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510章 世家外戚想找事!

姜策面露感激之色,道:“四哥提点得对,我知道怎么处理了。”
熙影面露疑惑之色,道:“四哥打压曹家,老十三心里真不会忌恨?”
听完姜靖的话,姜策不由流出泪来,泣道:“我以前做错了事,得蒙四哥不弃,以后定会好好当差,听四哥的话,维护皇家的利益。”
在此期间,调整将领,封赏诸将,军衙忙成一团。这日姜靖与郭嘉议完事,熙影推门进来,道:“我看十三弟近日意气风发,像是受了奖赏一般,莫非立了功劳?”
姜靖默然一会,拉着熙影在绣墩上坐好,道:“世家暗中串通,想给我使绊子,我们现在是在炉火下煎烤,仍然在荆棘丛中没有出来。”
姜策进门时还显得暮气沉沉,出门时浑身充满了朝气,似乎无论什么困难都挡不住他,无论什么艰险也都不在乎。与姜靖一席倾心交谈,姜策终于恢复了往昔的自信。
姜靖笑道:“十三弟这是怕我猜忌,其实你受曹和图书家挑唆的事已经查明,你也吃了苦头,我怎会牢记在心里?你不必顾虑,你母妃那里你该怎样就怎样,毕竟是亲生母子,难道你母妃为了曹家会跟你生分?你心里有了数,不会再受曹家人利用就行,也不用考虑避嫌做的过于明显,让人感觉你心性凉薄。孟德公虽然有些心思,毕竟对帝国做过贡献,现在家族势力大落,我也不太放在心里,年节时该去走动还得走动,免得落人口齿。”
姜策的才智能力,可能比不上姜华、姜逆、姜行,但肯定不弱于姜边、姜域等人,看着能力稍弱的兄弟,与姜靖关系和睦,现在混得风生水起,他的心中追悔莫及。姜靖打压曹家,曹羡身为曹操长女,表面不动声色,但对太子系肯定意见不小。姜策虽然已与曹家划清界限,但曹羡是他生母,如何划清界限?曹羡不与曹家划清界限,姜策就会夹在中间十分难受。与其整日别别扭扭,许多话还不如说明www.hetushu.com白好,姜策借着姜靖这个话头,道:“四哥说得对,我心里藏着一些想法,不敢说出来,闷着又难受。上次闯宫事件,虽有曹家人挑唆的成分,我内心想法也不好。曹家人的口供我看过,现在心里也有了数,不管怎么说,我身是皇家人,不会再上别人的当,受别人利用。我与曹家已经撕破了脸,但是母妃与外公毕竟是父女,我可以不理曹家,母妃却不能不理。母妃与曹家有联系,我夹在中间很难受,这件事闷在我心里已有很长时间,我一直不知如何处理才好。”
姜靖笑道:“功劳是有,不过老十三不是浅薄的人,不会因为小事这样,是我发了话,不再忌惮他,他才这样的。”
面前对案而坐的姜策,曾是最不安份的因素,现在去了心结,曹家失势,姜策就是以后的助手。姜靖经过深思熟虑,决定启用姜策,所谓疑人不用,用人不疑,所以对他坦诚以待,说出这http://m•hetushu.com番心里话来。
熙影抬起头来,茫然地看着姜靖,道:“四哥说什么……我怎么听不懂。”
姜靖踱到窗前,打开一道缝,外面的风吹来,带来丝丝寒意。姜靖深沉地说道:“影儿自小生活在顺境中,不知人心险恶,熙倩、玲珑、何姑呈上密报,曹操、何苗暗自派人串通,想会合世家之力将我掀下来,让三哥回来监国。这次调整下来的将领,有不少心怀怨意,若是应对不妥,将会是一场巨变。世家亡我之心不死,又有钱有人,再说服部分将领,就有了造反的实力。我前期所为急了些,打压曹家有些狠,引起外戚的担忧,又有人故意挑拨,现在吕布、张辽、纪灵等人对我意见不小。”
姜靖望着姜策的背影消失,又开始出神。只要兄弟合力,朝中就没有人敢造反作乱,世家也不敢与朝廷抗衡。可是,在宫外历练的兄弟们,每一个心思都不简单,在姜靖成为太子以后,心态发生http://www•hetushu.com了很大的变化,除了姜边、姜域这些可以信赖的人,其余人真能信任吗?姜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自言自语道:“希望我现在做得没有错。”
姜策最近变化很大,闯宫事件让他明白一件事情,往常依仗的曹家根本斗不过太子,他当机立断下了决心,与曹家划清界限,这些日子从来没有联系过曹家,除了初一十五给母妃请安,平常闲散时间大多待在皇家别居,连门也不出。
姜靖平静地说道:“十三弟,你在宫中住过多年,又熟读史书,应该明白其中的道理。从大哥二哥实习那年开始,宫中就没消停过,不说别人,针对我的就有多件事情,从甄若案开始,你菲羽嫂子连续遭到加害,熙影嫂子也差点出事。为了抢夺龙椅,为了扫除竞争者,什么手段没使过?什么阴谋没用过?父皇是个精细人,识破了不少别人设置的圈套,但即使步步小心,事事提防,如临深渊,如履薄冰,后来还是出了不少事。你在宫中那和*图*书些年,不少事情都发生在你眼皮子底下,你亲眼见过,亲耳听过。我这个太子是从荆棘中爬出来,从油锅里滚出来,从地狱里逃出来的。为了这张龙椅,后宫各位姨娘大显身手,但深究原因,还是母族有人挑唆的原因。姨娘们只要有儿子的,谁不想让儿子坐上龙椅?外边的人唯恐宫中不乱,在后煽风点火,弄得兄弟隔阂,宫中不宁。我现在成为太子,其实并未做过什么,首先立心很正,处理公务尽心尽力,这才入了父皇的法眼。大哥本来很有竞争力,但是甄家不停地寻事,最终作茧自缚,反让父皇下了决心,最终太子之位落在我头上。我们皇族力量单薄,如果兄弟反目成仇,力量用在自耗上,外边的人就会乘虚而入,最终把持朝堂,将皇家权力架空,这是父皇最不希望看到的事情。你近来所为我都看在眼里,十分欣慰,我对你说这些话,已经不把你当成外人。你以后大胆地做事,我不会猜忌你,会跟对待其他兄弟一样对待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