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536章 治理弊病要严刑!

说起董睦,母族几乎没有助力,在军中苦苦打拼到现在,除了姜述、姜靖在后暗自发力,外面几乎再无助力。也正因为如此,姜靖使用董睦更加放心,在王诗不能接掌反盟的情况下,董睦是最合适的人选。
左丰上前几步,从姜靖手中接过奏章,坐在侧案后,开始沉下心来细看。这些奏章都牵扯到案子,案子有大有小,但有一个共同点,涉案人身份比较特殊。头一份奏折涉及到了樊陵的儿子樊兴,灵帝在位时樊陵名列三公,在旧朝官员中比较有影响力。刘协在长安建朝时,樊陵任太尉,与曹操关系不佳,后来被曹操抓住证据,以贪污受贿免职。樊兴比起樊陵,能力未必赶得上,捞钱却是一把好手,又与曹操化解旧怨,曹家串连世家时,樊兴表现得很活跃。上次涉曹案时,因为樊兴是后宫嫔妃樊璃儿的堂兄,相关部司将他的案子搁置下来,姜靖在奏折上批示:樊兴贪污和_图_书数万金,安能因为皇亲而搁置?依律而办,该抄没家产就抄没家产,该杀头就杀头,该充军就充军。这份批示一点情面也没留,加上朱红的字迹,让人感觉有些不安。
姜靖诸妻共计十三人,太史柔另府单过,其余十二妻居住在东宫,凤舞主持家事,熙影掌管女卫,梦瑶协助,熙倩掌管情报司,玲珑掌管神鸟机构,南宫风负责姜靖出行保卫。费云、菲羽、蒯玉心性淡薄,不愿抛头露面,剩下可用之人只余公孙红叶、王熙儿、王诗。按说三人的能力都不错,若是掌管反盟,肯定能够称职。姜靖本来想让王熙儿或公孙公叶掌管,后来又否定掉了,两女出身世家,与黄巾人许多意识想法不对路,时间长了内部或会生出矛盾。王诗虽然也是王家族人,却是支系出身,又在地方官府任过职,是接掌反盟的最佳人选。就在姜靖准备安排此事时,王诗却有和图书了二胎身孕,这个任命就拖延下来。
姜靖送走三位弟弟,就召左丰前来,让王诗拟定圣旨,委任姜华、姜边、姜会、姜威、刘可、董睦官职,左丰审查过后,用上印,姜靖命人即刻传达旨意。
刘中点点头,道:“太子放心,谁近谁远我分得清楚。还有一事,请太子允准,这次就国我想奉母同行。”
刘中三人都是国学弟子,又从仕多年,各有一帮亲近的同学朋友,国相、国尉早已物色好,并不需要姜靖操心。若是募兵,合计不过九千人马,在人口众多的中原之地,很快就会招满。组建军队,组织开拔等等,费用全部由内府垫付,也并不需要刘中费多少心。姜靖想到这里,道:“也好,中弟这次赴美洲,首要任务是选好兵。文官武将由你们自己挑选,去宗正府领着公文,先去地方招兵吧。可弟和睦弟的事,也都委托给你,到了那边,有事就联络刘开。那边情况hetushu•com比较复杂,大哥、三哥、六弟,都不是省油的灯。”
左丰摇摇手,道:“太子体恤老奴,老奴感激不尽。跟随陛下多年,已经养成了习惯,并不觉得累。太子勤政,比陛下还要忙碌,每天这样辛苦,老奴觉得不大妥当。若是累病了,耽误的事情不是更多吗?”
左丰再往下翻,却是涉及杨理的奏折。杨理出身弘农杨家,是杨修的堂弟,曾任洛阳武库副主事。前期倒曹时,杨修提前投靠姜靖,杨家因此免祸,杨理却因涉及倒卖武器被捕。姜靖在批示中写道:武库涉及军务,军务无小事。这次武器倒卖,案值达十余万金,牟利四万金有余。现共追回不足万金,其余的钱呢?是涉案人员隐匿未交?还是有余党未曾抓获?
姜靖站起来,活动一下筋骨,道:“中常侍说得对。我也不想这样累,可是想想父皇何等英明,还要昼夜勤政,不肯稍有懈怠。我事事处处不如父皇和*图*书,若不尽心尽力,以勤补拙,怎么能成?”姜靖说着,回头吩咐女官,道:“给中常侍泡杯绿茶。”
反盟情报体系类似姜靖的私产,发展到一定程度,就遭遇到瓶颈问题,一来名不正言不顺,没有正当理由要求当地官府协助;二来反盟没有纳入正规管理,人员培训不规范,入口较松,素质有高有低,与情报司、神鸟机构人员存在不小差距。
刘中也想留下帮忙,但是他的身份特殊,旧朝皇帝的身份虽然高贵,但也会惹人猜忌。刘中想了想,道:“可弟和睦弟既然留下,我只好带兵前往美洲。”
刘中大喜,上前谢过,招呼妻儿出门,去北宫给三夫人请安去了。
姜靖最初监国时,认为姜述出巡时间不会很长,不想将反盟纳入管理体制,但是随着时间渐长,反盟游离正规机构以外,他又没有时间精力过多关注,将会产生许多不可预知的问题,因此起了将反盟纳入体系内的念头。反http://m.hetushu.com盟纳入体系内,与情报司和神鸟机构平级,需要一位重量级人物坐镇,否则以沈姑和丘遵的出身,很难获得相关职官的尊重。
左丰要推辞,姜靖摇摇手,道:“中常侍,你以前跟随父皇左右,最是熟悉父皇。我这边有几份奏折,看了也批了,却又觉得不妥当,你帮我斟酌一下,看看有没有疏漏之处。”
前方姜中母子开了先例,甄姜随子就国。姜逆生母是皇后,不可能就国,董名生母董白,心性淡薄,在宫中住惯了,不愿往来奔波。姜中任玛雅王,势力在美洲很大,甄姜是皇贵妃身份,关键时候露面,姜逆、董名、刘开都要给几分面子。若是马凝过去,以前朝摄政太后的心思,应对甄姜必然吃不了亏,对于姜中母子在美洲也是一种制衡。想到这里,姜靖点点头,道:“这事我跟太后商议一下,估计太后不会阻拦。”
用完印,姜靖招呼一声,道:“中常侍,你别老是站着,过来坐一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