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565章 受人诱惑的少年!

此时天色已黑,月亮还未升起,但是宫灯已经点亮。姜章借着灯光细看,见妙仙年纪虽大,但长相确实很美,又有一股媚态,鬼迷心窍,借势将妙仙搂住,吻向她的红唇。
姜靖见妙仙脸上满是喜悦之色,不由暗叹一声,心道这些女子只是沾些名份,就一世出不得宫,都是些可怜人。姜靖道:“这事我跟太后、皇后商议一下,若想嫁给老二十二,得先给你出籍,转为寻常女官。奉平夫人与奉安夫人原先掌管后宫,奉平夫人随子远赴美洲,你若想出籍,得亲自去求奉安夫人松口,太后或皇后才好说话。”
妙仙道:“八岁。”
看着女卫并未发现,妙仙长吁了一口气,忽然觉得身后有个硬硬的东西,顺手往后捞去,抓在手中才发觉,原来是小姜章。妙仙虽是开裆女官出身,却是干净身子,不由吓了一跳,情不自禁惊呼出声。
姜章回到卧室,计算时辰将到,换上夜行衣,瞅着女卫巡逻的空档溜了过去,借着花树遮掩,很快来到御花园。妙仙与姜章一吻定情,心里比姜章还要着急,早就来到附近等候。
姜靖听完熙影的汇报,很快意识到这是对手发动的另一场阴谋。华嫔求凤舞放姜章回去,又在那个时间段去御道场赐福,姜章前去寻她,恰好路遇妙仙,闹出这件丑事,应是幕后有人策划,可幕后人用意何在?
姜章来到道观门口时,恰好张春华上完香出http://www.hetushu.com来,连忙上前问安。众人簇拥张春华母子回宫,母子两人说了会话,见夜色已深,张春华让姜章回房休息。
姜章故意弄出声响,引得女卫来追,不想妙仙又没隐藏好,被女卫搜了出来。姜章熟悉地形,武艺不低,绕个圈子,很快甩开女卫,正在盘算从那条路回宫时,听到那边传来女卫喝问妙仙的声音,不由自叹倒霉,心道好汉做事好汉当,不能让这弱女子独自承担责任,何况妙仙被抓,迟早会说出他来,当即主动向女卫自首。
姜章不认识妙仙,见妙仙身着未配标饰的女官衣物,以为是寻常女官,扶起妙仙就想走。妙仙认得姜章,见姜章已经长大成人,相貌英武逼人,沉寂多年的芳心瞬间萌动,借势起身,竟软绵绵地倒在姜章身上。
女子动了心思,想要收回很难,妙仙没勾搭上姜述,就开始打其余男子的主意。可惜宫中男子,除了姜述就是诸位皇子,其余常在宫中走动的男子,顾忌身家性命,谁敢在后宫惹是生非?所以妙仙费尽心思,也没勾上一个男子,时间一长,心性逐渐也就淡了。
姜章胆子再大,也不敢在宫中与女卫动手,略想一下,十分光棍地将妙仙放下,将衣物迅速分捡出来,自个儿迅速套上外衣,将妙仙放在暗处,小声说道:“你躲在这里别动,我引开她们。”
姜述自从恢复洛和图书阳以来,就有自由出入后宫的权力,妙仙那时存着念想,打听姜述常走的路径,经常在半路等候,寻找机会接近姜述。姜述虽有风流的名声,实际上并非滥情之人,家中名媛无数,个个如狼似虎,对外边的野花很少动心,所以妙仙使尽手段,也没有如愿。
姜靖默算一下,妙仙的年纪应该与万年公主相仿,姜章真若纳她为妾,等于娶了个娘回家。这件事情实质就是深宫怨妇勾搭上皇子,倘若妙仙只是寻常女官,只要太后或皇后同意,姜章纳入房中为妾,算不上什么大事。姜靖琢磨一会,问道:“妙仙,若是老二十二娶你为妾,你愿嫁吗?”
