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505章 六军将明升暗降!

姜靖见了郭嘉,摸了摸鼻子,尴尬地笑道:“只是微服私访,看看诸司情况,不想还是惊动了奉孝公。”
郭嘉气息喘匀,喝了一口茶水,道:“太子可不能像陛下那样,将我当成万金油。骠骑将军告老,长生远在罗马,军衙得配备几名得力的人进来,否则我一人可忙不过来。”
郭嘉笑道:“太子过奖了。我现在修炼陛下授我的导气术,这身板至今还算不错,比我年轻时还要壮实。”
程立是姜述铁杆心腹,位置与贾诩、郭嘉并列,是帝国三大重臣之一,资历很老,由车骑将军晋为骠骑将军,谁也挑不出不是。关羽征战无数,立下无数大功,关凤、关平、关兴、关索的父亲,奉旨节制西方诸军,威望素重,曹操告老其晋为卫将军时,诸将皆心悦诚服,此次由卫将军晋为车骑将军,实属众望所归。周瑜是姜述大弟子,攻伐南方时担任主将,奉令节制南方诸军,灭国无和_图_书数,曾任西部元帅府军师。原西部元帅府随关羽迁到罗马,朝廷在月亮城新建中部元帅府,周瑜出任主将最能服众。吕布身为国丈,一生立功无数,征北时奉命节制各军,晋升卫将军无人会有异议,吕布任军衙左司马,只名列郭嘉、程立、关羽、周瑜之后,名位排在全军第五,表面看这是重用吕布。张辽升任军衙右司马,从资历、战功方面讲,多少有些勉强。与张辽相比,李通升任西部元帅府左司马,田豫升为西部元帅府右司马,李严升任中部元帅府左司马,纪灵升任中部元帅府右司马,军中比四人资历老、战功高的有不少人,显得更加不合情理。
郭嘉笑道:“太子以前隶属军衙麾下,似乎从未来过军衙,不对,是有史以来从来没有进过军衙,这次我给你做向导,好好熟悉一下军衙。”
姜靖对着名单仔细琢磨一会,道:“上军将军吕布、征北和图书将军张辽、绥边将军纪灵、左将军李通、右将军田豫、安夷将军李严,六将领军多年,劳苦功高,到了调到军衙的时候。张辽、李严、李通、田豫皆文武双全,可以接手不少工作,奉孝公以为如何?”
姜靖看了看郭嘉的面色,道:“奉孝公要经常锻炼一下,确保身体康健才行,要知道您这身体可不仅属于你,还属于我们大齐帝国。”
姜靖笑道:“奉孝公这话说的就不对了,我不单进过军衙,还来过不至一次。以前来的时候,被动的时候多些,而且进的都是军法司。”
郭嘉苦笑一下,心道六将皆是军将,掌握实权,皆不属太子系,六将调入军衙,级别肯定提升,但是身为副职,实权却是可大可小,皆在太子一念之间。若是太子这次调整到位,合国军权已经牢牢掌控手中。
郭嘉闻言触起姜靖少年往事,哈哈笑道:“太子说起这事,我也想起来了,确实hetushu.com来过数次,一次是怒打冯菘,一次是暴揍郭若。军法司公房应该挂上画像,宣传一下太子当年的荣耀,正所谓除暴安良,弘扬正气。”
姜靖道:“奉孝公以为调谁合适?”
姜靖见郭嘉不说话,接着说道:“仲德(程立,即程昱)公兢兢业业,此次晋骠骑将军兼任太尉、卫尉,长生(关羽字长生,又字云长)公将军劳苦功高,晋车骑将军兼任西部元帅府主将,公谨(周瑜字)公晋抚军大将军兼任中部元帅府主将。奉先(吕布字)公晋卫将军兼任军衙左司马,文远(张辽字)公晋镇军将军兼任军衙右司马,文达(李通字)公晋平东将军兼西部元帅府左司马,国让(田豫字)公晋平南将军兼任西部元帅府右司马,正方(李严字)公晋安东将军兼中部元帅府左司马,异能(纪灵字)公晋征虏将军兼任中部元帅府右司马。”
张一安跟在身后,给两人泡上茶水,猜测两m.hetushu.com人有事要谈,当即退了出去。姜靖喝了几口茶,道:“孟德公告老没有多长时间,今晨骠骑将军又上了告老文书,奉孝公以后任重而道远。”
郭嘉从案几处取出一份名单,笑道:“骠骑将军告老,车骑将军程仲德身兼数职,担子不轻。卫将军关长生远在罗马,抚军大将军马腾、中军将军韩遂、征西将军孙坚、平南将军张牛角、楼船将军姜阳、安西将军樊稠、安南将军张济、渡辽将军李催、横海将军郭汜已经退了下来。镇军将军黄忠、后将军鞠义、平西将军公孙瓒、宁朔将军严颜、强弩将军黄盖,马上也到了年龄。平东将军官亥、安东将军程远志、昭烈将军牛辅、照德将军李肃、讨逆将军侯选、破虏将军程银、讨寇将军张横、宣德将军梁兴、威虏将军杨秋、捕虏将军胡轸、殄蛮将军华雄、前军将军杨奉、后军将军韩暹、左军将军徐荣、建威将军文丑、建武将军颜良、怀集将军和-图-书马玩、横野将军李堪、忠义将军成宜,年纪也已经不小,明年后年都会退下来。曹家宗族或是犯罪被杀,或是告老,或是请辞,轻军将军(原曹仁封号)、昭武将军(原曹休封号)、虎烈将军(原曹洪封号)、威远将军(原曹纯封号)空缺。建节将军(原刘岱封号)、翼卫将军(原陶谦封号)、怀远将军(原刘瑶封号)也一直未封。辅汉将军士燮、讨夷将军袁遗比骠骑将军年纪还大,两人若是听说骠骑将军告老,近日肯定也会上书请辞。立朝时陛下封的将军,已有半数空缺,已经到了重新封赏的时候。”
姜靖苦笑道:“奉孝公还是饶了我吧,那些事都是年少时胡闹,怎好将来军法司当成荣耀?”
郭嘉在前引路,围着军衙转了一圈,最后转至郭嘉公房,郭嘉让姜靖坐下,就势坐在对面,擦了擦脸上的汗珠,摆摆手道:“这些年养尊处优惯了,转着军衙转了一圈,就累得气喘吁吁,浑身冒汗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