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551章 武陵太守被架空!

情报官拿出公文看了看,道:“名叫张椿,字春兴,南阳人。”
鲁江也是个有能力的人,自谓出身黄巾系,在政衙也是无所顾虑,但在武陵却迟迟打不开局面。鲁家不是世家,鲁江父亲鲁样只是小官,鲁江自己说出身黄巾系,若无证据,周边人谁会相信?
情报官走后,黄江面色凝重,道:“鲁江上任以后,曾经放出风,说是黄巾系出身,但据我们调查的情况,鲁江之父鲁样是录用的前朝旧官,官职也不高,因此未当回事。难不成这鲁江真的与黄巾系有瓜葛?”
诸葛玄连忙起身答道:“我没有异议。”
张椿如今的派头很足,只见后面两艘轻舟上前,下来两什士兵,选好船队泊船处,士兵们立即分散开来,布置防御警戒。继而又有两艘船上来,又下来一队士兵,一边走一边沿路布置护卫,一直到达暂时落脚的江边驿馆。这边查看地形完毕,发出信号,主船才泊岸停靠,一标亲卫簇拥着张椿下来,直接前往驿馆。
情报官答道:“预计午后就到。”
众人来到渡口,渡口吏员望见诸位大佬来了,连忙上前侍候,然后引领众人来到望客亭等候。过了不久,只见东方江面来了十余条大船,为首船上高挑着旗帜,上写几个大字:“太子特使张”。船头上站着二十余名彪形大汉,全身贯甲,持枪佩剑,威风凛凛。
鲁江不由有些感叹,当初认识张椿和*图*书时,张椿只是部司马,姜靖离开南夷新港时,张椿刚刚升为校尉。张椿调任以前担任美洲水军司马,是正宗的营将,这次调任拟为太子率卫,按照惯例,再放外任就是一军主将了。
中午的酒宴人不多,与鲁江在主桌就座的,只有蔡?、黄江和门下吏郭给。望着鲁江意气风发的模样,蔡?与黄江一改往常老死不相往来的模样,众人谈兴很浓,气氛显得很和谐。
鲁江这日在衙内公房,正在想着心事,情报官过来说道:“今日太子使者过境,鲁大人是否去见上一面?”
鲁江想了想,道:“今日中午我在远水楼请客,通知蔡郡尉、黄郡丞,饭后一同迎接太子使者。”
姜靖又望向尹度,见尹度重重地点了一个头,转过头来,面向众人道:“其实,你们可能存着一个想法,守着我的面不好说出来。你们知道我妒恶如仇,担心我一怒之下杀了刘晔,从而影响与部分人的关系。其实你们还是不了解我,我不会因为心中有怒火,而轻易将父皇心腹亲信杀了,曹操罪责如此深重,我也只是将他囚在牢中,最终要等父皇回来决断。我遵循父皇以法治国的方针,就着刘晔此案,我讲几个方面的事,一是成为朝廷公议会,由太后、皇后、母妃、我、奉孝公、文和公、长生公、仲德公、公谨师兄九人组成,类似州公议会。遇到此类难以决断的案件http://www.hetushu.com,如何处置,是轻纵还是严办,都由朝廷公议会决定。二是立法,将为国家或地方造成重大损失的列入赎职罪和玩忽职守罪,类别划分细致,主从分清,损失情况分细,最高刑罚死刑。以后有人再犯,就不用我们商议了,只须依法行事就是。三是益州方面的人事安排,程武、史阿推荐张羡接任,张羡这人资历老,能力很强,与诸位也熟。这次程武查出此案,张羡出力很大,我的意思是让张羡担任益州刺史。张羡举荐程武赴益州任职,程武性格刚直,不适合接任张羡目前的职务,我的意思是让程武接任益州检察使。仲德公与刘子扬交好,夹在里面难受得很,若让程武主办此案,关系也不好协调。我调张椿负责此案侦查,让张羡、程武配合,待查明真相,我等再会商处理方案。至于刘晔,由政衙下文,名义上调刘晔为东宫长史,以免朝野震动。”
黄江从清晨得到消息,就在盘算如何能到江边,去远水楼饮宴也是一个借口,所以对“远水楼”三字很敏感,蔡?话音未落,黄江接过腔来,道:“且慢,太守大人要在远水楼设宴?”
郭嘉、荀?、程立等人皆表态同意,姜靖又转向诸葛玄,道:“诸葛公,你看这个处理方案如何?”
