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538章 昔日痞子当考官!

姜靖取来案供看完,道:“腾达楼是张姨娘家人开的?”
姜靖闻言,谓左丰道:“子敬公来了,我们出去迎一下。”
鲁肃摇了摇头,道:“审出些眉目,涉及宫中后妃,司官不敢再接着审下去了。”
姜靖说完,望向南宫风,道:“风儿,你派几人扶中常侍先回公房。”
从头一天入夜时起,副主考鲁江就没有睡觉。说起这个鲁江,曾经是个恶少无赖,当初在南夷新港,被周树狠狠削了一顿。鲁洋父亲打听到周树背景,领着鲁江去给周树赔礼道歉,姜靖当众训诫一番鲁江父子。鲁江唯喏退下,自从改了性子,隔了不长时间,通过了录试,正式入了仕途,分在南夷新港郡衙为吏员。
左丰这时不顾姜靖在场,问道:“录试案可有结果了?舍弟有无牵涉?”
涉曹案全国大抓捕的第三天,决定入仕文武资格的录试正式开始。这次录试若非牵扯舞弊案,与往年的录试程序一样,对于和-图-书大齐帝国来说,并非一件太大的事。
姜靖送鲁肃出门,命人通知左丰一声,说是案子还未查明,左收只是受人托请,应该罪不致死。
鲁肃跟着姜靖来到案前,姜靖待左右奉上茶后,挥手让左右下去,道:“子敬公,案子审出来了?”
鲁肃拱手施了一礼,道:“我这就回去接着审案。”
鲁肃道:“审问左收时,左收起初拒不配合,后来齐大人出马,这才问出些详情。齐大人是我请去帮忙的,听了两句见涉及后宫,二话没说,撤身而退,将这事又扔给我。齐大人都避之不及,司官更是不敢担当,无奈之下,我只好亲自审问。问来问去,此案涉及太后,还涉及皇后,录完口供,我也坐不住了,所以过来与太子请示。再接着审下去,怕是收不了场。”
姜靖瞳孔一缩,皱眉道:“怎么涉及后妃身上去了?”
子时正刻,午夜更声响起。鲁江肃然和_图_书起身,穿好朝服,向外边侍候的家人吩咐道:“准备马驾,到国学录试考场。”
姜靖回到屋内案前坐下,拿着鲁肃呈上的左收等人的口供,从头到尾细看。若说这场舞弊案的发生,与姜靖的态度有很大关系,当初孙坚将孙诚买的试卷交给姜靖,姜靖让齐隶背后调查,发现里面的水很深,索性静观其变,想将事情闹大再抓出幕后者,达到杀一儆百的目的。
鲁肃道:“我见涉及后宫,就匆匆来寻太子,这事我还未得及细查。”
鲁江原本凭着父亲是个小小县丞,短短时间能在南夷新港成为黑老大,心计能力自非寻常,知晓姜靖背景不一般,隔三岔五就来军营一趟,或送些时令水果,或送些稀罕海鲜,殷勤百至,与姜靖等人化解误会,后来混得极熟。后来鲁江入仕,因为家境富裕,又得了姜靖教诲,在任期间不贪不占,官声极好,在黄巾系照料下,升得很快。年前调入政衙www.hetushu.com学曹,担任录试司副主事,是主事左收的副职。这次录试按照常规,洛阳考场将由左收担任主考,鲁江担任副主考。
姜靖上前将左丰扶起,温言说道:“中常侍,你先起来,问题未必有你想的那么严重,我与子敬公商议以后,再给你个答复。你放心,只要不是十恶不赦之罪,我不会轻易判斩刑的。”
鲁江是个聪明人,他与姜靖自南夷新港时相识,知道这位皇子的手段,左收或许听不出其中的味道,但是鲁江却能听出其中的警告之意。
就在昨天,鲁江突然听到一个消息,说腾达楼公开买卖试题。鲁江听了当即大惊,问道明白以后,不由放下心来,心道天子脚下,谁敢买卖试题,不以为然,以为只是骗取考生钱财的骗子。但出于好奇,还是随手将这份试卷装于怀中,拿到家里看了看,见试题出得像模像样,他瞧了半天,也没瞧出破绽,不由对出题的骗子十分佩服。
左丰hetushu.com正在说着,忽然,南宫风进来说道:“鲁肃大人求见。”
延尉负责诏狱,类似现在的政法系统,庞统主政中部元帅府,延尉一职由鲁肃接任。鲁肃接任以来,大案接二连三,先是曹操案,涉及三十七世家,接着是录试舞弊案,忙得一塌糊涂。所幸鲁肃是位有能力的臣子,这些日子劳心劳力,曹操案已经处理完毕,舞弊案也终于有了眉目,过来汇报相关案情。
鲁江入仕前后,正是国教供奉天书之时,南夷新港掀起一波信教高潮,鲁江也在那时成为信徒。鲁江这夜独自一人焚香默坐,静待吉时来临,想使心情更加平静一些。昔日的水军五营营将张靖,现在的太子殿下姜靖,当初接见他和左收时,话语还响在他的耳边。张靖意味深长的话,令人心惊胆战的警告,让他有些惴惴不安。
鲁肃苦笑一声,并未答话,左丰见状,脸色顿时黑了下来,扑腾一声跪倒在地,道:“太子,我自小父母双亡,只和*图*书有这一个弟弟,我不敢求太子保他复职,只求太子饶他一命。”
姜靖道:“左收未必知道实情,让他不必惧怕,将幕后人如实招出来,否则中常侍的面子也不好使。”
行进门口,鲁江忽然触起一事,来到书房,取出那份骗子出的文史类试卷,装在怀里。
鲁肃闻言如释重负,道:“如此就好,太子若无顾虑,左收也不用做替罪羊了。”
姜靖摇摇头道:“太后、皇后想为族人求官,只需给我透个话,我怎能不给他们办?两人又不缺钱,怕是别人冒她们的名办的,不用担心,接着往下审,需要求证时,我出面询问宫中的人。”
鲁肃与姜靖以前不熟,姜述近臣出身,原是姜述信重的地方重臣。姜靖自从接触庞统以来,知晓父皇嫡系文官多谋,武将英猛,监国以来,只要朝中遇缺,首先考虑的并非太子系的文官,而是姜述的嫡系文官。
鲁肃给姜靖问安毕,见左丰在此,拱手施了一礼,道:“没想到中常侍也在此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