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525章 买张试卷给孙坚!

孙诚回到孙府,洗了把脸,问明白孙坚还在书房,就来书房求见孙坚。孙坚自从告老回了京城,偶然见有人搞根雕,来了兴趣,也搞来不少树根,没事就闷在书房里折腾。不得不说孙坚这方面很有天分,还真弄出一些精品,其中一件极像寿星的被姜会讨了去,摆放在府中正堂内。
一金相当于现在的一千元,五十金相当于现在的五万,若在平常人家看来,不是一个小数。孙诚道:“你卖给别人也是这个价吗?”
此人出了门,将门从外面关上,四人面面相觑,知道这是一件大事。考题一旦真正泄露,就是一件震惊天下的丑闻,只要出了事,至少得有上百人会受牵连。甄葛忽然又想起什么,叹了一口气,道:“不应该问这件事,花钱弄来这份试题也不对。这人敢公开出卖试卷,馆舍敢打保票,说明这试卷应是真的,在后面办这事的,一定有十分硬的后台。”
孙坚脸色立时凝和图书重起来,详细询问其间过程,又讨来试卷看了一遍,皱眉道:“这事你办不了,也不要分心,正儿八经地当好你的差,这事交给我办。你先回去歇息吧。”
孙坚进屋,哈哈笑道:“太子监国以来,贤名已经传播四境,玲珑找到你这个好夫君,真是天大的幸事。”
孙诚恭敬地答道:“今天我调了职,子仲大人让我负责印刷新币这件事,同事们给我祝贺,喝了一些酒。”
众人皆不说话,心思这后台是谁?这人胆量真大,京城之内,天子脚下,竟然敢如此做,可也真让人感到震惊。遇到这种事情,众人此时皆觉察到事态的严重性,无心继续吃酒,草草吃完饭,甄葛出来结了账,四人各自回家。
此人打了四人一眼,忽然悄声说道:“不是我夸口,若算别的,在下不敢打保票。可要是算这位公子能不能通过考录,我可是一言必中。不信您就试试。”
http://m.hetushu•com此人伸出手,道:“五十金。”
孙诚拿来看了看,道:“这是文史类的题,我学的是金融类。”
孙坚欣慰地点了点头,道:“不错,能凭能力入子仲的法眼,说明你的能力已经得到他的认可。”
甄葛消息灵通,知道这次主持录试出题的是蔡邕,副主试是胡昭和杨修,此人口出狂言,若非其中有什么黑幕?伸手抛去一块碎银子,说:“你说的话我不信,你就给我们这位公子算算吧。”
孙诚道:“这个我不知道,也没想这么多,我写了一份报告,说纸币工艺已有人能够仿制,得抓紧时间印刷新币。子仲公听说以后,将我叫过去询问一番,让我整理一份报告,接着给我调整了公房,让我专门负责此事。”
孙坚放下铁椎,站起来走到门旁,在脸盆里洗了洗手,道:“子仲知道你的身份了?莫非对你重点照顾?”
然后从怀里取出一个纸卷,道:www.hetushu.com“这是试题,印刷时有些仓促,其中有些错别字,不影响你们考试。记住了,考试时别答满分,省着有人怀疑。”
此人将金票装在衣内,取出收据,在旁边案桌上写上编号,递给孙诚,笑道:“你将收据收好。”
次日一早,孙坚吩咐管家套车,进宫去见姜靖。姜靖抓了曹家合门,正在调派众人,准备抓捕涉案世家的人,刚跟郭嘉、荀彧、程立、荀攸等人议完事,听说孙坚求见,连忙迎了出来。
此人笑道:“我只管包你过录试,你学的什么我可管不着。只要准考名录上有你的名字,报考什么职位你自己说了算,那些职位需要考文史类的,你自己查一下就行。”
孙诚拿过来仔细看了一遍,收据上写得清清楚楚:今收到卦金五十金,立此为照,日后凭此收据,如不准原银退还,包赔五十金。”其上盖着腾达楼的印鉴,没有发现什么破绽。孙诚从怀中摸出一张五十金的银和*图*书票,递了过去,道:“只要试卷没问题,这个钱我出了。万一考题不准,我可要找你们的麻烦。”
这人转过身来,道:“你说的对,说白了,我也是干这行的。我能算出今年的试卷,而且会让你放心,你有这个兴致吗?”
孙坚拿着铁椎,对着一块小料,正在精工细雕,听见门响,见是孙诚进来,疑惑地问道:“老十七,怎么回来得这么晚?喝酒去了?”
此人说完转身要走,却被孙诚拦了下来:“哎,你先别走。我听人说过,有些人专门欺骗考生。在录试前说手里有考题,诈骗钱财,老实说,我虽然年轻,听说的事可不少。”
此人道:“不,我要你的卦金,却不是进我的腰包,由馆舍给你开收据。若是试卷不对,你们拿着收据来寻馆舍,不但银子全部退还,还会得到加倍地赔偿。这卦金却不少,你们确实要算一卦吗?”
孙诚道:“多少钱?”
孙诚犹疑一会,道:“试卷也能算出来?m.hetushu.com听说为了避免泄密,出题的人现在还关在秘地,你怎么会得到试卷?若是我花了银子,你的试卷又不对,不是花了钱还耽误我的事吗?”
此人望着孙诚,道:“这几人都是你可信任的人?”见孙诚点了点头,此人又看了三人一眼,从怀里掏出一叠收据,道:“不敢相瞒,货真价实,童叟无欺。这家酒楼名叫腾达楼,开张时间不长,已经名满洛阳。凡来这家酒楼的年轻人,走这条捷径的,都是这个价。”
此人笑道:“诸位太小看在下了,凭这块碎银子想要通过录试?不才算尽天下学子,还未见过你们这样惜财的。”
孙诚想了一会,终于决定还是和盘托出,道:“我们今天在腾达楼喝酒,遇到一件怪事,有人公开出卖录试的考题。我觉得好奇,就询问些细节,见不像骗局,花钱卖了一份。本想将考题转给玲珑,又想这伙人敢在天子脚下,公开出售试题,背景肯定很深,不敢自行做主,特来请示一下大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