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527章 涉曹案全面抓捕!

旁侧官兵的目光顿时被吸引过去,前方两名吏员都扭头看向陈尚,逢双福至心灵,借着这个机会,从吏员和士兵之间寻到一个空隙,急迈两步,超到两名吏员前面,脚步就势不停,匆匆往外就走。
荀憷身为荀家小八子之一,官亥最重要的谋士,是个极聪明的人,逢双的神情变化都看在眼里,自能猜出逢双的心理变化,鄙夷地望了逢双一眼,再不理他,带着护卫扬长而去。
这时,逢双阴霾的心里忽然晒进一丝阳光,灵感迸发,借着两名吏员身休遮挡,几个箭步,体能发挥到极致,跟了上去,然后稳住身形,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,昂首挺胸,跟在吏员后面往前走。
姜靖此时坐在书房内,亲自指挥这次大抓捕,不时有人进来通传消息,姜靖根据情况,让王诗草拟圣旨,左丰随即用印,情报系统即时传达旨意。
荀憷温言说道:“其实你根本逃不掉,你的衣服上没有暗记,外面几道岗如何过得去http://m•hetushu.com?你也不必逃走,你们不过受了家族连累,若是查不出什么贪枉之事,至多会撤职,很快就会放出来的。”
姜靖这些人至天黑时,才忙碌完毕,左丰从东宫出来,见天色已晚,就去膳房用了晚饭,慢慢走向居所。左丰住在御书房厢房内,距离膳房不远,晚上吃得挺饱,慢行可以消消食。将到御书房时,却看见几盏宫灯和数人从北边走了出来。左丰多看了几眼,认出其中一人是弟弟左收,不由大吃一惊,心道这个时辰外臣入宫,是犯禁令的,弟弟怎么这样不懂事?左丰立住脚步,想等弟弟近前好好斥责一通,等那几人走近了仔细一瞧,原来左收身边还有一人,却是二十二皇子张春华之子姜章。左丰更加吃惊,连忙上前拱手施礼,说:“殿下,左丰给您请安。”
“我若劫了荀憷为人质,是否能逃出去,只要能逃出去,天下之大,怎会无容身之地?”m.hetushu.com
人的惯性思维就是这样,官兵们见那方士兵视若无睹,皆以为逢双是办案吏员,竟然无人上前阻拦,逢双就这样一路小跑逃到门外。望着室外明亮的日光,蓝蓝的天空,逢双不由常吁一口气,发觉自由原来这般重要。
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逢双大脑不由一片空白,待脑子反应过来,看清面前的人,竟然是位熟人,颖川学院的同学荀家人荀憷。荀憷现任徐州兵曹从事,是逢双同学中职务最高的一个,深得官亥信赖。逢双望着笑眯眯的荀憷,不由苦笑道:“想不到竟会遇上同学,还是在此尴尬的时刻。”
荀憷同情地望着逢双,逢双是颖川学院的才子,成绩十分优异,未出十年时间,已经兑变成一个昏庸的官吏。依照逢双自己的说法,贪腐枉法怕是沾了不少,遇到这次全国范围的严打,看来不止去职这么简单。荀憷轻叹一声,道:“逢双,你们逢家人涉案,不单纯是你,包括你伯父逢hetushu.com纪都牵连在内,你逃回原籍有什么用?除非你逃到非洲大丛林去当野人,但当野人还不如去敢死营,至少有立功赎罪的机会。”
逢双继而环视四周,钻地之途不行,若是升空,或许能逃出去。可惜上边房顶没有一点空隙,逢双也没有长翅膀,所谓升空只是幻想而已。逢双见后侧士兵右边尽头,有两名吏员,身着与自己官服一样的低品官衣,双眼不由一亮,想出一个主意。借着混乱之时,室内光线又暗,逢双借着胡椅背部掩护,竟然溜到距离吏员只有二米远的地方。
“你的本事不小,竟然能逃到这里……”
贪腐枉法,除了被洗脑的国学弟子,当官的怎能不贪点,享受点,怎能不受托请,办些违心之事?否则,打点上官的钱从那里来?逢双想挤出点笑容,但是内心苦极,这丝笑意在别人看来,像是逢双有意搞恶作剧。逢双感觉自己的声音涩得厉害,道:“荀憷,你我同学一场,能否放我一马?你http://www.hetushu.com也知道,若是查贪腐枉法,那个官员腚下不是一堆屎?你放过我吧,我逃回原籍,安心做一名百姓。”
逢双嚎叫两声,见周围没有声音,抬头看时,见荀憷已经走远,不由一阵狂喜,环首四顾,望到后面时,狂喜的心如同浇了一桶冷水,扑腾坐倒在地,对身后两名官兵说道:“不带这么玩的,让人生起希望,再狠狠地将希望掐灭,老天爷啊,你睁睁眼,别这样玩人行不?”
逢双刚想向前迈步,两道如实质性的杀意涌上前来,逢双不由打了一个寒颤,这才注意到荀憷身后还有两名年青人,不用交手,光看两人的气质,就知是高手中的高手。
逢双听完荀憷的话,内心变得十分绝望,望着身体单薄的荀憷,眼睛似乎变成绿色,脸色变得铁青,一幅恶狠狠的模样。
“等等我,我也不看这个热闹了,回去准备准备,这几天审案肯定会熬夜。”说完,两名吏员一前一后,大摇大摆地从士兵面前往外走,士兵们视而和图书不见,显然知晓这是自己人。
老二十二今年十三岁,在国学主修文史,兼修医科,现在政衙门下司实习。这位皇子生得面如冠玉,一表人才,眼睛黑白分明,眉毛高挑入鬓,英气勃勃,气质不俗。但是姜章额上颜色发暗,按相书上的说法,运道不佳,所以无论太后还是姜述,对老二十二都不很亲近。
过了一个士兵,二个,三个……逢双紧张的望着前方吏员的背影,生害怕两人转过头来,余光观察着近在咫尺的官兵。所幸场中这时响起一个人的惨嚎,此人一边嚎叫,一边说道:“你们不能捉我,我是陈家人,我是陈家陈尚,陈谭的弟弟陈尚,宫中芙妃的堂弟陈尚……”
可怎样不会被人发现?怎样让人误会是办案的吏员?这两米距离如同天堑,逢双急得似热锅上的蚂蚁,头上流下大滴的汗珠。正在这时,一位吏员小声说道:“我出去一趟。”
逢双的脸色顿变,变得惨白,扑腾跪了下来,道:“荀憷,我求求你,你把我放了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