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560章 敬妃继母的出身!

岳石近日调查依然没有结果,饭后一个人呆在房中,将敬家上下的姓名写在一张纸上,正对着纸张深思。这时只见冯春推门而入,脸色有些异常,岳石问道:“为何如此慌张?”
玉称子话音刚落,冯春带着医师进门,道:“启禀统领,伤者十二人,七人轻伤或被点中穴道,五人伤势严重,需要送到医馆救治。”
岳石想了想,道:“敌人身手太高,我们的人实力单薄,不宜再分兵,给兵曹情报官传达消息,让兵曹派人前来接应,送伤者到兵曹接受救治。再给总部发消息,申请援兵。”
冯春想了想,道:“我没有看到此人身影,若是见到,说不到就会猜出是谁。最有可能是由氏,可那个声音不像女人,如果是男人,我实在猜不出此人身份。”
岳石说话时忧心忡忡,自信心显然受到打击。这次他带人来查案,本来以为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,不料案情还没有什么进展,人身已经受到威胁。护卫伤势虽不致命,但都是情报司的好手,若非身边还有几名琅琊宫高手,来人再来一次偷袭,岳石即使性命无虞,手下也会无人可用。这种情况,怎能不教他愁眉深锁?
收都子面貌粗豪,内心却很精细,想了想说道:“冯春武艺不低,能在瞬间吓他而不被发现,此人不是易与之辈。即使光线昏暗,但以冯春的目力,我们在场几人就很难做到。”
岳石不怒反喜,道:“这人hetushu.com装神弄鬼,是觉察到了不对,也就是说我们已经触撞到了他们的痛处,我们本来没有什么线索,这下说不定会有突破。”
岳石道:“言莫武艺如何?”
岳石话音未落,这时只听外面传来示警的声音,众人顿时色变,冲出门来看时,却见十余名护卫受伤倒在地上。岳石连忙率人上前救治伤者,玉称子等人则散开寻找敌踪。
岳石闻言道:“肯定会有,不过少些罢了……”
岳石沉思一会,道:“此人要吓冯春?难道还有什么目的?”
唐羌、兰羌、西羌、烧当羌当初入侵中原,给姜述带来不少麻烦,姜述最终下达屠族令,诸羌除了部分降卒,其余人多被屠灭。诸羌遗民即使逃得性命,为了避祸,也会托言是别的民族,由氏慌报来历没有什么好奇怪的。
伤势较重的五人,都伤在颈部,伤口有毒,伤处黑里翻青。医师认为这是一种诡怪、奇异的剧毒,有极强烈的毒性,若不彻底清除,毒质潜伏一段时期,可能因为别的缘故激发,相当难以控制。
玉称子道:“说起这事的老武师,也未去过雪宫,年少时听他一位师叔说起这事。他师叔名叫言莫,当年是益州有名人物,绰名叫雪枪无敌。言莫当年为救朋友,冒着生命危险上雪山采药,不想误入雪宫,被雪宫主人扣留,与雪宫主人就此相识,两人还发生些暧昧。后来言莫寻到药,下山和-图-书救了朋友,再也未回雪宫。雪宫主人等了数年,亲自下山来寻言莫,不知何等原因,两人一言不合,大打出手,言莫被雪宫主人打伤,幸得人多势众,方保得性命。雪宫主人被逼退,愤愤地回山,此后下了一道禁令:‘严禁汉人入内。’我想言莫与雪宫主人应是因爱成仇,既然可能成为情侣,我想雪宫主人年纪与言莫相仿,今年应该七旬左右。言莫曾对这位师侄说起过雪宫,说其内多是女子,约有百余名宫女,学武的儿童也有数十名。”
玉称子道:“言莫虽然已经过世,但据我了解,言莫年轻时曾与玉霄道长过手,力战百余合惜败于玉霄道长手下,言莫的武艺应是不低。”
岳石刚才这番动作,冯春都看在眼里,立即猜出其中的缘故,待岳石回室点起灯火,上前请罪道:“在下引贼人来此,甘领失职之罪。”
岳石说到这里,稍微一顿,道:“也没有什么可怕的,此人吓唬你,是因为你接近敬春盘问,已引起此人怀疑。这人能在你颈后吐气,而你毫无所察,说明此人有能力轻松取你性命。此人没有如此,不外乎有两个目的:其一担心伤你性命,追查下去,这人身份将掩饰不住;其二想恐吓你一下,如果能把你唬走,就没有必要伤害你。另外,还有一个可能,怀疑你不是一个人,跟踪你寻出背后的人来。此人武功若是真的够高,实力够强,用不着花那和-图-书么多心思去扮鬼扮妖。”
不久玉称子等人回到室内,沮丧地摇了摇头,岳石道:“对手已经动手伤人了,也许开始的时候,对方只在警告、吓唬,现在他们开始下毒手了。”
冯春想着心事,往前走着,四周十分黑暗,只有手中的风灯散发出微弱的光芒。这时,身后突然响起一声叹息,冯春猛然回头,但是什么也看不见,那声充满凄凉的叹息,似是突兀地从天而降,又突兀地消失,又似从来没有出现过。
几名护卫都摇了摇头,岳石摆了摆手,让人请琅琊宫弟子过来议事。这几人为首的是玉称子,曾经参与护卫天书,丰都子和收都子也在其中。
冯春方才还在推演扮鬼的事情,遇见这种事情,心中不由发虚,浑身顿时生出寒粟,加快脚步直奔岳石等人的居处。
玉称子是个很乐观的人,见室内气氛有些压抑,道:“既来之,则安之。无论来者是人是鬼,用意无非是攻心之策,想把我们唬得失了方寸。但是我们不怕他,因为我们有强大的援军。”
岳石道:“雪宫主人年纪多大了?宫中共有多少人?”
