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545章 信鸽非皇家专利?!

姜靖听到这里,不由捧腹大笑,道:“没想到两位师兄还有这样的往事,后来呢?”
姜靖还从未听说这事,好奇地问道:“以大师兄的才智,不坑别人算好的,谁能坑了他?”
齐隶道:“昨日来信说已经到了武陵,根据信鸽飞行速度判断,他乘船沿河而上,现在估计已过江州。”
齐隶详细讲述周瑜和诸葛亮与皇甫家结怨的往事。周瑜和诸葛亮进府,周瑜对皇甫伸说:“你们家修理房子,要不要砖?”皇甫伸一听,道:“当然要用,你们那里有砖吗?”周瑜道:“我们是何府的人,你肯定听说过,我们将军找了个风水先生,说我们家照壁妨风水,要将这照壁拆除,换成假山。我们两人出来寻工匠,看到你们这里忙活,估计能用得上。若是你们出工,我算你们五折如何?”皇甫伸一想,士兵又不花钱,砖石只需五折,划算得很,当即派一名心腹家人跟着去何府丈量。何府距离皇甫家不远,不一会就到了,周瑜跟诸葛亮道:“你与这位管家在此稍候,我先去跟门房打个招呼,别让人办他个擅入之罪。”周瑜来到门前,对门房说道:“我是安西将军府的,我家将军听说你们家的照壁建得好,让我带着匠人前来丈量一下。你看是否需要进去禀报一声?”门房笑道:“这点小事麻烦什么,你们速进速出,别往里走就行。”周瑜在这边拉着门房说话,打个和图书手势,诸葛亮领着进去量了照壁,道:“量完了咱们出去商议,在门口吵吵别让我家将军怪罪。”管家出门,算了算账,见周瑜过来,掏出一块银子,对周瑜道:“这是定钱,我们什么时候来拆?”周瑜将银子收到怀里,笑道:“自是越快越好,今天来拆吗?”管家看看天色,道:“今天来不及了,我们明天一早过来。”结果自然显而易见,皇甫伸领人差点拆了何家的照壁,将何苗气得够呛,两家差点大打出气,最后还是皇甫规出面,因与何苗很熟,将事情说清楚,这才言归于好。
姜靖监国以来,下达一道命令,禁止百姓饲养鸽子,违者以叛逆罪论处。诸世家也有几家饲养鸽子,得到情报系统警告后,无奈都将鸽子宰杀。现在只有三大情报系统有信鸽,信筒虽然式样不一,但是各有标准制式,姜靖一看这个信筒,就知绝非情报系统所有。
说到这里,张靖笑谓姜严道:“你这次立了大功,否则还真不知道,外面竟然有一套情报系统。”
姜严从怀里掏一个小纸筒,道:“我今天带着弟子在北边山谷练习箭术,没想到无意中射杀了一只鸽子,开始以为误射了情报系统的军鸽,但是捡起信筒看时,式样不一样,看里面的暗语,与我们平常使用的也不一样。属下判断这应是有人训练军鸽,传递消息之用,特地进宫,向太子禀报此事。http://m•hetushu.com
齐隶笑道:“要说这件事情,还得说另一件事,大师兄、二师兄与皇甫家关系不怎么样,其中是有来头的。这事我也是听人说的,当初大师兄和二师兄刚进京时,正逢皇甫家修整新房,大师兄和二师兄那时年纪不大,还未入仕。这日两人经过皇甫府,见里面正在修建新房,建房的不是工匠而是军中士兵。大师兄心思这皇甫家真不是东西,皇甫健不过是个校尉,就私自调部下士兵建房,不是损公肥私吗?这事若在旧朝,并不算是稀奇的事情。但在两名师兄看来,是在挖朝廷的墙角。大师兄与二师兄商议一会,两人进府打听是谁主持此事,听说是皇甫伸。当初陛下领兵恢复洛阳没有多长时间,皇甫伸还未出仕,并不认识大师兄和二师兄……”
姜靖道:“刘晔在益州多年,若无重大原因,他肯定不会虚报功绩。他虚报功绩,是在掩饰什么,程武那边若是注意力集中在清理亏欠这件事上,说不定会错失发现此事真相的良机。”
熙倩琢磨一会,道:“即使追不上,只要两点定位,就会猜测出大约的起点和终点,我想很快就能查出来。”
齐隶道:“不唯程武觉察有疑点,我也认为疑点颇多,益州积欠数字极大,怎会追得如此快?刘晔是陛下的亲信臣子之一,平常官声尚可,程武所言若是属实,刘晔为何谎报政绩?”
