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558章 十三皇子被夺魄!

姜靖见刘可进门,脸上怒气未消,对刘可说道:“你来得正好,十三弟遇刺是件大事,你们廷尉这次也要派人调查,看看是谁下的毒手。”
齐隶站起身来,在步内转了一圈,道:“行,我只帮你一次,你将人犯提出来,我陪你审一次。”
刘可可怜巴巴地说道:“六师兄,你若不帮我,我可就惨了。太子让我们尽早结案,可是我的属下无能,我总不能赤膊上阵吧。”
张一安悄声道:“十三爷中了暗箭,幸亏未射中要害,不过箭上含毒,华神医和张神医亲自拟的救治方案,现在人已救了回来。”
姜靖脸色很不好,听了刘可问话,望向华佗道:“华老,老十三何时能醒来?”
齐隶清楚刘可的脾气,见刘可这样殷勤,就知没什么好事,不客气地接过茶来,道:“王爷不必这么客气,有什么事直说吧。”
华佗摇了摇头,道:“倭东王中的毒十分诡异,身体机能损伤很轻,只是普通外伤,神智至今未清醒,应是魂魄有损。以我的判断,这个症状……”说到这里,华佗略顿一下,接着说道:“跟静妃当年的症状比较相似。”
姜策身边配的两名少年营弟子,都是少年营前几批弟子,武艺娴熟,姜策本身武艺也不低,这是何方势力出手,竟带来如此严重的后果?刘可想到这里,脚步加快,径往姜策居住的小院走去。
刘可道:“不着急,你以为黑手是谁?”
入夜m.hetushu.com时,一脸兴奋的刘可拿着供状,兴冲冲地来到南宫门,见宫门已关,这才触起来现在时候不对。这件事情并未影响刘可的心情,他哼着小曲,回到皇室别居,却见大门灯笼高挂,护卫人员添了不少,不由一怔。
张全应喏,转身出门。姜靖又对熙影说道:“你进宫一趟,与静妃见一面,了解一下当初的情况。”
次日午后,齐隶来寻刘可,道:“王爷昨天找过我?”
刘可这时感慨万分,若说以贪腐治罪,刘晔万万不可能入罪,可就是这么一个清官,偏偏让益州财政蒙受巨大损失,若是爆出实情,足以引起全国舆论大哗。刘可叹息一声,道:“子扬公被捕入京,朝野纷纷传言,说益州无清官,刘子扬是益州最大的贪官。只有了解情况的人,才知道子扬公是位清官。不贪赃,不枉法,但是……”
刘可只觉心中寻到了一点光亮,隐隐约约像是找到了一丝灵感,却又偏偏捕捉不到,寻思一会,却无收获,回过神来见刘晔正在望着他,换个话题道:“据我们衙门调查的情况来看,你在益州虽然搞出不少名堂,令百姓不满,但大家只说县或郡官不好,都赞你是个清官,不爱钱财,洁身自好,宁静谈泊。听说你个人连陛下每年的恩赏也不领,属官们送你的冰敬、炭敬诸类,你更是一文不取。是这样吗?”
刘可说到半途,停下www.hetushu.com话题沉吟一会,接着说道:“差事上出了乱子,也不是件好事,量刑虽轻,但总归要处罚。子扬公好好想想,你虽是位清官,但又确实该负起责任,你是一位智者,现在想的不应是给别人遮掩,而是尽早寻出头绪,帮太子理清思绪为上,这些不好的事情要早日根绝才好。”
刘可在齐隶对面坐下,道:“太子将刘晔案交在我手里,其中有两位关键人物,就是刘晔的幕僚敬机和李相。延尉属下也有几名能吏,却问不出口供,太子给我点了个步,让我送给师兄审问,肯定能问出口供。”
刘可说完话,向刘晔施了一礼,不疾不徐地走出牢房。刘晔望着刘可的背影,久久没有动作,陷入了深思。刘晔认为刘可不是简单人物,心思缜密却深藏不露。这样的人能干大事,可也很难对付,至今还未试出他的深浅,由他领衔办案,案情总有水落石出的时候。
刘可只觉心中一沉,悄声问道:“人员可有损伤?”
熙倩还未说完,姜靖听到此事涉及甄姜,摇了摇手,止住熙倩话头,扭头对门口侍立的张一全说道:“一全,你带人速去通知,召齐隶、史阿、岳石即刻前来。”
刘晔案谁都不愿碰,齐隶对内情心知肚明,笑着站起来,道:“我那边差事最近忙得很,若没有太子手谕,这事我帮不上忙。王爷若无吩咐,我即刻告退。”
张一安脸色不大好看,道:“随从共和-图-书一死六伤,两名师弟都是重伤。”
刘可应允一声,继而问道:“倭东王情况如何?”
