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556章 谁在背后整刘晔?!

刘可想到这里,本来轻快的心情又沉重下来,满腹心事地走到南宫门处,抬脚想要出宫,想了想,转而向东,奔东宫方向而去。
万年公主点头道:“不错,以太子目前掌握的实力,再想推逆儿上去,基本不可能实现。坚决不能让逆儿回来,若是不小心坠入别人计中,引发争储血案,说不定有生命之虞。依我看这是有人一直瞄着我们,从老二十二的事到子扬,背后似乎有一只黑手,想将我们推到太子对立面。”
刘可只觉心里一暧,向张一安点了点头,迈入室内。姜靖正站在地图前面琢磨事情,听到通传往外迎了出来,对脸色不太自然的刘可道:“小可怎么又回来了?”说完,拉着刘开的手,在绵凳上坐了下来。
姜靖拉着董睦坐下,道:“正说刘晔这个案子,你那边有什么消息?”
姜靖不待刘可说完,打住道:“实话告诉你,我也不愿让你牵扯其中,但是这事你逃脱不了,谁让你接手延尉后,接二连三地出案子呢?有些事,咱们心照不宣,不能说得太明白。你是个一点就透的明白人,甭装糊涂了,你想这件案子会牵连多少人?这些官员单体并不可怕,可是背景汇合起来,这背景势力多庞大?廷尉问案的人,与这些犯官,也都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瓜葛。你不在中间主持公道,这案子能有办法审吗?”
姜靖寻思一会,道:“程武性情虽比仲德公和_图_书刚直,但也不是完全不讲情面的人。你去寻找史阿,详细询问当初的情况,仔细调查一下,程武从朐忍到成都,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,是谁给程武出这些主意的?”
刘可与万年公主名义是姑侄,实际是同母异父的姐弟,初来正安宫以前,他的内心十分忐忑,若是姜靖与万年公主因为刘晔案发生冲突,他夹在中间实在难为得很。姜述在与姜靖说明刘中、刘可、董睦实际身份的同时,还让四人组成小圈子,约好共同进退,但是何后与他关系特殊,何家又是他的岳家,夹在两股势力之间,刘可委实不知如何处理。
姜靖笑道:“你这脑子太活,是优点也是缺点,若是事事讲究人情,父皇制定的以法治国的根本还用不用执行?这事你也别为难,你只管按实审问,等到口供出来,我们再好好合计一番。”
刘可烦闷立上心头,愁眉苦脸地说道:“四哥,不用再说了,我好好办差就是。有件事还得太子示下,这个案子既然到了我手里,在律令规定下,我能关照的会关照,关照不了就不关照。对涉案人不论官大官小,出身门第,都是一样看待。但是太子关键时候得搭把手,不然我一人恐怕抗不下。”
刘可来到姜靖书房,张一安高声通传一声,既而笑道:“王爷请进。太子发下话,乐浪王是自家人,以前再来东宫,只须通传,不须禀报hetushu•com。”
姜靖招呼齐隶在刘可下首落座,道:“最后宫外可有人出入正安宫?”
刘可也道:“阿睦,太子是我们的兄长,你那么多礼数反而显得见外。”
齐隶略想了一下,道:“除了何苗进宫请安,余人未曾来过。今天刘晔之子刘陶来过,想必太子已经知道这事。”
姜靖在正安宫安排了不少人,刘一梅和刘一兰就是姜靖的铁杆心腹,刘可去正安宫的前后过程,很快就会传到姜靖耳中。虽然万年公主、何静姝与刘可的对话,不可能一字不漏传过去,但能掌握谈话的大概内容。万年公主和何静姝的反应在情理之中,若是两人置之不理,反而会让姜靖暗自存疑。
姜靖微微皱眉,道:“刘晔出身刘家,原是旧朝皇族,不信任官府配备的书吏,使用幕僚是沿袭下来的毛病。都是谁家的人?”
刘可苦笑道:“四哥,刘子扬非同普通刺史,与子敬公也熟,又牵扯皇家和何家这里,我这……”
刘可道:“我刚才去给皇后娘娘请安,正好遇到刘陶,刘陶没来寻你?”
刘可给刘陶点步,说出姜靖的身份,其实暗藏机心,刘陶与姜靖同班数载,虽非姜靖的铁杆好友,但与庞御、蒋经等人私交甚好,若是寻这些姜靖的铁杆求情,姜靖怎能一点面子都不成?
