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533章 绝不能轻视卢植!

姜靖琢磨一会,道:“只要见过的人,最近都监控起来。牵扯到的宫中后妃,也派人盯上。辛姨娘那里我让母妃出一下面。公孙老将军见过卢植?”
姜靖在世家异动之时,第一时间接到消息,听说三大世家欲要分宗,出仕子弟自动出籍,不由感到有些疑惑。熙倩在旁说道:“三大世家自削实力,对于太子来说是件好事。”
熙倩不以为意地说道:“现在军权都掌握在我们手中,一个老朽能做什么事?”
熙倩道:“卢植这次进京,表现得很活跃,不仅去见过何苗,还去拜访过诸葛玄、蔡邕、辛评、杨大将、郑玄、胡昭、皇甫嵩、朱隽等人。”
张角当时正值人生鼎盛之时,部下精锐极多,又得了姜述提供的兵甲,兵强马壮,比卢植部下兵力多五六倍,却数次败在卢植手下,所以张角对卢植十分了解。姜靖与张角合魂,熟知当年历史,对张角这位老对手十分戒备。
卢植点和图书了点头,道:“我在京久居不便,若有什么消息,我会让毓儿前来寻你。我近年在家闲着没事,看报养鸟,颇有些成就。即使远在涿郡,消息通传也快。”
姜靖接过名单,听熙倩说完话,认真看了一遍,道:“洛阳系将领军中力量基本被架空,没有什么威胁。那些蛮将……整合成两军,不配汉人军官,一名非洲远征军,一名美洲远征军。一支往南征讨非洲中南部,一支去美洲攻掠。后勤由我们汉人控制,也不怕他们造反。”
何苗又是一怔,道:“子干兄培育出信鸽了?”
姜靖沉思一会,道:“何苗这是遇到兴奋事了,消息肯定是卢植带来的。卢植在野多年,朝中故旧大多已是老朽之人,这次突然进京,到底为了什么?”
姜靖盘算一会,正色对熙倩说道:“我们黄巾人最大的旧怨有三类:一类是旧朝皇族,我们掘了他们的根基,他们对黄巾人恨之和图书入骨。另一类是世家大族,当年黄巾席卷七州,杀了大量世家人,抢了他们的财产充为军资,这类世家尤其受战乱波及的,轻易也不会放下仇恨。还有一类是当年与黄巾将士搏杀的旧朝兵将,在你来我往的拉锯战中,双方死伤惨重,都杀红了眼,只要记忆里存有那段经历,绝不可能轻易放下。卢植如此高龄进京,肯定不是因为分宗一事,估计是我以黄巾少主的身份成为太子,他来想方设法给我制造障碍,以拉我下马为终级目标。”
卢家人员众多,在各地潜势力不小,有了信鸽,建立一套情报系统并非难事。若是何家在后帮忙,在宫中搞些动作,世家在外围活动,将会给姜靖带来不少麻烦。
张靖正色道:“你莫小看卢植,卢植文武双全,机智过人,只是一生机遇不好,没有跟对人。若是早年就跟随父皇,丞相之位文和公也得恭手相让。这些智者谋划事情,轻易www•hetushu.com不会拔刀相向,你还记得当年的马超案吗?付丘只是动用了数名暗子和说客,就差点要了孟起将军的命,挑起天下纷乱。卢植这人不动则已,一动必有杀着,我们还是小心为上。”
何苗直视卢植,半晌没有说话,良久才道:“子干公才智过人,肯定已有完全之策,若是想扶三皇子上位,我何家肯定不遗余力。以前何家办了几件事,惹得陛下不高兴,非但没帮上忙,反而拖累了三皇子。争储之位风险太大,若无十足把握,轻易不敢动手,否则曹孟德就是前车之鉴。”
姜靖一怔,问道:“刘红?长相什么样?”
卢植笑笑,道:“只是小道。不过很好,试飞数次,没有出现问题。”
姜靖摇了摇头,道:“这只是表面文章,支系旁系出宗就不是卢家人了?子弟出宗道理一样,只是表面文章,威胁力并未减少。卢植和何苗谈了多长时间?谈了些什么事?”
熙倩道:“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公孙老将军是卢植的弟子,上门拜访是正常的事,因为红叶妹妹的关系,估计卢植不敢相信公孙老将军。还有一人上门拜访过卢植,此人身份比较可疑,自称是海外遗民,名叫刘红,现任水军衙门门下次吏,负责通传消息,常驻洛阳军衙。”
卢植点点头,道:“情报系统对我们三家盯得太紧,只有让太子对我们放松警惕,我们才好背后搞些动作。实际上加上太后或后妃都帮我们,成功几率也不大,但若提前做些手脚,陛下回京亲政之日,太子位置不是坐到头了吗?”
熙倩从怀里摸出一张纸,道:“年约四旬,中等个,白面短须,耳垂极大,双手极长,面部表情呆板,疑似做过整容手术。”
姜靖面色凝重,道:“六师兄有过目不忘之能,你让六师兄查一查他的底细。卢植此人智谋过人,不会无端进京,此次进京肯定不是名面上的分宗,肯定谋划了什么阴谋。”
熙倩道:“总共谈和_图_书了近两个时辰,走时近午夜了。两人谈话时,左右都在门外,不知谈的是何内容。不过有个异常现象,那天何苗几乎一夜未眠,第二天精神却很旺盛,看起来心情很好。”
姜靖拿笔将这些人的名字写了下来,道:“蔡邕、郑玄、胡昭都是往年文友,皇甫嵩和朱隽以前与他一同剿过我们黄巾,有一定的感情基础。诸葛玄、辛评、杨大将当年与卢植层次差得较大,交际不深,有什么资格让卢植上门拜访?”
熙倩想了想,说道:“诸葛玄是三殿下的妻族,辛评是辛姨娘的父亲,杨大将是芙妃的义父,都算是皇亲。”
熙倩又从怀里掏出一张纸,看了一遍,递给姜靖,道:“这是九皇子整理的军将、营将名单,背景、出身、社会关系、经历一目了然,比情报司的档案还要细致。我看这些将领名单,能随他们谋逆的极少,但有数人需要注意,就是洛阳系将领和异族降将。还有,你觉得皇子们掌握军权,可靠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