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532章 卢子干夜会何苗!

何苗一愣,猜不透卢植什么意思。姜述立姜靖为太子,是十分突然的事情,但也是必然的事情。姜靖原本就是黄巾少主,通过联姻,将短板补上,又机缘巧合,成为太史家夫,实力大到让人无法正视。何家在姜靖眼中只是过气的家族,根本无须顾忌,与姜靖相比,姜逆能力水平稍微差些,但是最重要的不是个人才华能力的问题,而是掌握的资源不一样,势力相差太大。
何苗一愣,道:“以太后的影响力,振臂一呼,陛下亲信弟子至少能拉过一半去,这事说不定能行。但是太后力挺太子,怎会帮助我们?”
何苗一愣,继而恍然大悟,道:“你想安太子之心?”
李胜恍然大悟,道:“我们李家跟你们共进退,你们宣布拆分家族时,我李家也同时公布这个消息。”
何苗虽然贵为何家家主,曾是军方二号人物,但是对待卢植,却显得十分尊敬,道:“子干公,您老有什么http://www•hetushu.com话尽管问,我知无不言。”
卢植沉吟一会,道:“就是整合世家之力也不行?”
同一时间,卢植去拜访何苗。卢植是前朝老臣,立朝前才被发配东莱,与何苗很熟。何苗大开中门相迎,将卢植迎入正堂,这份礼遇实属罕见。卢植坐下以后,示意何苗让下人退下,道:“你现在一定在猜测我的来意,一定在想我已奉旨回籍,怎会又突然进京。我一生波折太多,现在世道平安,原本想安稳度过余生,但我这次必须进京,与卢毓交待些事情,再来询问你几件事,从此回籍,恐怕再也进不了京了。”
何苗想了想,道:“世家重文不重武,太子手握兵权,你让那些读书人与当兵的对搏,能有胜算吗?若是曹家没有失势,曹孟德领衔,其系有诸多军将营将,再联络余系的将领,会合数十万兵马为后盾,世家再倾力相助,或有一线生机。可和图书以我们能想到的,太子早想到了。曹家原本四名军将,被太子拉去夏侯家族,势力去了一半,又将曹仁、曹纯调了闲职,接下来几个会合,现在连曹孟德也下在大狱,曹家已经成了一个名词。太子扳倒曹家,又调整诸系将领,你看现在掌兵的将领,除了陛下亲信和弟子,就是太子系的人马,想从军中寻找外援,几乎已无可能。没有兵马为后盾,想与太子过招,不是伸长脖子找砍吗?”
卢植道:“我已让毓儿联系郑家和李家,近日准备宣布分宗,让三家将支系旁系都分出去。还要立个规矩,家族子弟皆到国学或分院学习,出仕时自动出籍。”
何苗想了一下,还是摇了摇头,道:“若想立三皇子,得让三皇子回朝才行。现在太子掌握情报,一个不慎被发现,满盘皆输。这个险冒不得。”
郑度摇了摇头,道:“我们族中多是文官,刀子握在人家手中,消息又不畅通,我们和-图-书的举动都在别人眼中,凭什么与皇家对抗?低调些好,族人的安全第一。”
卢植默然一会,道:“太子地位果真无法憾动?”
卢植放低声音说道:“太子好色,若是做个局,惹了太后的人,太后对他观感大降。若是再做几个局,惹得后妃对太子生出恶感,太后未必不能说服。”
卢植道:“陛下为何不立三皇子为太子?”
郑度说道:“只要家族向心力在,拆分支系旁系,子弟出籍都是名义上的事情。族中子弟到国学或分院就读,也不是什么大事,国学或分院教育资源摆在那里,师资不比三大学院水平差。郑家没有什么大问题,贵家准备何时公布?要不我们两家共同发出公告?”
何苗想了想,道:“三皇子十分优秀,陛下对他也很中意。我与三皇子最亲,也想让三皇子成为太子,但三皇子的竞争对手太强,大皇子、二皇子、四皇子,包括年纪较小的九皇子、十三皇子,都和_图_书不是寻常人物。二皇子原本有王家支持,后来四皇子娶了王家嫡女,王家支持力度大减,二皇子因此被排除到了竞争者以外。九皇子、十三皇子年纪小,没有拉起自己的队伍,未赶上这波争储。以前文武百官皆以为最有竞争优势的,是大皇子和三皇子。我也尽心尽力,想助三皇子上位,但是陛下太过精明,看得十分透彻,数次手段皆没成功,何家和甄家反而因此失分不少。后来我分析一下原因,四皇子什么也未做,是贵妃娘娘和我不断出手,本想帮大皇子和三皇子争位,反而起了反作用,将储君位置留给了四皇子。”
李胜急道:“我们军中子弟也不少,不过没有职级太高的军官罢了。那些平民出身的将校,难道不能拉拢为己用吗?还有情报系统,我虽然不知内情,除了反盟是太子创建,情报司和神鸟都是陛下创办的,原先由两位娘娘掌管,现在由太子两名平妻管理,正是新老交替www•hetushu•com、内部不稳之时,我们完全有机会收买些人为己用。利用别人的信息通道,组建我们的信息通道,让握刀的人听我们指挥,不是一样可以达到目的吗?”
郑度心思一会,道:“要做这些事,得等到宣布家族拆分以后才能做。”
姜靖从美洲强势归来,似是一夜间得到满朝重臣支持,宣布成为太子时,竟无一人提出异议。何苗是姜逆的舅老爷,自然希望姜逆上位,但何苗身为过气的皇亲贵族,又接连受到数次打压,实力大不如前,即使有心也是无力。
李胜顿足道:“你们若是宣布这个消息,家族声望就会大落,我们五大世家就会成为过眼云烟,难道再没别的法子了吗?”
何苗摇摇头道:“黄巾系在军中力量本来就强,又联姻诸家,陛下又命嫡系和诸弟子倾力相助,根基太深,根本无法憾动。要想掀下太子,除非陛下发话,别人怕是没有办法。”
卢植点了点头,又问道:“若是取得太后支持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