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564章 寂寞的开裆女官!

汉灵帝还有更有情调的事情。西域进献了茵犀香,他就命人煮成汤让宫女沐浴,把沐浴完的漂着脂粉的水倒在河渠里,称作“流香渠”。对着这香艳旖旎的景象,汉灵帝感叹道:“假如一万年都这样的话,那真就是天上的神仙了。”
曹羡看看外面的天色,点了点头,无奈地说道:“多谢大子!”
姜靖笑道:“只是些跳梁小丑,不足为惧。”
姜述少年时可以出入宫中,曾经亲眼见识过开裆女官,何后当年酒醉逆推姜述那夜,也曾向姜述说过灵帝的荒淫。灵帝生前,宫中妃嫔宫女很多,灵帝死时,部分妃嫔宫女或是亡于兵乱,或是趁乱逃出宫去。董卓当权时,利用权势弄了不少宫女出宫。姜述攻伐洛阳以后,宫中妃嫔宫女已经十不存一。姜述立朝以后,接连释放数批旧朝妃嫔宫女出宫,剩余有名位的妃嫔约有十余名,其余不便释放的开裆女官约有数十人,安排起来甚是难为。
所谓开裆女官,是汉灵帝当年的杰作。汉灵帝刘宏的谥号为“灵”,这个“灵”字在谥法中解释为:“乱而不损曰灵”。这位皇帝虽然不似史书记载的那样胡作非为,一无是处,但在与士族的交锋中,把国家折腾得够呛,大汉只是勉强没有亡在他的手里,也算是“不损”吧。至于这个“乱”就更为贴切,不但包括他为了充实内府,卖官鬻爵,也包括他声色犬马的“后宫”。
m.hetushu.com羡忙道:“百事孝为先,策儿性命无虞,父亲却不知吉凶,请太子允我先赴天牢看望父亲,再去看望策儿。”
熙影进屋,给张宁、姜靖问安毕,道:“老二十二溜到北宫西北角,与一名旧朝嫔妃幽会,被巡逻的女卫捉个正着。”
也就是说,皇帝要在短短的半个月里和这一百二十一个女子颠鸾倒凤。这份任务实在艰巨,做皇帝得鞠躬尽瘁才行,也难怪东汉那么多皇帝都短命而亡。不过由此可以看出,只要不是皇后,即使贵为夫人九嫔,也得大家一起任皇帝当众乱搞,这么一比,小小宫女穿个开裆裤,就实在算不了什么了。
汉灵帝游玩的兴趣不仅限于这座裸游馆,他还挺会引导时尚新潮流。他发明了一种驴车,比起马车来,既轻便又时尚。皇帝亲自驾着驴车在上林苑转悠,一脸的得意洋洋。有了大汉天子倡导于上,这种驴车很快就在京城里流行起来。上至王公,下至百姓,无不以拥有一辆驴车为荣,导致驴的价格直线上涨,甚至超过了马价。除了驴,汉灵帝还喜欢养狗,甚至把狗唤作“爱卿”。而“爱卿”这个词,通常是皇帝对大臣的称呼。汉灵帝大概受到了启发,就给一只狗戴上文官所用的进贤冠和绶带,让它后腿直立,摇摇摆摆地走了起来。他还乐得拍手大叫:“好一个狗官!”旁边的大臣听了,和*图*书真是哭也不是,笑也不是,感到受了侮辱,却也无可奈何。不过,汉灵帝的官不少都是拿钱买的,只会欺压百姓,作恶多端,其行为只怕还不如一只狗。叫他们“狗官”,倒是名副其实呢。
曹羡一怔,眼眶顿时溢出泪来,又跪了下来,道:“太子,求你放我今夜出宫看看,让我探望一下父亲,再去看一眼策儿。”
姜靖娶了十余妻,只有凤舞一人被封为太子妃,余人皆是平妻,并无侧妃等封号,仿太史柔故例,封了一品夫人,影夫人指的是荀熙影。
姜靖点了点头,当即写了一道手令,唤来左丰,道:“你多带护卫护送曹妃出宫,限一个时辰回宫。”
姜靖想了想,让人取上纸笔,似是不经意地说道:“我写道手谕,姨娘先去别居看望十三弟,再去天牢探望孟德公。”
熙影道:“我方才问过,老十三遇刺的消息传到宫中,华嫔意不自安,求了太子妃,让老二十二回宫住一晚。”
对于荒淫的汉灵帝来说,这开裆裤也毕竟是一种障碍,他还有更新的创意。中平三年,他在西园修建了一千间房屋。让人采来绿色的苔藓覆盖在台阶上面,引来渠水绕着各个门槛,到处环流。渠水中种植着南国进献的荷花,花大如盖,高一丈有余,荷叶夜舒昼卷,一茎有四莲丛生,名叫“夜舒荷”。又因为这种莲荷在月亮出来后叶子才舒展开,月神名望舒,就又hetushu.com叫它“望舒荷”。在这个恍如仙境的花园里,汉灵帝命令宫女们都脱光了衣服,嬉戏追逐。有时他自己高兴起来,也脱了衣服和她们打成一片。所以,他就给这处花园赐名为“裸游馆”。
姜靖一怔,道:“老二十二不是在东宫了?什么时候开禁的?”