刘可先请齐隶落座,又亲手给齐隶奉上杯茶,笑嘻嘻地说道:“师兄别急,先润润嗓子再说。”
于吉在旁接话道:“倭东王所受箭伤只在胳膊上,箭创很容易治疗,但是至今没有清醒,绝对与邪法有关。西方巫师有一种秘术,叫做夺魄术,中者与静妃往年症状相似。倭东王若是中了夺魄术,那就麻烦了,琅琊宫也无人可解。”
望着熙影出门,姜靖面露狠厉之色,道:“老十三出了这事,案情本身恶劣之极,背后肯定大有深意。老十三因为闯宫事件,被我惩治过,母家又是曹家,曹家犯事被抄家,外界人以为是我容不下老十三及曹家。此事传到外面,还不知道能闹出什么舆论,这事明着是冲老十三去的,实际上针对的是我。”
刘晔与刘可相识在离京以前,那时刘可年纪还小,中间数次入京,去宫中给何后请安,遇见刘可时,那时刘可还未踏上仕途。这次相谈是刘晔头一次和刘可正式打交道,过去只是听人说北宫三公子皆贤,今天一见,谈吐风采果然不同寻常,这话听到耳中让人觉得很舒服。
齐隶笑道:“我猜太子定是让你寻我讨个办法,绝非让我们情报系统审案。现在情报系统新立了不少规矩,越界要受惩罚的,廷尉职属的事情,太子肯定不会让情报系统插手。这个忙我可以帮和-图-书,也可以不帮,对吗?”
刘可进了大门,周围人员纷纷上前见礼,刘可眼尖,在人群里瞧见张一安,招招手让张一安近前,笑道:“太子今夜来了别居?”
姜靖闻言脸色顿变,道:“莫非中了夺魄道法?”
姜靖脸色又是一变,室内再也无人说话,过了良久,熙倩道:“情报司档案记载,静妃出事以后,皇贵妃曾经派人打探过此事,说与一个神秘组织有关。这事发生在我执掌情报司以前,记载比较模糊,我想这事真若有人施术,想必与这个神秘组织有关系……”
刘可急忙上前,拦住齐隶去路,笑眯眯地说道:“师兄且安坐,太子手谕没有,却有口谕。只是请师兄帮个忙,让他们张口嘴就行,还望师兄不要拒绝。”
恩赏是姜述每年分给文武重臣的私赠,从内府划出,不计于财政司。所谓冰敬、炭敬,是旧朝时沿袭下来的送礼的名堂,类似现在的降温费和烤火费。刘晔久随姜述左右,了解姜述喜恶,可以让家人经商赚钱,但是送礼的钱他是绝对不要的。听到刘可问起这事,刘晔起身向北躬身,肃然道:“家中薄有微产,我也爱惜名声,所以从不想取不义之财,以免玷辱了祖宗,也辜负了陛下的重托。”
姜策自打闯宫事件以后,与曹家划清界限,已经取得姜靖信任,不久升任为虎卫营校尉。前期姜行等人就国,姜策不愿到任,姜靖就让姜策接了姜行的职务,担任司隶校尉中军和*图*书司马,现在已是营将级别。姜策自曹家出事以后,行事十分低调,除了进宫给曹羡请安或去牢中看望曹操,平常不是在衙门就是在别居,很少与外人联系,出入时多有侍卫,又有少年营高手随侍,怎么会突然遇刺?
倭东王是姜策的封号,姜策是曹羡之子,曹操的外孙,身份十分敏感。姜策上次闯宫受到惩治,母族曹家又接连出事,外人看来姜策与姜靖虽是兄弟,但是绝不会同心。事实恰恰相反,姜策在闯宫事件以后,坚决与曹家划清界限,积极向姜靖靠拢,与姜靖之间的兄弟感情恢复得很快,在姜行就国后接任司隶中军司马,显然已被姜靖列入经检验可以依赖的兄弟之一。
小院大堂室内,聚集着不少人。姜靖坐在主位上,身前坐着四位白发苍苍的老者,左侧是久未露面的于吉、左慈,右侧是华佗和张机两人。熙靖、熙影姐妹站在姜靖身后,于吉、左慈身后站着姜威和董睦,华佗、张机身后站着典韦、高顺、关兴。刘可现在担任廷尉,是有份量的九卿之一,进入室内环视一圈,并无任何优越感,情报系统三大巨头聚齐,加上内府数位名将,每一个都是帝国很有影响力的人。
刘晔摇了摇头,道:“这事若是单一考虑,像是有人动了手脚,嫌疑人也好确定。但若综合考虑,牵扯人数太多,相互间盘根错节,要寻出其中的共性,却不好找。总不会是诸家多年前就相互串通,想推翻新朝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