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519章 老十三探望曹府!

两位护卫一左一右,扶着姜策进了后院,在京的曹家近支子弟皆被集中在这个院中,约有三十多人,见姜策脸色苍白,被护卫扶了进来,纷纷上前请安。姜策环视众人一遍,望见曹植,道:“舅父,外公、外婆呢?”
姜靖挥手让左右出去,小声道:“这件事我可以说给你听,但是事关父皇名誉,你不能跟任何人说。”
曹羡拿起筷子,勉强吃了两口,放下筷子,叹息一声,道:“也不知你外公怎么样了。”
姜策来到曹羡宫中,见宫门加派了女卫,也不哼声,直接闯了进去。女卫都认得姜策,见他脸色难看,未加阻拦,由他自行进去。
曹羡闻言,眼神一亮,强笑道:“只要性命无碍就好。”
姜靖摇了摇头,道:“我猜曹家背后肯定隐藏着大案,一端查出,曹家就会吃不了兜着走。若非这个原因,曹孟德怎会干出这般狗急跳墙的事?我估计,这事与你上次所说的事有关,杨修所说的那个山谷和_图_书定是藏着什么秘密。案件由岳石亲自带人去办的,很快就会查个水落石出。”
幸亏随护左右的两名少年营护卫在一旁,见状连忙上前,将姜策扶到府内,喂他些水,帮他擦了一把脸,姜策才慢慢清醒过来。姜策睁开眼睛,见身前除了护卫,齐隶不知何时也来到身边,一把拉住齐隶,道:“六师兄,外公外婆年纪大了,您可别让他们受了委屈。”
姜策脸色木然,闷了一会,道:“这都是些什么事,怎么什么事都摊在我身上来了,真不知道怎么办了,我吃饱饭了,先去看看母妃。”
姜策擦了擦眼泪出门,一路赶往曹府,他今日遇到的事情太多,午时与姜靖见面时,显得还若无其事,与曹羡见完面后,头脑就有些发昏,行到曹府下马,见府匾已被摘了下来,原先威严的大门,顿时显得十分颓废。姜策凝目望着空当当的门匾处,眼前突然发黑,慢慢倒了下去。
姜策顿时放下http://www.hetushu•com心来,道:“只是不判死罪,我这心里还好受些。母妃为什么被禁足?”
姜靖放下筷子,道:“是你母妃办的这件事,你说应不应该禁足。”
姜策不由色变,道:“我母妃……母妃怎能办这样的事!”说完,脸上顿现颓容,道:“这可怎么办是好,若是父皇回来,也会重办母妃的。”
姜策用衣袖帮母亲擦擦眼泪,道:“母妃,我来时求过四哥,四哥说即使罪责深重,因为外公有大功于国,不会判他死罪的,最多关起来,等父皇回来处理。”
姜策站起身来,坐在曹羡对面,擦擦眼泪,道:“母妃,你也不用心焦,先吃饭吧。”
姜策想了想,道:“母妃,你吃些饭吧,只要性命无忧,其他的事都是小事。我去外公家看看,六师兄看我的面子,不会为难外公的。”
姜靖咽下嘴里的饭,道:“曹孟德毕竟有大功在身,又是国丈身份,即使犯下惊天大案,我也不会和*图*书判他死刑。若是罪责不大,就发回原籍养老,若是罪责太大,只能将他关起来,等父皇回来处理。”
姜策点了点头,道:“一旦出事就是大事,皇家名誉会严重受损。”
姜策这时突然暴跳如雷,嘶喊道:“母妃,你管什么外公,还想掺合事?安稳过日子不好吗?你看我五哥,母族也没人,不是过得很好吗?夺储,争位子,有什么好抢的?你看看四哥,整天操多少心?”说完,见曹羡脸色苍白,声音顿时低落下来,道:“母妃,我们有自己的地盘,待分了封地,我奉您到美洲去,这边的事情我们别管了。”
曹植上前替下护卫,扶着姜策向正堂走,道:“官兵只是搜查,并没抄没财物,也没有刑讯逼供。父亲母亲都在正堂,刚吃过饭不久,精神都很好。”
曹羡听到声音,抬起头来见是姜策,强装欢颜,道:“策儿,起来吧,别哭了。”
姜策见姜靖郑重其事,连忙点点头,道:“我发誓决不外泄。”
和-图-书姜策的心略微放下,扶着亲卫强站起来,道:“走,扶我进去看看。”
姜策转身出门,快到门口时,忽然转过头来,道:“外婆与太后有些渊源,我将她接到宫中,求一下太后好不好?”
齐隶微笑地点了点头,道:“殿下,我来之前太子嘱咐过我,抄家不是来抄财产,主要是搜查证据。曹家子弟皆在内院,一切饮用吃喝都能保证。孟德公的卧室只搜查了一遍,并没影响他们休息。等岳大人的消息传来,我们就会撤走。”
姜策来到曹羡正堂,见曹羡也未妆容,坐在案几后面发呆,饭菜放在面前,一点也未动,不由双目垂泪,跪了下来,道:“母妃……”
姜靖苦笑道:“许多事我不想办,太后也不想办,但不办又不行。现在这个情况,我也不好跟太后多说,你只能多进宫看看母妃,多尽孝道,其余的你管不了,也别管了。”
曹羡点了点头,道:“那你快去吧,跟齐大人说一声,别委屈了你外公和外婆。”
和图书靖见姜策高一步低一步地出去,不由叹息一声。
曹羡摇摇头,道:“你外婆性情刚强,不会随便求人的,既然没有性命之忧,也别难为你外婆了。你过去看看,跟齐大人讨个人情,只要别让人受委屈,其他的就听天由命吧。看完这一次,以后曹家的事,再与你无关,免得将你也陷进去。”
姜靖压低声音,说道:“父皇在后宫幽禁了一个男子,原先武功很高,被废了武功。有人派人弄了些药,让这男子恢复部分功力,又想将这男子偷放出宫,被我碰巧发现。你想想,一个被废了武功的男子,在宫中居住已是不合适,若是恢复了武功,是不是一件极大的事。”
姜策也不答话,迅速地吃完饭,低头想了一会,忽然问道:“外公会获死刑?”
曹羡眼泪情不自禁流了下来,招手让姜策上前,道:“你外公不甘心,非要争争试试,背后做了许多事,你不知道,我也只是略知一二。这次被抄了家,若是寻出证据,怕是性命难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