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487章 老谋深算的曹操!

满柄被泥腿子打了,感觉丢了面子,回到城中召集狐朋狗友,各带着家丁护卫,气势汹汹地前去报复。黄巾百姓人心最齐,村里又有民兵,两下群殴,结果伤了不少人,满柄带去的人伤了不少,吃了不小的亏。
曹操是个很矛盾的人,他在长安朝廷掌握朝政时,与姜述一样,与世家也不对路,亲信心腹多是寒门子弟。刘协之所以能单枪匹马,在长安迅速拉起一帮势力,其实就是借用了世家的力量。当初洛阳朝廷的姜述不愿启用世家子弟,曹操又不愿启用世家子弟,世家为了抢回往昔的政治地位,不得不寻求政治代言人,刘协顺其自然得到了世家支持,很快掌握了不少政治力量。
过了几天,正逢政衙对各州官员绩考评分,满宠正好分到考核司隶校尉。满宠这下得了机会,授命吏员该加分的项不加,不该减分的项减分。结果出来以后,司隶校尉综合绩考倒数第一,比倒数第二名还差了一大和-图-书截。
曹操听闻这件事始末,让人找到满宠来到府上,劝道:“伯宁,你不打听明白,偏听儿子所言,如今办出这件蠢事,向太子认个错,挨个批评就过去了。太子眼里揉不进沙子,你这样做,是将自己的仕途断送了。”
荀彧身为亚相,平时事务很多,这日正好在东宫与姜靖议事,还未听说这件事,见周瑜气冲冲寻了过来,守着姜靖询问发生了何事。待周瑜气冲冲将前因后果讲完,不仅是荀彧,姜靖也在一旁恨得牙根痒痒。
姜靖觉得奇怪,问道:“为何对司隶校尉成见这么深?”
姜靖又召见满宠,道:“你儿子纵马踩了别人的田,拒不讲理,导致发生冲突。周公谨免了你儿子的职,也没有什么错。你挟私报复,不以公心处事,不是擅用手中权力,作威作福吗?”
曹操归降姜述以后,担任卫将军,虽无实权,名义上却是军方三号人物,子弟族人亲信皆获朝廷重用,http://m.hetushu•com三个女儿都为宫中妃嫔,曹操十余年非常低调,从不惹是生非,也不与世家结连。
姜靖和在场的荀彧听完,感觉满宠话外有话,都十分生气。待满宠出去,荀彧冷哼一声,道:“满伯宁这是对调任不满,借这事发泄情绪。”
曹操气得脸色乌黑,道:“太子连曹子廉的头都敢杀,怎不敢免你的职?”
曹操是个有野心的人,但是很识时务,军政都在姜述绝对掌控下,曹操即使有心也不敢妄动,他耐心地等待机会。按照曹操起初的判断,储君应在姜中和姜逆之间产生,为了争夺储君位置,应该有一场规模宏大的政治搏击,曹操选准的就是这个机会,在双方两败俱伤时,曹操推动姜策异军突起。
满柄这下更是罢手不得,回去首告田主聚众谋逆,让衙门派兵抓捕相关百姓。周瑜现任司隶校尉,怎能容许满柄这样胡闹?让人调查明白事情前因后果,不仅没有处罚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百姓,反而免了满柄的职。
满宠答道:“臣身为文臣,以忠直事陛下、太子,不能讨得众人欢心,所以有人背后暗算我,还加害我的儿子。至于作威作福者,是手握兵权或坐镇地方的人。臣本是一个文吏,只知闭门自守,怎敢作威作福?”
满宠也不隐瞒,就将周瑜偏袒黄巾百姓,将儿子免职的事情说了一遍。姜靖见牵扯黄巾百姓,不好再说什么,先让满宠回去,派人详查此事,等把真相查出来,不由火冒三丈。
司隶校尉以前是诸葛亮,现在是周瑜,都是干练之才。司隶校尉辖区又在京城,官府所作所为,文武百官心里都有一杆秤,即使得不了第一,至少也得排进前三名。周瑜听说绩考结果,当场摔了茶杯,怒气冲冲地去寻荀彧评理。
满宠说道:“我是陛下信重之人,太子只是监国,怎敢免我的职?”
只要姜策成为储君,曹操就会以外公的身份,堂而皇之地帮助姜策,和*图*书即使姜述也不会因此生忌。以曹操掌握的潜势力,只要姜述嫡系力量不动,诸系皆非他的对手,包括何家和甄家,在曹家强横的实力面前都不堪一击。
姜靖也是冷哼一声,道:“儿子胡作非为,治家可见一斑。以公事泄私愤,又不知悔改,这样的官员留着干嘛?以玩忽职守罪,让他告老还乡。”
满宠猛然省悟,待要去太子府认错时,政衙免职公文已经下达。满宠并属下参与此事的吏员,因玩忽职守罪全部免去职务,永不述用。
满柄群殴吃了亏,又被免了职,感觉十分委屈,回家向满宠告周瑜的状。满宠这些年在海州当刺史,山高皇帝远,发号施令习惯了,心态发生不少变化,有些自高自大。满宠听了满柄所述,不认为儿子有问题,认为周瑜媚上傲下,为了讨好姜靖,故意偏向黄巾百姓。周瑜身为司隶校尉,又是姜述大弟子,满宠心里即使有气,也不敢与周瑜当面叫板。
满宠自知做得不对,先坦然认了错m•hetushu.com,道:“这事我们重新再评,一定会实事求是。不过在我眼里,周公谨当司隶校尉很不合格。以我个人的意见,评为最差并非没有道理。”
田主为首的黄巾百姓,原先就很抱团,在姜靖成为太子以后,心气更高,丝毫不惧他们这群衣着光鲜的公子哥,两边当下动起手来。满柄人少,吃了些亏,所幸百姓不愿惹祸,下手不重,满柄等人不过受些皮肉之苦。
荀彧匆匆回衙,将这事很快查了个水落石出。姜靖看完情况报告,召见满宠,道:“你身为政衙高官,为何授意属下在绩考上动手脚?”
姜靖包括身边的谋士班子,现在都有些大意。姜述处理人时,都要斟酌再三,担心诸系力量失衡,引发朝堂混乱。姜靖接任太子只有一年,虽然母族妻族力量强大,又有姜述嫡系保驾护航,但是敌视皇族的世家,无时无刻不在盯着皇家,在姜述出巡姜靖监国不久的这个薄弱环节,姜靖出手对付曹操,其实是将曹操一步步逼入世家阵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