曹羡千恩万谢,跟随左丰出房。望着曹羡身影消失,姜靖脸色一变,冷哼一声,道:“毒伤十三弟在先,这次是要先收父亲灵魂,再夺十三弟的舍了!来人……”
历史上说灵帝胡闹时,嫔妃宫女全穿开裆裤,并不全对。若是丑笨蠢的女人,自然不需要穿,只有灵帝看得上的宫女,才可能被临幸,有穿开裆裤的资格。非常可笑的是,确定穿开档裤资格的,并非别人,而是灵帝的皇后何后。
姜靖叹了口气,道:“老十三服了华老配的药,生命无忧,我已安排人手查案,寻找解药,想必近期就会有好消息。姨娘既然心焦,出宫不是不可以,现在天色太晚,能否等明天一早再去?”
这些开裆女官年纪不大,有些比万年公主还小,当初陪着灵帝胡闹,有破身者,也有完璧者,当初皆有女官执事,即宫中最低档的妃嫔。寻常宫女娘家有人的,出宫可以寻门亲事,过上平常人的生活。但是这些女官名义上属于灵帝的妃嫔,若是放出宫去嫁给常人,就是对旧朝皇族不敬。姜述最后没有考虑出解决方案,就与何后、马和-图-书后商议,在北宫分殿居住,每月派发钱粮奉养。
说到这里,忽听门外通传,道:“影夫人到!”
姜靖更感觉事情不对头,道:“是那位嫔妃?”
张宁初时听不明白,待姜靖说完,细思一会才恍然大悟。姜靖唤张一安、张一全进屋,仔细嘱咐两人几句,两人匆匆出房。张宁目视姜靖,见他一脸倦容,心痛地说道:“最近事情接二连三,真是难为靖儿了。”
熙影瞄了一眼张宁,小声说道:“那位女子不会武艺,弄出响声,引起女卫警觉。”
姜靖略一犹豫,道:“还有一事,孟德公午后昏迷不醒,夫人派人急报,我安排华老和张老去天牢了。”
说起来,这种男男女女一起光着屁股打打闹闹的创意,并不是汉灵帝第一个想出来的,商代有名的暴君纣王就干过这样的事情。他那个有名的“酒池肉林”,就是以酒为池,悬肉作林,让男女一起脱光了衣服来做“长夜之饮”。不过那时毕竟是上古,物资条件匮乏,人们也想不出什么新花样,只以满足口腹为第一要务,所谓“酒池肉林”不过是附带而已。汉灵帝既然是威震四方的大汉天子,自然要比那个比部落酋长好不了多少的商纣王有情调。于是,当夏天到来的时候,他就选择肌肤如玉,身体轻盈的宫女执篙划船,摇漾在渠水中。有时盛夏酷暑,他还命人故意沉船水里,观看落在水中的裸体宫娥们玉一般华艳的肌肤。这些宫女的http://www.hetushu.com年纪都在十二岁以上十八岁以下,正值青春年少,妖娆如花。汉灵帝看着她们载沉载浮,莺歌燕语喧闹一片,自然心怀大畅,不免也下水与她们“裸游”一番。他还让宫女们演奏《招商七言》的歌曲来招来凉气,于是莺莺燕燕们便品丝调竹,曼曲轻歌起来:凉风起兮日照渠,青荷昼偃叶夜舒,惟日不足乐有余,清丝流管歌玉凫,千年万岁喜难逾。
熙影道:“不是正式封的嫔妃,是一名开裆女官,在旧朝册上没有临幸记录,陛下当初处理这批女子时,皆按低级嫔妃待遇奉养。”
姜靖琢磨一会,感觉不对,道:“老二十二武功已有根基,若真做这件事情,岂能让寻常女卫抓住?”
汉灵帝登基时十二岁,随着年龄的增长,他对女人的兴趣也就随之增加,好色的本性渐渐暴露出来。他命令宫中所有的嫔妃和宫女都必须穿着开裆裤,而且里面什么都不穿,为的就是临幸起来方便,直接按倒就成,否则还要宽衣解带,岂不是扫了龙兴?这种荒唐的行为实在令人瞠目结舌,不过在汉代还算不得不能接受。大儒郑玄曾在《周礼》注中,为灵帝精心制出过一份临幸日程表:“女御八十一人,当九夕。世妇二十七人,当三夕。九嫔九人,当一夕。三夫人,当一夕。后,当一夕。十五日而偏。”
张宁上前搀扶曹羡起来,扭头对姜靖道:“曹妃现在这个心态,若是不出宫见老十三一面,怕是睡卧不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