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524章 录试试卷可买卖?!

孙诚听到这里,便知再隐瞒不住,道:“甄大人真是厉害,既然被您说破,守着诸位的面,我也不好隐瞒。我排行最小,名列十七。大伯治家严厉,诸位莫对外宣扬”
四人从银行司出来,来到政衙南边这条大街上,找到一家新开张的馆舍,名叫腾达楼,取飞黄腾达之意,生意不错。四人上楼要了一间雅座,点了几样精致的酒菜,边吃边聊起来。
孙诚尴尬地笑笑,端起酒杯,道:“甄大人说这话就见外了,你训我是为我好,我怎会不知好歹?”
李艾、魏相骨子里都是很正直的人,李艾说话很直白,道:“陛下英明神武,是不可置否的千古一帝,对皇子的教育很成功。太子能力很强,监国时间渐长,对朝堂和地方掌控力度也逐渐加大,现在的问题没有多长时间就会理顺。说起太子的能力,不得不说陛下教育皇子别具一格,但是效果十分好,你看诸位皇子能力都好。不谈别人,www.hetushu.com就谈我们大家都熟悉的十四皇子,原来隐姓埋名在银行系统当差,没过多长时间,就锋芒毕露,很快升了上来。十四皇子提出的许多建议,糜竺大人也赞不绝口。我琢磨过那些建议,从细微处入手,费力小效果也好,不是有才情的人是想不出来的。”
四人从共事的情谊说到银行司的变化,从太子监国又说到吏治的腐败,谈的话题很多。话题不一会转到马上就要进行的录试上。录试类似现在的公务员考试,无论国学弟子还是三大学院学生,要想入仕或从军,都会参加朝廷组织的录试。以往录试都在设有国学分院的郡治地,这几年名额渐少,竞争十分激烈,改在州治所。听说不久还要改革,只设洛阳、月亮城和罗马三处考点。
四人已经喝了不少酒,孙诚道:“咱们酒已喝了不少,慢些喝,多聊会天,不然不等别人撤席,我们就要和_图_书喝醉了。”
雅间里布置得十分简洁,新装的红松木地板刚用桐油打过,擦得纤尘不染,锃明瓦亮。墙角处还专门设了一个大几案,案上笔墨纸砚样样俱全,是供来这里吃酒的客人题诗用的。
孙诚连忙摇摇手,道:“魏兄莫取笑我,我姓孙,怎么可能是皇家人?”
孙诚这话说出口来,虽然未曾说出父亲名字,但已经算是坦承身份。孙家是大齐新贵,孙坚虽已告老,但诸子诸弟大多是高官,嫡孙女孙玲珑是姜靖平妻,现在执掌神鸟机构,太子监国以来,孙家依然恩宠不绝。
孙静是孙坚幼弟,比孙策年纪大不了多少,孙诚又是孙静幼子,年纪虽小,却是孙策幼弟,辈份很高,是孙玲珑的十七叔。
魏相望着孙诚,心里一动,借着酒意,笑道:“孙诚,你的举止行为与十四皇子当初历练时很像,不是皇家子弟隐瞒身份历练吧。”
孙诚还未答话,甄葛抢着说道:“这是我们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大人的公子,虽在颖川学习,学籍却在洛阳。”
两人喝了一杯,李艾和魏相又各敬一杯。众人知道孙诚的身份,说话就不敢太随意,场面远不如刚才热闹。房间内静下来,这时外面声音显得大了起来。猜拳行令,吟诗作赋,闹腾得很厉害,大概是参加朝廷录试的年轻人。
此人并未立即出房,拱手笑道:“这位公子既然来到腾达楼,算是与这里有缘。你们只想吃这顿酒?难道没想过通过录试?在下可是给这位公子解决难题的。”
孙诚尴尬地笑笑,并未答话,心思伯父模仿皇族,不让弟子坦露身份,与朋友相处时真是为难。若不表露身份,未来朋友得知定会怪责,但若表露身份,大伯知道以后肯定不悦。
孙诚话音未落,只听门声响处,一位年约三十的男子走进门来。此人穿着暗花外袍,脸色白净,应是读书人,手里却不伦不类地拿着一个八卦罗盘。此人来到近旁,看和-图-书了四人一眼,对孙诚拱手说:“这位公子想是来参加录试的,在下给您测算一卦?”
三人听到这里,不由改颜以待,甄葛端起酒杯,道:“你隐瞒身份,可把我害苦了。若是文台公和幼台公知道我整天训斥你,说不定会剥下我的皮来。这杯酒我敬你,以往说话重了些,你莫往心里去。”
四人听到这里,都听出弦外之意,这人难道能包过录试?这事可是大事,若是真事,足以引发官场地震。四人对了对眼色,孙诚开口道:“我确实是来参加录试的,但是录试全凭平常刻苦,你难道能让我过了录试这道门槛?”
四人都是同事,大齐也不以言获罪,大家畅所欲言,气氛十分热烈。甄葛消息灵通,很了解姜靖的能力,甄家虽然与太子系有旧怨,言谈时却能公正评论,人品还不算太差。甄葛道:“太子是位能干的储君,可是掣肘的人太多,诸系明面顺从,背后暗箭更可怕。想要干点事情,传达到下面,往往和_图_书就会变样。”
甄葛琢磨一会,道:“听说文台公也要求子弟隐名历练,莫非你真是孙家族人?孙诚,我们这里也没外人,我们保证不给你泄露出去。你的官凭上父亲是吏员……孙静,你……你不会是幼台公家的公子吧。”
甄葛约的两个人都是老成之人,在制币处工作年限都已不短。一人名叫李艾,青州人,国学前期弟子,负责制币工坊巡察,能力一般,但是工作很认真,颇对孙诚的脾性。另一人名叫魏相,是魏延的族弟,年纪不大,国学金融系毕业,处事十分圆润。
甄葛触起一事,望向孙诚,疑惑地问道:“你祖籍长沙,莫非是伯策公族人?”
此人听孙诚不是洛阳纯正的口音,笑道:“你是那家学院的?”
喝酒说话时有人打扰,最惹人心烦,甄葛脸色一沉,道:“不用,你到别处去吧。”
魏相是个伶俐人,见孙诚这个模样,心里一动,望向甄葛道:“甄大人,你原是孙诚的上官,没看过他的官凭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