解决日尔曼人、努比www.hetushu•com亚人和比利亚人以后,最好在罗马城再建一套军政班子,以适应疆域太大的新形势。但在创建过程中,需要有能力又能完全信赖者主持,月亮城在创建新政体过程中,除了军政两套衙门,还需要建一套衙门,行监督检查一职。”
姜靖道:“荀悦。”
姜述笑笑,道:“原以为你任人唯亲,想不到也有大义灭亲的时候。”
受影响最大的还有董卓旧部,副军将樊稠、张济、李催、郭汜,营将胡轸、成宜,共有六名将领免职,几乎占了董家势力的一半。为了平衡和安抚,新组建欧州班子时,升任张济之侄张绣为欧州兵曹。六将实职皆是营将,新上任的营将半数是姜靖亲信,裴元绍之子裴宁、庞德之子庞御、吴懿之子吴为升为营将。
姜靖摸摸鼻子,道:“文和公以丞相之尊,坐镇月亮城最好。文和公常驻月亮城,需在洛阳设立亚相一职,我举荐文若公。hetushu•com
这个名单由大将军府拟定,在军衙公议上通过,由太子姜靖审核,报经姜述御批。这次损失最大的是东海盗系,东海盗在水军潜实力很大,三位大佬同时退下,东海盗在水军的力量变得群龙无首。姜靖因为敬湖事件,对东海盗系印象很差,甘宁、太史慈对东海盗系也没有多少感情,郭嘉跟水军这些将领也不熟,在军衙公议会上无一人替东海盗系说话。三位营将位置皆被姜靖心腹替代,蒋钦之子蒋经、韩忠之子韩汀、朱恒之子朱先升为水军营将。三将皆是开国将军之子,在军中数年,能力都不错,积功升为营司马级别,早被姜靖安插在这三营担任营司马或长史,这次升任营将顺理成章。
姜述接纳了这个建议,第一批从一线撤下的将领共二十名,其中军将两名:孙坚、张牛角,副军将五名:姜阳、樊稠、张济、李催、郭汜,营将十五名:胡轸、淳于琼、吕旷、杨柞和图书、曹豹、成宜、北宫玉、铁塔、会也齐、丘力居、应力、付纪、敬江。
姜靖如此直言,反而让姜述感到欣慰。姜述道:“我下月将要启行,以巡防四边为名西下,那时会授你监国之权。我既然立你为太子,希望你的根基越深越好,你不用担心我会忌惮。现在你的根基已稳,文和、文若、奉孝都会助你,我再发道密旨给长生、益德等人和你的师兄们,你的位置将稳如泰山。”说到这里,姜述话锋一转,道:“交州刺史空缺,别驾史怀暂掌政务,本想让史怀接掌交州,不料也牵扯到蒯家案中,你认为交州刺史谁担任比较合适?”
姜靖摸了摸鼻子,道:“监督部门需要一位资历、能力、谋略都不错的人。我的意思是让二师兄过去,调任大师兄为司隶校尉,日后设立罗马军政班子,无论元帅府还是政衙,大师兄均可胜任。”
姜靖点头道:“南州近些年官员调整频繁,并不是件好事,我这位岳父现在和_图_书国学有些浪费,他在南州多年,根基很深,能够很快掌控住局面。”
损失不小的另一系是袁绍旧部,淳于琼、吕旷、杨柞三名营将退下,出于平衡考虑,升袁谭为军衙仓曹,原军衙仓曹黄曲调任西部元帅府司马。张鹤、廖开、何良在这次调整中也升至营将级别。
姜述想了想,又问道:“西方监察使可有合适人选?”
姜述笑道:“有什么好避讳的,未来这天下需要你掌控,你大胆说就是。莫非是费文伟?”
姜述又问道:“东莱太守呢?”
姜述笑道:“看来你平常没少用心,依你看月亮城政衙谁负责为好?监督衙门谁负责为好?”
姜靖摸了摸鼻子,道:“蒯玉嫁给我以前,已跟蒯家切断关系,这次婚事是琅琊宫送的婚。蒯家做事很不像话,交州官风不正,东莱官风日下,与两人自律不够有很大关系。我的意思是坚决拿下。”
姜靖笑了笑,道:“我手中有个合适人选,却是姻亲,不知合不合适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