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486章 着手对曹家下手!

姜靖监国以后,提拔王家族人原涿郡太守王修为海州刺史,调任满宠为政衙东曹椽。东曹椽相当于丞相的助手,虽然比不上九卿,也算是个不错的实职。
曹洪案源于辖下部司马李司实名举报,说曹洪受贿百金。曹洪家境巨富,百金不算什么,若在发案前退还赃款,事情也搞不大。曹洪天性吝啬,收了部下李司的钱,却未将李司的职务升上去,事后只跟李司说了句:“这事现在不好办,我记在心里了,有机会再给你办。”
李司一听立即火冒三丈,心道我整天叔父长叔父短的叫,年节礼仪也不薄,现在一点情面都不讲?如果嫌钱少,让曹馥透个话来,我李家还差这几百金?越想越是生气,当晚借着酒意,李司就将举报信实名寄去了西州兵曹军法处。次日酒醒之后,李司又有些后悔,但事已至此,举报信也撤不回来,索性将事闷在心里。
此案一经公布,立时成为热点话题,曹洪和图书合营军官受牵连者达百余人,多数是世家子弟和富家子弟。为了稳定局势,钟会带着西州兵曹一班属吏,在曹洪军营长驻,从中军调派国学弟子出身的军官充入军营,整肃月余,才将军纪军风重新抓了起来。
曹洪家境富裕,但是为人吝啬,在族中人缘并不好。曹丕因事向曹洪借钱,曹洪寻找借口推托,曹丕因此怀恨在心。曹丕长兄曹昂已亡,逢年过节负责召集宗族聚会,多次不通知曹洪,导致曹洪与曹氏宗亲越来越远。加上曹洪驻地在西州,往来一趟洛阳不易,时间长了,曹洪就成为曹家一个边缘化人物。
曹洪合家下狱,身为曹家族长的曹操不能不管不问,亲赴太子府面见姜靖,想给曹洪求情。姜靖让人去取相关证据证供,曹操看完以后,羞得掩面告退。后来曹羡姐妹又求太后说情,周氏在姜靖请安时问起这事,姜靖将实情一五一十说出。独子姜述拼和图书死拼活,好不容易打下这片基业,太后拿着比姜靖还要上心,听闻情况点了点头,道:“这事就该严惩,杀一儆百也好!”
曹洪案不久,紧接着满宠又出了问题。满宠字伯宁,山阳昌邑人。史上魏国名将,官至太尉。在这个时空,姜述将曹操的谋士武将几乎挖了个精光,曹操在长安朝廷为相时,满宠是除戏志才以外曹操最信赖的人,后来曹操举长安而降,满宠随即入丞相府任职。后来出任汝南太守,以执法严格著称,绩考连续数年排在合国前十名,姜述因其才干卓越,十分器重他,拔为海州刺史。
满宠出事并非因为贪腐,而是儿子出了问题,又牵连他处理不当,因此免职。满宠次子满柄是司隶校尉的七品狱吏,一次出外游猎践踏了别人的庄稼,愤怒的田主要同他理论。满柄是个仰仗家势的纨袴子弟,不仅不向人家赔礼道歉,还拔剑威胁田主。
满柄此举算是捅在马蜂窝和-图-书上,田主是安置在洛阳城外的黄巾百姓,见满柄欺负人,振臂一呼,周围顿时围满了人。满柄若是聪明,这时说几句软话,这事就过去了。满柄守着友人不愿丢面子,显得满不在乎,分开人群就要走。
李司是陇西李家嫡系,与曹洪之子曹馥是好友,按说有这层关系,李司即使不送礼,提拔时曹洪也该照顾李司。可曹洪金钱面前谁也不认,之所以没提拔李司,原因很简单,李司的竞争者给曹洪送了五百金。曹洪给人办了事,得了五百金,将李司的百金退回去不就没事了吗?但这吝啬的人天性贪婪,将拿到手里的钱送回去,好像割自己的肉一样。曹洪当初并未多想,只想下次有提拔机会的时候,再照顾一下李司,于是将这百金扣在手里。
最后曹洪因为贪污受贿数额巨大,玩忽职守导致军纪松驰,以贪污受贿罪、玩忽职守罪、渎职罪被判处斩刑。这是大齐立朝以来首位开国将http://www•hetushu.com军因贪腐问题被杀,消息传出以后,各军将领都为之震惊,各军开始自查自纠,军风军纪顿时好转不少。
李司心情忧闷,见了曹馥的面,着实数落挖苦一通。曹馥与曹洪父子天性,怎能不护着曹洪?两人因此争执起来,闹得不欢而散。过了几天,竞争对手上任,在李司面前耀武扬威,李司心里更憋气,偏偏有天晚宴时,有人酒后无意间露出话来,说李司未升至校尉,因为送礼送得太少,那人因为送了五百金,所以曹洪升了他的职。
曹操外姓亲信,文以满宠为首,武以于禁、王双为首。于禁调到军衙挂了起来,武将头面人物换成了王双,王双又因与姜靖联姻,从曹操阵营彻底退了出来,满宠在曹操阵营份量显得更重。
西州兵曹钟会是姜述亲传弟子,平常风闻曹洪手头不干净,这下得了实证,就派人悄悄查实,将相关证据通过情报官交到姜靖这里。姜靖正对曹家心有忌惮,得http://m.hetushu.com了这个情况如获至宝,派人悄然深入调查曹洪。
姜靖将矛头对准曹洪,一是查到曹洪受贿的证据,二来曹洪在曹家比较边缘化,不是核心敏感人物,借此可以试探曹操的态度。
证据确凿,姜靖一声令下,军法司拿下曹洪,又将家产抄没,直系子弟也押入狱中。曹洪见贪腐案发,对案情供认不讳,但对家产抄没一事不服,道:“我自上任以来,贪污受贿不足十万金,你们凭什么将我的家产全部抄没?”
不查不知道,一查吓一跳,情报司和神鸟机构将调查情况报到姜靖手中时,把姜靖惊得目瞪口呆。曹洪只是普通营将,却将手中权利发挥得淋漓尽致,手下军官的提拔不看能力,只看送了多少礼。没有送礼的属下,很快就被调为闲差,弄得属下官兵敢怒又不敢言。不少国学弟子见营中风气不好,又畏惧曹家权势,多有主动申请调离者。世家和巨商子弟不缺钱财,趁机送礼买官,上行下效,整个军营贪腐成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