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539章 录试考场泄题案!

就在左收和姜洪要将张奇送官时,姜章却赶了过来,先向左收、姜洪帮张奇讨了人情,趁人不注意,将那张试题偷偷袖了起来。在左收、姜洪不留意时,装成气愤的样子,将另一张纸装成考题撕得粉碎,守着左收、姜洪的面,狠狠训斥了张奇一通。
吏员道:“刚来不久,是中常侍亲自送来的,他们兄弟感情可真好。”
这件事情没有造成什么后果,姜洪、左收都未深究,这事就这样不了了之。姜章在偷梁换柱时,姜洪没有留意,左收却看在眼里,姜章走后,左收拾起地上的纸屑一看,心中立即明白是怎么回事。
有人预言,随着大齐停止疆域拓展,军政等系统逐渐完善,未来录试门槛将会越来越高,可能出现数年不进人的情况。若是官府停止招人,专科人员还有从业渠道,文史类专业的人到那里就业?所以这些年选修文史类的弟子越来越少,金融、格物、医科等科开始吃香。
姜述设计的这套录试程序,为了体现神秘感,对考官和学子做了细致的要求。左收和鲁江待学子入场完毕,一同走上前去,先在盆里净了手,同时向正堂供着的大大的包裹鞠躬,由左收打开包袱。试卷共有六叠,分为文史、医科、格物、金融、兵课、杂学,根据报名人数不一样,试卷的厚薄不均。
左收心中一紧,脸色顿时变得煞白,颤抖着打开那张试卷,比对一下,见试卷内容完全一样,只是因为抄hetushu.com写时急,有些错别字。左收如受重击,心中暗骂一句:“二十二皇子,你这是找事啊!”
此事牵扯录试司合司官员的差事,左收定不放过,弄得姜章无可奈何,只得寻太后和皇后两名族人进宫,守着左收的面共同立誓,说绝不泄露考题,请左收帮着遮掩此事。就是因为这事,在宫中纠缠了许多时间,左收出宫时,宫门已下了锁,出宫时正好让兄长左丰遇上。
试题如果泄露出去,姜章可能不会受到什么连累,录试司这帮人包括出题的人,肯定会惹来大祸,饭碗不保是铁定的事。左收因此匆匆去寻姜章,一直寻到宫里,向姜章讨要试卷,姜章守着左收的面,将那张试卷撕得粉碎,声明此事只为照顾太后和皇后的两名族人,试题他大约记下些,只会对这两人说,肯定不会泄露出去。
录试的基本流程,是姜述根据科举制度和现代考试制度相结合,搞出来的一个流程。起初对报考人员基本没设限制,只要不是残疾智障,即使贩夫樵子,交上很少数量的报名费,也可以参加笔试。也曾经闹过一些笑话,最初录试时淘汰率极低,有几年甚至存在报名不满的情况,有人开一名识不得几个字的屠夫的玩笑,替他交上报名费,考试时将他推入场中,这位屠夫的成绩自然是惨不忍睹,但却奇妙地通过了笔试,原因就是没报满名。后来面试时才发现这个问题,闹出一个http://m•hetushu•com考场笑话。后来修改制度,设立报名门槛,报名者除了国学或三大学院弟子,要经过一个初试,测评过关后才能报名。
一直送左丰出了大门,望着左丰上了车驾,左收和鲁江相互谦让一番,并肩走进国学考场。此时,入场的考生们已经排成行,高声报着姓名走了进来。学子们不少是洛阳本地人,见多识广,见两位主考来了,远远地施礼招呼:“给两位大人问安!”
绕过一座立着孔孟等诸大家石像的广场,道路两边设了关卡,参加录试的弟子,在这里接受检查,防止夹带藏私,规定十分严格。也正是这种严格,让所有参加过录试的人,可以从中感受到录试的神圣。
大齐现在基本完成疆域外拓,前几年西方初定,新建官衙缺编较多,那时考录相比简单一些。攻下罗马那年,考录比例为十比九,淘汰率极低。随着西部行省和中部行省机构已经完善,这两年的录试比例逐年降低,今年达到历史顶峰,报名学子与录取人数比例为十比一。
这考题肯定是姜章泄露的,定是带到宫中立即寻人抄写,什么绝对保守机密的话,都是鬼话,姜章没有遵守承诺,以致于考题泄露出去。若是试卷只泄露给两个人,肯定出不了太大的事,现在连鲁江这个副考官都有份考题,这个范围之大可想而知。若不是姜章故意泄露,必是周家和刘家那两人泄的密,姜章是皇子,周家m.hetushu.com是周瑜的本家,刘家是前朝皇族,要动那个也是天大的事,这可如此是好?!