冯春将方才的事情说出来,岳石忽然一凛,继而吹灭灯火,纵身从门口出去,遥见墙头一个黑影飞速离去。岳石并没有追赶,略想一想,招呼几名护卫上前,道:“你们刚才没有什么发现?”
从敬纪不敢娶由氏进门来看,敬纪本来极爱这位娇妻,但自由氏抱子进门,hetushu.com这件事情再也无可掩饰。敬齐眉因为母亲这件事,性格变得暴戾,惹得由氏烦心不已,由氏无奈之下,扮鬼恐吓敬齐眉没有什么效果,最终想了个办法害了敬齐眉。
丰都子道:“对方既然那么神秘莫测,片刻之间,重创我们十余名护卫,身手如此高强,武功不可小觑。”
玉称子离京之时就已查过由氏出身,近期主要在查与由氏有关联的江湖人物。玉称子答道:“由氏并非在西域学的武,而是在西州雪山,雪山上有处秘地,名叫雪宫。雪宫在何处,里面有多少人,情报司档案并没有记载。我前日与益州一名老武师聊天,他说曾听人说过,雪宫位于雪宫半山腰,那里有处山谷,并不似人们想像的那般寒冷,有树有花,似是一处世外桃源。雪宫原是唐羌皇族一名公主的行宫,此女崇拜宗教,坚不出嫁,不知从何处学了一身高超武艺,平常就在雪宫教导宫女。这些宫女武艺也不低,平常上下雪山如走平地,唐羌皇族有愿学道法武功的少女,有的从小就寄养在雪宫。以由氏的年纪判断,由氏并非西域出身,而是唐羌皇族后人,为了避祸,才说是西域人。”
也就是说,就算暂时控制了它,也难保日后不再复发,而且发作的方式无可预料,也难以治愈。要想根治首先在解决一个问题,辩认是何种毒,然后对症下药。
岳石低头想了一会,道:“雪宫宫女上下雪山如在平地,估计轻m.hetushu.com身术很好,雪宫主人击败过言莫,武功应该很高。若是雪宫一脉会夺魂法术,嫌疑最大。”
说到这里,岳石微微叹了一口气,问玉称子道:“由氏是何门派出身?”
随行医师是华佗第二批弟子,名叫贾载,现任情报司次医督,医术非常高明,向前一步,拱手为礼,道:“禀报统领,这种毒药十分古怪,成分复杂,短时间很难分析出来。伤口流出的血水似黑胶,妖黑遮过红色,医学教案没有此类记载。属下无能,解不了此毒,只能用恩师配备的化毒丹暂时控制症状。”
这事推理起来似乎很有道理,但是苦无实据,若想证明这事是由氏而为,首先得证明由氏会相关的道法。冯春从敬府出来,一路上就在琢磨这件事,但是如何才能证明由氏会道法呢?
岳石道:“来人之所以敢去而复来,是因为实力够强大,所以才敢如此搞,来显示他们的实力。”
收都子忽然问了一句,道:“雪宫没有男弟子吗?”
岳石揉了揉额头,道:“如果我们能想出此人的目的,或者能够推测此人的身份。假如那人是为了保护由氏而这样做,那么,装鬼就是为了把冯春吓跑,由此推论,此人若不是由氏,也必与由氏关系很深。”
这时玉称子等人推门而入,众人听着冯春转述敬春所言,又听完有人装鬼吓冯春的事,玉称子道:“这人用这种方法吓唬冯春,可能与冯春相识,又关心敬家的事情,这人不难寻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