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508章 世家印坊不简单!

若是刑法严峻,参与制售假币者皆族诛,相信世家无人敢冒这些风险。旧朝许多诛连大罪,根本不管你是否出籍,只有能沾上边,先抓入大牢再说。现在修改了诛连罪,世家根据现行刑律,很快找到漏洞,故意将部分族人出籍,专门干违法乱纪的事情,后来即使案发,也只涉及极少数人,与整个家族无碍。姜靖当初查走私案时,获得大量证据,最后落到实处判罪时,只是一些小鱼小虾,幕后主使者隐在暗处,根本没有伤其毫发。
郑度和卢毓都是聪明人,进门时遇到齐隶和糜竺,又听姜靖提及假币,皆知朝廷这是要下重手打击制售假币者,连忙起身应允,承诺若是族人涉案,定会将其扭送官府。
姜靖想了想,道:“定有什么大事,否则老十三不会上门的。让他自个儿进来吧。”
自占城天书案开始,姜靖秘密调查世家情况,知晓不少隐密,后来联姻王家,对五大世家的和图书底蕴了解得十分透彻。卢家、郑家尽管低调,姜靖也不敢掉以轻心,在两大世家安排了不少暗子。
正在这时,熙影进门说道:“郑大人和卢大人来了。”
姜策闹宫前后过程,姜靖已了解得清清楚楚。姜策虽然受了曹家人挑唆,对夺储生出野心,但是姜策并未按照曹操的思路行事,行的是自己独特的一套,足以说明姜策不愿做别人的傀儡,从这点上讲,没给皇家丢人。
姜靖送走郑度、卢毓,坐在书房深思。自从监国以来,事情千头万绪,即使朝堂人才充裕,许多事情也不得不亲历而为。姜述雄才伟略,文治武功都让人钦佩,但也有弱点,内治法律松驰,尤其修改诛连罪,给治政带来不少困扰。
姜靖尽管是合魂者,比起创建帝国的姜述,还是没有可比性。眼下最要紧的是稳定朝局,前期强力扳倒曹家,虽然立了威,但是与曹家彻底撕破了脸。现在曹hetushu•com家蛰伏不动,但在后面虎视眈眈,朝局一旦出现风吹草动,他们立马会联络不安分的世家,毫不犹豫地将姜靖扳倒。
姜靖笑道:“师兄先请落座,有件棘手的事我们一同商议。”
再如姜靖亲身办的事情,指使黄巾子弟当街杀人,只要子弟有人顶罪,幕后人根本不受牵连。姜靖没有姜述的经历,不知民主是何物,也不知疑者无罪是何物,但他认为治理偌大帝国,律法若是太松,就会出现这样那样的社会问题。
前面与曹家撕破了脸,马上又要调整吕布等人,在这个关键时刻,不能再有大事发生。万一事赶事,遇上祸不单行,曹家、何家这些失势的贵族,联合对姜靖不满的将领,加上蠢蠢欲动的世家,联起手来攻讦,可能会酿成天大的风波,后果将会不堪设想。弊政要革除,但要一点点来,要寻找合适的时机,不能操之过急,更不能授人以柄。
姜策和-图-书是个很识事务的人,闯宫闯出祸来,立马伏头认罪,将曹家人供了出来,一来减轻自己的罪责,二来也是向别人变相声明,自此与曹家断绝关系。
郑家、卢家自新朝以来,一直比较低调,与郑度、卢毓日常劝诫有关。郑度、卢毓都是聪明人,见姜述用人多用寒门子弟,就知新朝忌惮世家,告诫子弟低调的同时,皆深入简出,很少参与宴会之类的公众场合,在洛阳官场算是默默无闻的人物。
姜靖正在盘算计划,熙影进来说道:“老十三求见。”
齐隶是姜述亲传弟子,人品端正,处事精细,以往给姜靖出力不少,所以姜靖对齐隶十分敬重。齐隶见完礼,道:“太子传唤,有何吩咐?”
姜靖监国以前,齐隶常侍姜述左右,在宫中配有公房。姜靖监国以后,齐隶虽然不常跟随身边,但无事时多在宫中公房当值,接到通知,不一会赶了过来。
糜竺与齐隶一听,一齐起身告辞和*图*书。姜靖送糜竺、齐隶出门,顺便将郑度和卢毓接进来,拉了一会家常,话题转向正事,道:“两位大人,今日请你们前来,是有一件事情通报一下。最近边境地区和异族人聚居区发现大量假币,据相关人员分析,能够制造假币的印坊不少,现在案件正在侦破中。目前政衙正在立法,要严厉惩治制造贩卖假币者。听说你们两家皆有印坊,而且工艺水准很高,有制造假币的能力。两位大人品德高洁,肯定不会涉及其中,但是你们两家家大业大,人员众多,说不定会有害群之马,与两位大人约谈的意思,是想两位通报族内,若是涉及这个案件,及时停下手来,以免案件侦破之日,家族受到牵连。”
姜靖道:“可以将此事与假币案并案侦查,这三家潜势力很大,办案人员宜精不宜多。查到相关证据以后,不要打草惊蛇,继续深挖,将相关蛀虫都给挖出来。待会郑度与卢毓过来,我会敲打他们一http://www.hetushu.com番,若是郑卢两家涉案,近日肯定会毁灭相关证据,你们可以沿着这个线调查。”
糜竺介绍完关于假币的事情,齐隶略思一会,道:“情报司的暗线曾经说过几件异常的事情,譬如诸家研究造纸工艺、印刷工艺,贵妃娘娘执掌情报司时,并未联想到这件事上,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。这件事情既然可能危害社会经济,我这就安排相关人员详查此事。”
但是明知律法过轻是弊政,但是弊政并不好改,因为这是姜述留下来的规矩。按照古礼,“父死,子不改道三年”。父亲死了,儿子三年里不能更改父亲定下来的事情。姜述现在只是出巡,姜靖目前只是监国,调整相关人事可以,姜述回京若不满意,重新调整就是。修改律法却是大事,姜靖只是太子,监国期间将律法改得面目全非,姜述回来会怎么想?
姜策给姜靖请过安,见室内并无别人,道:“四哥,我听人说最近侦查假币案,我知道一些线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