姜靖和图书道:“你这个时候进宫,莫非发生了什么大事?”
张靖打开信筒,先看纸的质地,道:“这纸不是糜家所产,从纸的质地可以大约判断是谁家纸坊生产的。”再翻看密信,上面写着:“五1287二2134三8475四3532一1144四3426二7632一3421。”
姜靖问道:“清查积欠,以益州工作最好,我已下了褒奖令,表彰刘晔取得的成绩。程武呈来的秘函,说刘晔清理积欠,疑点颇多,但是调查受阻,至今没有寻到证据。程武为人刚直,谋略不足,与刘晔斗法,八成不是对手。”
然后又召熙倩过来,指着地图一处,道:“日间在此处发现有只信鸽,不是我们的信鸽,这是有人私设了一条秘密通迅渠道。你派心腹沿周围留守,看到信鸽,用旗语指挥骑士沿大路追击,看看能否寻出联络点。”
姜靖笑道:“你既然回了城,晚上若无紧急公务,就别回去了。妻娇子幼,我向母妃给一春请个假,在府中住一宿,明日一早再回去。”
姜靖让张一安陪同姜严到宫外居处,又让人通知张一春,让她早些下值,回家陪陪夫君。
齐隶沉吟道:“程武斗不过刘晔,益州又有何人能斗得过刘晔?若无相当的智者相助,程武怕会空手而归。”
姜靖拿着那封信琢磨一会,召来南宫风,将这封密信递给她,道:“你将这信给妙儒送过去,让她试着http://www.hetushu.com破译一下。”
想起妻子和儿子,姜严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笑意,道:“多谢太子。”
齐隶久在姜述左右,与姜述的后期亲随都很熟,道:“太子说的极是,张羡这人鬼点子不少,当年差点将大师兄坑了。”
熙倩出门,姜靖让人召齐隶过来,道:“史阿现在到了何处?”
姜严进了室内,恭敬地问安,道:“姜严给太子请安。”
姜靖点点头,道:“你速去办吧。”
齐隶道:“两位师兄平常都在陛下府中,外人也不认识,这事查到最后,皆以为是骗些小钱的骗子,就此不了了之。这事过了几年,张羡入仕进了相府,与我们几个师兄都熟,彼此关系极好。有一次偶尔听说这个笑话,就记在了心里。时隔不久,正好皇甫伸升为营将,来寻陛下谢恩。张羡正好当值,瞧着皇甫伸,想出一个整治大师兄的办法。当时陛下担任大将军兼齐侯,上朝未归,张羡对皇甫伸道:‘我这初到京城,摸不着深浅,你是老京城,请教您一下,您说这事靠不靠谱。今天有两人来说,说是国学改造,要拆围墙,有便宜的砖石要卖。齐侯府人员渐多,最近需要扩建,正好需要砖石,刚去丈量回来,上里面领定钱去了……’皇甫伸上过当,去拆何家的照壁,差点挨揍,对这事记忆尤深,听到这里,打断道:‘这两人什么模样?’张羡将周瑜和诸葛亮的模样描述一遍,皇甫伸一听,骂了一m•hetushu.com句,道:‘这是两个骗子,当初害得我差得得罪人,这次竟然骗到齐侯府来了。这两人在那里?寻到他们,我扭送他们见官去。’”
张靖琢磨一会,道:“这是密码,一二三四五或指那几本书,或是四书五经,若是前两个数字是页码,后两个数字是字数,或能破译。”
姜严拱手为礼,道:“太子若无他事吩咐,属下告退。”
姜靖琢磨一会,道:“益州文臣王?……曹系的人,不敢信任,邓羲、吕凯、耿纪、綦毋?、傅巽、韩嵩……这几人怕也非刘晔的对手。还有张羡,这个人……久在益州,了解当地情况,原是父皇亲随,颇多急智,肯定掌握不少情况,有他相助,再加上史阿,说不定会查出真相。”
后来三人出师,在军队历练一段时间,姜述就将三人招到身边,打理一些见不得人的秘密事情。成立少年营时,于吉、左慈负责教授武艺,这三个人主要教授兵法文学,并负责为弟子洗脑。
姜严后来娶妻,是少年营首批弟子,就是跟随张宁的女护卫,名叫张一春。姜严三人平常负责少年营具体事务,很少抛头露面,除了姜家的老人,外界的人认识他们的不多。
要说姜严这人,平常不苟言笑,话语很少,但是心思很多,是个智谋之士。姜肃能言会道,武艺最好,而且生得相貌堂堂。周巧原名姜巧,后来与姜肃未婚先孕,姜述指配两人为妻,因为同姓不雅,让周巧跟着周氏姓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