与万年公主、何静姝谈论一会,刘可从正安宫出来时,心事渐去,但是心中又浮起一个和*图*书疑问,万年公主与何静姝的表现大非寻常,万年公主不以心计见长,是谁给她背后指点?若非如此,万年公主足不出户,信息不畅,怎能觉察出其中的阴谋?
姜靖意味深长地说道:“这事是你辖内之事,刘陶与我是同学,这事真到了我这里,我该如何处理?难道恂情轻纵?刚才过来求见,我没见他,让龚省出面,领他到宫外详谈去了。”
刘可道:“我近日翻看案宗,刘子扬的为人很好,也不贪腐,不过手下幕僚用了几位世家子弟。这几人如同当年的付丘一样,在益州能量不小。当然,比起付丘肯定远远不如,但路数基本接近。依我看刘晔这件案子,刘晔负的是次要责任,那些幕僚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。”
姜靖说完,又转向刘可,道:“皇后说得对,这事背后肯定有人操纵,只是手段巧妙隐蔽,若不仔细琢磨,还真被蒙在鼓里。皇后……”姜靖略顿一下,眉头紧锁,欲言又止。
齐隶负责信息汇集,又有过目不忘之能,脑子像是一台电脑,琢磨道:“这事背后出力最大的是张羡。张羡与春兴同族,是春兴父亲张勋的族弟。张羡自小随父母在襄阳居住,到他这代,与南阳族人没有多少往来。张羡是陛下亲自征辟,文武双全,机智百出,是个可以独当一面的人才。张羡在益州多年,了解益州情况,与程武也熟识,有能力策划此事。不过张羡若是想hetushu.com谋得益州刺史,不必致刘晔于死地,也不必让程武参与进来。”
姜靖笑道:“都是咱家兄弟,不用多礼。”
刘可见状,知道姜靖对皇后生出疑心,守着他的面不好说得太多,略一犹豫,道:“四哥不必讳言,我之所以复来求见,就是因为感觉不对。皇后娘娘信息不畅,不会想到这么深的,所以方才她说话时我仔细看过,又见皇后神态自然,说话流利,应是心里面的想法,不像有人教她这样说的。”
齐隶是姜述近臣,在宫中前院有公房,距离东宫不远,这时走进门内,给姜靖、刘可请安毕,问道:“太子传召,不知有何吩咐?”
姜靖想了想,又问道:“程武查出益州的问题,这次立了大功。但我怀疑这事不是这么简单,程武性格刚直,不是刘子扬的对手,背后肯定有高手筹划,你认为会是谁?”
刘可略一犹豫,坦言直告:“我与四哥关系非同一般,但是皇后包括何家与我也亲近,刘晔与三哥的关系很好,皇后与何家都会保他。我夹在其中左右为难,耍了个心眼,心想刘陶与四哥是同学,四哥总不能一点香火之情也不顾吧。若是四哥说句话,我也不必如此左右为难。”
姜靖笑道:“这事很正常,刘晔这件案子,最重要的就是益州州衙乱投资的问题,刘晔好处没有得到,反而惹火烧身。好处都让这些世家和巨商拿走了,刘晔案若是办实,他们也会吃和-图-书不了兜着走。”
别看董睦对姜靖毕恭毕敬,对着刘可却不客气,道:“太子是储君,我们是臣,岂能不讲礼数?”
董睦略一迟疑,道:“益州那边传来消息,说相关世家巨商正在串连,准备上书保奏刘晔。”
说到这里,董睦一步闯了进来,见刘可在此,怔了一下,恭敬地向姜靖施礼,道:“问太子安。”
姜靖皱眉想了一会,道:“上次老二十二的事,肯定有人背后下手,但是查到最后,相关人都不能依律抓捕,也无法再接着追查,何况这事牵扯老二十二,就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。程武……”
送齐隶出门,姜靖对刘可道:“派你主持刘晔案,你要多请教子敬公,他是你的上任,对律法诸事很熟,现在虽已升为御史大夫,但皆在一衙办公,请教方便得很。”
刘可点了点头,转了一个话题,道:“皇后方才提出一事,程武是仲德公长子,仲德公与刘子扬私交甚好,程武这次与刘子扬叫板,起因只是设关收税之事,但是最终查出如此大案,程武不无顾忌吗?是不是有人设局,故意引导程武?皇后娘娘认为,近段时间诸事透着诡异,似要离间太子与皇后娘娘一样。汝南王是华嫔之子,华嫔是皇后娘娘的心腹,上次事件就有些诡异,外面又发生程武告刘晔的事情,细想起来委实让人感觉不安。”
姜靖说到这里,似是抓到一丝什么,扭头对南宫风说道:“速请六师兄来一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