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497章 三代人配合演戏!

姜策嘶喊道:“跟你们谁说也没用,合天下只有太爷最痛我,除了太爷,我的死活谁管谁问?”
太后听到这里,明白姜策悲伤是假,这是想借闯宫闹丧,在众人面前告老四的状。太后对姜策这些小皇子感情淡薄,这时明白了原委,对曹家和姜策的观感更差。太后抬眼望了一眼室内,扭头对张雁道:“雁儿,你带人将老十三押下去。自己不争气,守着众人面前哭闹也不嫌丢脸。”
何苗心智确实不如曹操,但不代表他情愿当别人的枪,曹操约他在这个点前来祭祀,又恰巧碰到姜策闹丧这件事,何苗怎看不出这是曹操搞的鬼?不过何苗确实看错了,姜策弄得这一出确实有鬼,但并非曹操设计的脚本。
姜靖听完张雁所言,摸了摸鼻子,悄声道:“这事你出面不好,让典韦会合军纪司、宗正府来办。”
姜策哭喊道:“兄弟们发展得都好,可我至今只是部司马,我能和图书力也不差,为什么会这样?这是有人打压我,压制我。我就不明白了,上学时我的成绩很好,实习时我的成绩也名列前茅,为何分在西部元帅府后,办点事就有人掣肘,上司不给好眼色,同僚都冷眼相观,这根本就不正常!”
姜策是姜述和曹操培养出来的怪胎,有曹操的奸诈,也有姜述的睿智,但却少了两人的忍耐。姜策可以按照曹操的脚本去演戏,但那样他就是实打实的傀儡,即使以后登上帝位,他也会变成曹家的代言人。姜策在这点上看得很明白,即使要争储君,也是他为主,曹家为副,而不是曹家为主,他只是推到前台的戏子。今天惹恼姜靖,姜策就是要看看曹操这些人,谁会替他说话,能尽到多大的力。若是曹操不管不问,害怕祸及自身,姜策就会当场与他撕破脸皮。那样的话,虽然失去了曹家的支持,却能消除姜靖对他的忌惮www•hetushu•com,比如此夹在中间要舒服得多。
姜靖内心十分清楚,姜策今天这出是冲着自己来的。姜策有野心,又感觉憋屈,才故意这样闹的。姜靖知道姜策心思不少,见曹操和何苗等人这时前来祭祀,猜测其后或有后手,所以一直忍耐不发。其实这时姜策若向太后和姜靖认个错,事发有因,将闯宫之事说成哭丧昏了头,姜靖或者不会在意。但曹家三代人一唱两和,守着宫中后妃和年幼皇子的面,姜靖怎能轻轻放过?
在场之人除了皇子后妃,多是官场油子,知道姜策是在演戏,而且这场戏味道很足。首先姜策借这件事,要试探一下姜靖的容忍度,看看他如何对待不听话的兄弟,试试姜靖有无包容天下的胸怀。其次姜策要借这件事,看看谁无条件地帮助姜靖,谁对姜靖怀有二心,谁对他姜策有同情心。
何苗说完,去旁边拿了柱香,让内侍点燃,毕恭毕敬上www.hetushu•com了一柱香,见何后在东边灵棚门口附近坐着,过去找妹妹说话去了。
在场众人都明白,姜策这哭八成是假,两成是真。姜战对于诸皇子亲切是真,若论感情,对姜行最好,其次是对几个年长皇子,至于姜行以下的小皇子,感情就差许多。感情有互动性,姜战对年少的皇子感情差些,这些年少皇子对姜战感情同样也差些。姜战去世,姜策回来奔丧,哭几声合情合理,但是哭得昏天黑地,不顾伦常理法,从情理上说不过去。
何苗在朝堂这么多年,岂能上曹操的当?叹息一声,道:“这事闹的,老十三心中悲伤,让他哭会儿,心中悲意哭出来能好受些。”
曹操在旁帮着演戏,道:“胡说八道,怎么没人诉了,太后、母妃、太子,还有外公,有委屈跟谁说不行?”
张雁抬眼看了一眼张宁,见张宁手指指向左边灵棚,顿时心神领会,命令女卫暂时禁闭灵堂附和-图-书近出入通道,先赴东边灵棚,对姜靖说道:“太后让将老十三关起来,太子是何意思?”
曹操见何苗瞅空溜了,环视周边的官员,除了皇族人就是不中用的角色,无奈之下只得踱步上前,道:“殿下,莫要悲伤,起来到灵棚歇回。”
曹羡刚才得了曹操嘱咐,正在寻找机会配合,此时跨出灵棚,怒斥道:“胡说八道,你有什么事值得在太爷灵前苦诉?”
姜策方才在这哭喊闹腾,众人猜不透姜靖的心意,无人理睬,曹羡姐妹身为女眷,不好上前,等了半天只有曹操上前劝了几句。姜策心中挂着心思,就等着有人上前劝解,瞅着这个时机嘶喊道:“太爷最疼我们,原来还想回京时有些委屈跟他说说,谁知太爷就这么去了,心中这委屈跟谁诉去?”
姜策此举曹操很不满意,按照曹操的计划,他安排姜策闹灵,没有闯宫这个环节,因为闯宫是犯忌讳的事。曹操本想让姜策哭灵时,将和-图-书他近年受到的委屈、打压、排挤苦诉出来,以获得在场皇子、后妃、文武、族人的同情。姜策灵是闹了,动静很大,但效果正好是反的,不仅没有获得众人的同情,还会因为闯宫一事,让太后及大多数后妃反感。曹操身为臣子,不好在灵堂前告诫姜策,只能走向在旁不知所措的曹羡,附耳交待几句。
何苗现在心里很得意,自姜靖成为太子开始,他的内心就很不舒服,早就盼望宫中有事发生。年少的皇子之中,有胆量跟姜靖当面叫板的,姜策只怕是唯一一个。以何苗对姜靖的了解,姜靖不会任由姜策在这胡搅蛮缠,怎么对待他这个桀骜不驯的弟弟,怎样平息闯宫带来的这场风波,关乎姜靖能不能压服众兄弟,更关乎姜靖能不能稳稳地监国。
曹操此时绝不会冲在前面,他转向何进,无奈地说道:“骠骑将军,您看老十三这个样子,得劝劝他才好。我的话在他身上不好用,还得您老出马他才能听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