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494章 兄弟俩灵前交心!

张靖方才所言涉及人数不少,但是实际调换的人并不多,第一师原由郭嘉兼任主将,现在换上周树;第二师原由程立兼任主将,现在换上龚省;公孙瓒退下,由姜华接任。安排姜行出任卫戍独立师中军司马,这事很有味道,既有信任的成分,又有考验的成分,若是姜行经受住考验,就可以逐步提升,最终接掌主将,但若经受不住考验,未来就剩下就国一途了。
姜行一眼认定蒋辉案件有问题,其一扮为亲兵的闵谊说所查之人并非蒋辉,而是一个姓李的年轻人。其二姜行对相关官员来历十分熟悉。曹丕是曹操之子,李照是李家族人,郑祥是郑家族人。姜行邀请三人同来驿馆,又让虎卫营守住外围,亲兵守住门岗,就是不想给三人安排人串供的机会。
兄弟两人隔阂消除,相视而笑,姜靖又道:“父皇因为兄弟单薄,许多岗位无奈启用后妃。后妃参政不是好事,甄姨娘手掌情报司,办了不少恶事。大哥出hetushu.com任玛雅王,甄姨娘意不自安,自请要随大哥就国,我与太后商议以后,已经准了。近来改革军制,第二批老将退役,内府各营加上北军、南军、司隶校尉改编为特种集团军,以郭嘉兼任主将,程立兼任副将,北军改为卫戍第一师,周树任主将;南军改为卫戍第二师,龚省任主将;虎卫营改为卫戍第三师,典韦任主将;亲卫营改为卫戍第四师,关兴任主将;刀锋营改为卫戍第五师,高顺任主将;重骑兵营改为卫戍第六师,原由公孙瓒任主将,公孙瓒这次应该下来,我让公孙瓒暂代一阵子,调回二哥任主将;炮驽营改为卫戍第七师,姜信任主将;军功司改为全军政治部,统编为卫戍第八师,姜珍任主将。司隶校尉辖下兵马改为卫戍独立师,让大师兄暂时兼任主将,委任你担任中军司马,未来大师兄还有大用,副将姜丁才能不足担任军将,到时你的资历已足,可以接掌主将。”
hetushu•com姜靖欣慰地笑笑,道:“姨娘以前受人蒙骗,派人伤害过菲羽,但未造成什么后果,涉案人田更也已死去。这事一直让我们兄弟存有隔阂,太爷临终前说过,诸事不宜计较。我受着太爷之灵,郑重许诺,其后绝不因为此事与九弟再有隔阂。”
其实这次事件涉及太原王家,姜靖也密切关注此事,反诱赌联盟太原分部已派人盯住相关人,京城来人正在半路上,没想到案件被姜行半路劫了去。
姜行听完姜靖所言,这是要将司隶军权托付给自己,并非级别升迁的问题,而是一份沉甸甸的信任。姜行面露感激之色,道:“我一定竭尽全力,不负四哥厚爱。”
办完此案,姜行一行并未停留,次日一早启程赶往洛阳。此时天气放睛,又有驿卒和官员清扫积雪,路途平坦,速度顿时加快。
这日夜间,姜行赶进洛阳,直扑姜战府上,跪在姜战灵前放声大哭。良久,有人上前扶姜行起来,递给和*图*书姜行一封信,道:“老九莫要悲伤,人死不能复生,这是太爷给你的遗信。”
姜行擦擦眼泪,泪眼朦胧间认出是四哥,连忙上前见礼。姜靖拿出孝服给姜行披上,道:“太爷临终以前,曾经跟我谈过,举荐九弟在朝中任职。九弟太原一行,我已经听说了,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,做得很好。”
姜行擦干眼泪,也不避讳,当着姜靖的面打开信看,姜战遗言写道:“兄弟齐心,其利断金。陛下兄弟单薄,关键岗位无奈而用后妃,此乃无奈之举。你智勇双全,在诸兄弟中为上,可为太子臂助。我已向太子推荐你,以后要尽心尽力帮助太子,格守君臣之道,谨防外人离间之计……”
有皇子口令撑腰,侯山胆子很大,很快将李肖和妓院相关人传了过来,检察使亲自审案,又有受害人闵谊为证,案情很快水落石出。郑祥、李肖因涉受贿罪和陷害罪入狱,李照涉徇私舞弊暂时停职,由州衙、兵曹安排相关人员暂代,hetushu•com蒋辉无罪释放。曹丕接到举报没有动作,但因接到证据时间较晚,在办案规定时间内,侥幸没有受到牵连。
姜靖席地而坐,倚在柱子上,道:“你近年低调了些,不然早应升为营将。这事有个过程,你从海州启程时,我已给你升了半级,营司马出任中军司马不算违例,过上年余职级再升半级,就是营将级别的中军司马。若立军功或历练时间已足,就可以过渡为副将。到时候大师兄调任欧州元帅府,你与姜丁搭档,要将司隶的军务治安掌控好。”
姜行大喜,又触起一事,道:“我现在只是校尉,卫戍独立师中军司马属于营将,中间差了营司马这级,是否会引起朝堂异言?”
姜靖拍了拍姜行的肩膀,道:“不仅是你,兄弟们我都会重用,我们血脉相连,用着总比外人放心。神鸟机构步姨娘已请辞多次,我想调老八到情报部门,日后接掌神鸟机构。老五人老实,不擅军务,我想调他到月亮城,在文和公手下历练些日和图书子,日后量才而用。老七请命上前线,现在军衙计划征战日尔曼人,第十四军严颜超龄,我让军衙将军令暂缓一段时间,让老七跟着严颜历练历练,日后可以接掌十四军。老十也不甘寂寞,听说老七去了西方,也想参与日尔曼一战,我将他调任第四军,让黄忠将军重点培养,待老将军退下来,就让老十接掌第四军。老十二被我派到了西部元帅府,让关羽将军带一带,日后也给他寻个好差事。刘中、刘可和董睦,今年提了营将,历练几年,也可以独掌一军。”
姜行等年长皇子手中都有检察司特使玉牌,姜一迅、姜一速手中还有情报司、神鸟机构、内府三营的玉牌,这些玉牌原本是在遇到特殊情况时用的。姜行遇到这事,又想伸手管一管,以皇子的名头处理会落人口实,就将检察司玉牌亮了出来。
姜行信未读完,眼泪又哗哗地往下流,在姜战灵前发誓,道:“我必以皇族利益为中心,拥护父皇和太子,以大齐帝国强盛为己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