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523章 甄家也有聪明人!

孙诚在制币处人缘不好,能与他坐下喝酒的没有几个,甄葛是个精细人,为孙诚饯行既想体现诚意,又不想因此闹出事来,全部叫上不好,只有他们两人也不好,就寻了两名孙诚平常能说上话的,四人寻个地方小酌,说话随意,气氛也好调节。从这件小事上,就能看出甄葛为人处事的性格,不大气,但是着眼点很细,适合做迎来送往这样的事务性工作。
糜竺送走姜述以后,先将成立东莱商业银行的报告批示下去,就开始琢磨印刷新币的事情,想了一会,让纪奇去寻孙诚。
糜竺看完报告,满意地点点头,道:“纪奇已将公房收拾好了,下午你就搬过去。牵涉币制改革的事情,都属于保密范围,要严格遵守保密制度。”
孙诚放下笔,拿起报告看了一遍,十分满意。抬头一看,见室内已空无一人,看看外面天色,这才省悟到了午饭时。孙诚将报告放在书橱里锁好,去打饭时见伙房已经开始收拾摊子,出门寻www.hetushu.com个小店匆匆吃完饭,回来问明糜竺在公房,就将报告送了过去。
甄葛接过茶杯,就势坐下,吮了一口茶,道:“你们年轻人就得常有人训着,这样长进才更快。在这社会上,无人愿意无端训人。你可以回想一下,从小到大,除了望子成龙的家长,还有希望你学业有成的师长,不关心你的人谁会训你?”
孙诚东西不多,不用别人帮忙,两趟就搬了过去。孙诚坐在新公案上,兴奋了一会,开始考虑细节问题,正想着出神时,只听门声响处,一人走了进来。孙诚抬眼一看,见来人正是老上司甄葛,连忙迎上前来。
糜竺放下手中的纸币,示意纪奇退下,抬眼望着孙诚,温言说道:“孙诚,听说你挨了训斥?怎么回事?”
孙诚虽然挨了甄葛的训斥,受了委屈,但与糜竺提起此事时,并没有借此告甄葛的状。糜竺已将事情了解清楚,闻言对孙诚更生好感,指着案前的胡椅和_图_书,道:“你来这边坐,我们一起讨论一下,其实币制改革已经到了非改不行的地步,你将你的想法大致跟我讲一下。”
孙诚热情地给甄葛奉上茶,道:“我们年轻人不懂事,大人提点是为我好。”
孙诚写报告时,查阅了不少依据,许多数据记在心里,报告虽已被他撕毁,但是整篇内容了然于胸,当即坐了下来,将旧币发行流通存在的问题,外界的造纸工艺和印刷技术现状,以及新币的改造工艺简单论述一遍。
孙诚从糜竺公房出来,寻到纪奇,跟着一名吏员去看新公房。公房面积虽然小些,布置得十分简洁,但是办公环境比起以前要强出许多。让孙诚感到最兴奋的是,终于可以与那些庸俗的同事分开,撰写报告时再也不会受到干扰。
甄葛很会说话,这番言语说出口来,依然含着训诫的语气,但是字里行间,又让孙诚感觉甄葛真心真意对他好。孙诚阅历毕竟差些,听了甄葛的话十分感动,心道甄葛也http://m•hetushu.com是一番好意,自己记恨他未免显得有些小肚鸡肠。
孙诚点头道:“大人说的极是。”
送了甄葛出门,孙诚回想甄葛的话,颇有些道理,对甄葛原先的恶感消散大半。回到座位上又开始琢磨公务,不知不觉天色渐黑,外面有人进来,道:“下值了,走吧,今晚我没叫别人,就三两位能说得上话的。”
纪奇将孙诚带到室内,道:“大人,孙诚来了。”
孙诚毕竟年轻,见自己提出的意见获得重视,糜竺又表示要重用他,不由兴高采烈。回到公房,孙诚也不理别人,稍微琢磨一会,开始提笔撰写报告。孙诚胸有成竹,这时候状态又好,时间不长,报告已经完成。
甄葛放下茶杯,站起身来,道:“今天你离开制币司,晚上我设个小宴,为你饯行。”说到这里,叹了一口气,道:“我们同事一场,以前对你太严厉了,现在你调出来,又委实有些舍不得。”
孙诚定了定神,道:“我发现纸币工艺已经www•hetushu.com相对落后,外界造纸工艺和印刷工艺有仿制的可能,写了一份关于币制的建议书,交给甄大人过目。甄大人认为币制改革是件大事,我只是制币处的吏员,做好本职工作就行,这些宏观方面的大事不是我考虑的事。”
甄葛出身大商家,是个八面玲珑的人,听说糜竺直接讨了孙诚,就知孙诚并非池中之鱼。孙诚在他手下,能力太强,让他压制数次,上午还狠狠批了他一通。甄葛不想因此成仇,听说孙诚搬了过来,特意过来看看,借此解释一下,以免孙诚内心有成见。
孙诚虽然没有跟任何人明言他的出身,但是糜竺这些信息灵通的皇亲,孙家直系子弟到了属下,如何能不知道?纪奇身为门下吏,迎来送往,眼力很毒,平常与糜竺接触最多,即使不知道孙诚是孙静的儿子,但从糜竺的言行中也能发现些苗头,对孙诚这位敢于说话的年轻人,从心底里不敢轻视。
糜竺边听边暗自称道,心道孙诚是一员干将,以目前的阅历就能想http://www.hetushu.com得如此细致,在提出问题的同时又能想出解决方案,委实不容易。等孙诚说完,糜竺点了点头,道:“你回公房整理一份报告给我,回头我让纪奇给你收拾一间独立的公房,近期由你专门负责币制改革的事情。”
甄葛笑眯眯的打量一下公房,道:“刚才纪大人跟我说了,你被糜大人直接点名要了去,现在已经不是制币处的人了。你在制币处干了这段时间,成绩不错。所谓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,同事关系处理得不太好,大半就是这个道理。我以前对你很严厉,原想让你改掉两个缺点,一是为人处事不圆润,棱角过尖,容易碰壁,也容易引起别人的反感。二是你考虑问题过大,远远超出你的职责范围,给人一种不安于本职的感觉。担心这种状态发展下去,你的思路飘在半空,落不到实处,想法不接地气,过于宏观,就不易实现。现在你调离制币处,我再没有机会训你,就来跟你说明白,希望你以后注意这两个问题,对你未来的发展是有助益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