情报官知晓蔡?和黄江的背景,不好不答,又不能将实情泄露给两人,想了一下,道:http://m.hetushu.com“从太守大人的表情分析,应该认识这位使者。”
蔡?正在盘算如何接近张椿,未待深思,道:“你回禀太守大人,我今天公务在身,不能前去赴宴。”
鲁江猛然以手加额,喜道:“真是天意,春兴调回来了!在此窘状遇上这人,真是天不绝我啊!”说完,问情报官道:“何时来到?”
说句实话,蔡?和黄江出身大族,又是皇亲国戚,对于小门小户出身的鲁江有些瞧不上眼。蔡家和黄家世代姻亲,如今黄家得势,蔡家又奉黄承彦为谋主,蔡?和黄江是天生的联盟关系,两人联手挤兑鲁江,并非存心如此,而是形势如此,自然而然就形成目前这个局面。蔡黄两人的身份,郡中文武无人不知,遇到两人与鲁江发生争执,自然不会帮助初来乍到的鲁江,鲁江在公议会没有话语权显得理所当然。
郡丞是黄家人,名叫黄江,是三房嫡子。黄江虽然不是嫡系长支,但是黄家目前如日中天,二叔黄承彦现任荆州别驾,堂兄黄澄是水军副将,堂姐是黄月英,堂侄女是姜靖平妻黄菲羽。
酒宴过后,鲁江估计时间差不多了,道:“张大人的船应该快到了,我们去渡口迎候一下。”
鲁江在南夷新港与周树不打不相识,闲暇时就宴请周树等人,与周树、刘开、龚省、黄猛、张椿、王小刀等混得极熟。只是数年时间,周树、龚省、刘开都已是一军主将,黄猛m•hetushu.com现是太子府要员,张椿和王小刀也已升为营将。鲁江现在只感谓别人,其实他自从认识姜靖以来,也是交了大运,短短时间已从一介平民升为一郡太守,在这竞争十分激烈的官场,他在别人眼中同样也是幸运儿。
情报官道:“确是如此,说午后迎候太子使者。”
姜靖分析得很细,众人挑不出一点问题,关羽率先表态道:“我与子扬关系很近,但若依照太子所言处理,我一点意见也没有。”
蔡?闻言,顿时回过味来,狐疑地问道:“太守大人认识张椿大人?”
鲁江与张椿关系很好,深知张椿文武双全,久后必有一番作为,当初虽是刻意结交,但是俩人确实十分投机。鲁江知道要想在武陵立足,就要借着张椿这颗大树,给自己立威。以前想是想,熟悉的这些人皆有要职在身,谁会闲着没事来武陵给他助威?今天真是巧了,想什么有什么,张椿早不来晚不来,在他最需要的时候来了,他怎能不高呼上天有眼呢?
武陵郡尉蔡?是蔡瑁之子,是蔡家年轻一代的优秀弟子,国学毕业,文武双全,比蔡瑁识见能力要强得多。蔡家是荆州有名大族,蔡姬是姜述嫔妃,与黄家也是姻亲,在荆州影响力很大。
张椿这次调任,原本要任太子率卫,但是行至半途,接到密信,沿长江逆流而上,至武陵会合去年调回洛阳的王小刀,前往成都办案。之所以让张椿、王小刀过去,是http://www.hetushu.com因为两人从军以后就在张靖身边,近年待在美洲水军,与国内各派系往来皆少,侦查刘晔案受到的影响最小。
鲁江本想带人靠上前去,不想被张椿部下阻住,等到解释明白,张椿已经进了驿馆。鲁江今天要借张椿立威,这涉及以后在武陵立足的大事,心中不由大急,紧追一会,来到张椿落脚的驿馆门前,向守门士兵递上名帖。
蔡?、黄江都是荆州大族出身,消息灵通,听说张椿是张靖亲卫出身,都上了心。蔡?身为郡尉,太子特使过境,需要安排官兵协防,要到江边迎候简单,但想见张椿一面,却要看缘分如何。黄江是郡丞,连到江边都要找个借口,想见张椿一面难度更大。两人正在郡衙商议这事,情报官寻上门来,道:“正好两位大人都在,太守大人吩咐,中午在远水楼设宴,请两位大人同去。”
武陵城内。新上任的武陵太守鲁江,遇到了一个难题,郡尉、郡丞都是世家子弟,在武陵任职多年,联手对抗新上任的太守,控制了公议会多数,鲁江身为一郡太守,在郡公议会上竟然没有决策权。
蔡?笑笑,道:“这事又不好写信进京询问,再说以鲁江这个级别,宫里人也未必认得他。我们今天赴宴后,若有机会与使者见面,鲁江所言真伪一眼就能看出,若是鲁江真与太子有关连,以后我们还是交好他为好,毕竟都是同系人。”
鲁江闻言一怔,问道:“使者叫什么名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