鲁江将试题从头到尾细看,道:“不好,试题泄露了!”说着从怀里掏出那张试卷,递给左收,道:“大人,您请看。”
行礼毕,左收大喊一声:“开考场!”
竟然有人不从这些地方想办法,而是直接从印坊找考题,这可是一件大事。左收将废纸袖在怀里,以监督为名,就近寻间公房走了进去,待见一人鬼鬼祟祟来寻废纸时,将此人当场抓获。
左丰虽是宦官,却是姜述心腹近臣,合朝文武无人敢轻视。鲁江紧走两步,上前拱手行礼,道:“给中常侍请安。我刚到一会,正在询问些事。”
印刷考题的印坊是内府印坊,管理者名叫姜洪,姜家家生子出身。姜洪闻讯匆匆赶来,一见前来偷试卷的却认识,怒道:“张奇,你怎如此不学好?!殿下好不容易为你谋了这个差事,你怎敢如此胡闹?”
阳春三月之际,若逢睛日,午时十分暖和,但在凌晨时分,仍然有些寒气。在门前远望,国学似是一座独立的小城镇,房舍外观古朴典雅,内部设施却十分完善,这是姜述一手打造的教育机构,目前已经成为大齐文武官员的摇篮。
鲁江笑笑,道:“估计过不了多长时间,这里就要人满为患了。左大人来了吗?”
为了给录试让路,国学特意调整休沐时间,给弟子们放了三天假。洛阳国学自从青州迁来,和_图_书又从内城迁到外城,规模很大,占地也广,规划十分合理。鲁江从车驾出来时,月挂中天,寒星满天,他整整官服,迈着沉稳的步伐向国学大门走去。
两人说着话,左丰抬眼看到鲁江,笑道:“鲁大人,你来得这么早?你这么年轻,又如此勤备,以前肯定还会高升。”
左收拿出最上面一份试卷,粗略看了一遍,递给鲁江。鲁江拿过来一看,不由目瞪口呆,他怀里揣着的试卷,与这份试题几乎一模一样。左收见鲁江的表情,心里不由升出不祥的预感,因为这场考试,左收知道有人动了手脚。考题出完以后,在印坊印刷时,左收去巡察的时候,从垃圾堆里捡出一张废纸,打开一看,没想到是今年文史类的考题。
姜述从现代穿越过去,晓得不少考场作弊的法门,从一开始规定就很严格,什么封名装订,监考细则,进场搜查,阅卷老师异地批阅等,规定得十分细致,可让考生钻的空子实在不多。
只见前方关卡让出路来,学子们按照顺序,排成四列,从四个入口入内,进入当成考场的教室,寻找考号坐下,等候各个考场的试官颁发考题。整个考场鸦雀无声,一片肃穆。
左收见鲁江的神色,问道:“有什么不对吗?”
左收和鲁江拱手还礼,带着他们来到礼堂,对着孔子等人的画像,向北恭行九叩大礼。左收代表考官进香盟誓:“为国家社稷秉公取才,不循私情,不受请托,不纳贿赂,有负此心,神http://m.hetushu.com明共殛!”
说曹操曹操到,鲁江说话时,那边走出两人,正是左收出来送左丰。左丰边走边道:“太子比陛下还要严谨,你们这次录试,一定要处以公心,千万不能舞弊。”说完,附耳对左收说道:“我听到一些风声,说这次录试有人做手脚,太子肯定会关注,你千万要小心,别撞在枪口上。”
左收神色有些不自然,随即掩饰起来,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,道:“大兄,请您放心,我不会惹麻烦的。”
因为文史属于传统文化,按照多年沿袭下来的惯例,第一场考试必是文史。左收找出文史类试题,先与鲁江分别取出暗记,观察试卷包表面密封是否有人动过,再对上暗记,相互检查过,从怀里取出一把小钥匙,打开试卷包的小锁。
文史类的考题只是一张纸,里面记着各类问题,大半是语法和策论题,一张考卷肯定不够用,后面的语法和策论题要求在白纸上答题,附在试题后面交上去。
这位前来寻试题的名叫张奇,是后宫张春华的族人,是个孤儿,来印坊当差是十二皇子姜章推荐过来。张奇吓得脸色煞白,但是坚不吐实,内应是谁也坚决不招。
左丰亲热地挽着鲁江的手臂,道:“你是太子的旧识,这次太子将任务交给你和舍弟,你们一定要做好,别闹出什么事,给太子添乱。”
鲁江走马观花,正往前走时,学曹一位吏员望见,迎上数步,道:“鲁大人,您来得真早,参加考试的学子来的还没有多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