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489章 身份尴尬的九皇子!

姜行是田丰儿之子,在同年纪皇子中十分优秀,实习时在东莱郡衙,毕业后分在海州兵曹,早已升为校尉。上次分封就国,只分到八皇子董名,姜行这些年纪略小些的皇子,在第二批安排就国的名单中。
冯家人弄出一个刺杀案,结果合家人几乎全都进了牢狱,商铺也被设局破产,嫔妃冯香儿被禁足冷宫。甄姜弄出熙影案,结果甄家人被黄巾百姓当街连杀三人,逼着甄姜陪着小心,求太后从中调解,这事才算过去。田家那个田更更是可怜,被人生生打死在军营,竟然无人追究,最后不了了之。姜行不想招惹姜靖,他的想法是得过且过,就国以后到美洲杀蛮人,好好打理属于自己的小国。将姜靖搞下去取而代之,这个想法姜行从来没有过,也不希望母族惹是生非。姜行明白,姜靖表面仁爱,其实是个决绝之人,若是不长眼犯在姜靖手中,不被他整得七死八活绝www.hetushu.com不会放过。眼下太子已定,姜行定位很低,早就生出靠拢姜靖自保的心思。
不久小六回来,在姜行面前翻身下马,说:“殿下,我到前面高地往下看,附近没有村落,十余里外有个庙宇,也不知有无香火。”
围在三人内圈的皆着帝国官兵冬装,外面披着军制风袍,这十余人都是田家家生子出身,是姜行最可信赖的亲兵。前面和后面各有四五十骑精锐骑兵,军装式样颜色与普通官兵不同,这是隶属虎卫营的百人骑兵队。
如今太子名分已定,姜靖又行监国之权,姜行就是再有雄心壮志,此时也不敢再生妄想。姜行原本雄心勃勃,当差雷厉风行,听说姜靖立为太子,姜行就如变了一个人般,只是被动地完成工作,早失了建功立业的想法,正是如此,姜行调来海州时就是校尉,至今职务依然原地不动。
姜行很www•hetushu•com聪明,君臣大义已定,无论做出多少成绩,未来的出路只有就国。何况工作若是太出色,展现出不俗的能力,说不定还会引起不必要的猜忌。
紧随姜行左右的是两名二十左右的青年,穿着军官冬装,披着白狐皮毛的羊皮大氅。两人体魄壮实,眼光炯炯有神,虽在雪中行路,仍然顾目四盼,显得警惕心很足。这两人是为皇子配备的少年营高手,紫脸青年名叫姜一迅,黑脸青年名叫姜一速。
身旁一位骑兵应允一声,小心翼翼地策马上前。姜一迅见姜行下了马,从马上一跃而下,从怀中取出地图,借着马匹挡风,打开地图看了看,道:“前行五十里才是县城,现在风雪遮路,怕要错了宿头。”
这场大雪百年不遇,东起东州,北至海州,长江以北都冷得出奇,雪也下得特别大。时而零零散散飘着细碎的雪花,时而滚滚团团漫天洒落大片鹅毛。或星星http://m.hetushu.com点点,或铺天盖地,迷迷茫茫,一片混沌。山峦,河流,道路,村舍,都变成了浑然一体的雪原,到处都是银白色的世界。偶而也会看到阳光,可是惨淡无力,光亮十分微弱,没有平日的亮丽耀眼。以致北方的大齐百姓,都偎在炕头上聊天,若无紧急事情,无人愿意在此时出门。
姜行面露焦急之色,道:“看看前路有无村庄,尽量往前赶路,别误了太爷的五七。”
在这天寒地冻、风雪弥漫的时刻,却有一支骑兵,沿着冰封的官路,艰难地往南行进。这队骑兵军装不大一致,队伍中间是位英俊小将,大约十七八岁,穿着大齐统一的校尉冬装,外面套着一件貂皮斗篷,五官俊朗,脸形显得有些瘦削,嘴唇紧抿,透着几分高傲和冷峻。此人就是当今九皇子吴王姜行。
亲兵上前打扫出一个角落,作为姜行歇脚处。虎卫营士兵四处寻些干柴,在房内生起火,火花www.hetushu.com映亮室内,烟火味冲淡了原先霉烂的气息。姜行并未在火堆前落座,站在残缺的窗户前,望着窗外已经黑下来的天色,久久没有动弹。
众人随即上马,一行人往前赶路。近了庙宇处一看,原来是行脚商人供奉的路神庙,里面悄然无声,室内又脏又乱,不像有人主持。姜行刚要往里走时,姜一迅提前几步先行进观,姜一速领着几名亲兵围着道观转了一圈。
一行人过了雁门关不久,在一座风雪弥漫的山脚下停住了马,姜行向四处瞭望一下,只能分辩出官道的主干路,旁边沟壑有多深,官道是否平整,几乎无法辨认。姜行仰望逐渐黑下来的天色,道:“小六,你去前面探探路。”
对于四哥姜靖,姜行十分了解,姜中母子、姜逆母子,包括母妃田丰儿,都曾经出过手,不仅未损姜靖半点毫毛,出手者都作茧自缚,最终将姜靖推上了储君位置。姜靖在国学时以侠义闻名,当初还未归和_图_书宗,众人皆以为姜靖不过一介鲁莽武夫,姜行却知道姜靖并不是表面看来这么简单,侠义之举皆有度,既能混个好名声,又能巧妙地掩人耳目,让诸系因为他鲁莽而轻视,认为他无人君之姿。姜靖的实力以前不显山不露水,直至大婚时有心人才注意到,姜靖母族和妻族力量之强大,已经到了令人仰视的高度。姜靖是玩弄手段的高手,不仅混出侠名,在姜述和太后眼中,还是慈孝的典范。但是谁若惹了姜靖,姜靖表现出来的血腥和残忍,让人想起来就打骨子里发寒。
姜行翻身上马,道:“先赶过去看看再说。”
姜行生在天家,母亲又是田家嫡女,从小没受过什么委屈,又因学业优异,颇得姜述偏爱。若说姜述诸子的才分,除了合魂者姜靖,要数姜逆、姜华、姜行聪明,比姜中智力强得多。若是姜述晚立几年太子,等姜行成人,历练几年,与姜靖争夺储君位置的,除了姜中、姜华与姜逆,还会加上姜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