姜章放下妙仙,匆匆收拾衣物,待要抱着妙仙离开时,已经无法遮掩身形。巡逻的女卫配有琅琊宫出身的女弟子,在后面急追,姜章怀里抱着一人,眼看就要被女卫追上。
妙仙忙不迭答应下来,道:“好,明日一早我就去求奉安夫人。”
妙仙擦擦眼泪,道:“中平元年。”
妙仙上前行礼时,姜靖已经瞧清她的模样,妙仙的年纪比姜章的母亲还大,外表看起来却只有二十四五,生得确实不错。姜靖盘算一会,道:“妙仙,你那年进的宫?”
耐不住寂寞的就是这十余名开裆女官,年纪正在三旬左右,生得又是貌美如花,每日温饱无忧,就会生出别样心思。犯事的女官名叫妙仙,是诸女中姿色最美的一人,m.hetushu•com年纪也小,据说尚是完璧。
妙仙自从成人,就想攀上皇帝或皇子,过上正常人的生活,否则也不会主动勾搭姜章,听到姜靖这话,不由大喜过望,抬头说道:“愿意。”
姜靖来到女卫公房,妙仙坐在内房正在哭泣,衣服已经穿好,只是稍显凌乱。姜靖只让熙影陪同,让余人皆出门,出声说道:“你先别哭,这事既然出了,还得想法善后才好。”
姜靖话锋一转,道:“你今天晚上为何会去御花园?”
两人已经撩开面纱,见了面也不客套,姜章一把将妙仙抄起,就往树影深处走出。姜章虽是新手,但是这些事情一旦开了窍,后续事情无师自通。不一会除去妙仙外衣,露出红色的内衣来,姜章急匆匆地脱下衣裳,正要除去妙仙内衣,只听北边传来一阵脚步声。
过了数年,姜中、姜华这些男子年纪渐长,但又格守琅琊宫规矩,即使有色心,也不敢轻泄元阳,何况十四岁成人后,都要迁到宫外居住,即使对妙仙有意,也寻找不到苟合的机会。
随着时间流逝,万年公主都已超过三旬,旧朝后妃年纪大的,已有不少亡故,健在的有名位的妃嫔,年纪多在四旬开外,医食无忧,大多信奉国教,每日诵读典籍,在宫中消磨时光,等待死神的降临。
女卫听见这边动静,立即排成散阵,疾快地围了过来。若是姜章一人还好说,只需施展身法,借着黑夜掩护,http://www.hetushu.com尽可以逃出去。可是妙仙不会武艺,非得落于女卫手中不可,以目前衣衫不整的模样,女卫肯定要查个水落石出。姜章一把抱起妙仙,欲要施展身法离去,妙仙在旁提醒道:“衣物落在这里,会出问题的。”
妙仙犹豫一会,脸色一红,道:“守着太子,我不敢说假话。说起来也是羞人,说我不守妇道也好,不知羞耻也罢,总之我不愿这样老死宫中,宁愿嫁给平民为妾,也不愿过这种日子。有时我甚至在想,只要是个男人,我都愿意嫁给他。我们平常在北宫居住,根本没有出宫的机会,想见男人一面,只能在路上才能遇见。御花园是通往道场的必经之路,我常在御花园散步,只是想见见男子而已。”
姜靖又问道:“那年你多大?”
姜章一惊,晓得此女应是开裆女官,欲要慧剑斩断这段情缘,可是刚尝过滋味,又委实割舍不得。姜章望望天色,心道母妃上香时间将至,不能再耽误时间,对妙仙说道:“我得去接母妃,待母妃睡下再出来会你,两个时辰以后你在此处等我。”
两人知道这是巡逻的女卫,皆屏息静气,一丝也不敢动弹。女卫巡逻到附近,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,一边小声说着话,一边继续向前巡逻。
妙仙泪眼朦胧,闻声抬头一看,认得是太子,连忙上前行礼,跪在地上不敢抬头。前朝妃嫔权势早无,妙仙这些开裆女官身份更低,虽有低品嫔妃hetushu.com的名分,但在宫中的地位还比不上寻常女官。
妙仙笑道:“我才不是女官,我是旧朝嫔妃,比你大两辈,你得称我奶奶才对。”
妙仙多年以来寻的就是这个机会,毫不犹豫,反客为主,两人这场激吻,浑然忘了时间。姜章新荆初发,尝到这美妙滋味,不由恋恋不舍,但是尚存理智,知道现在不是时候,强自忍住心头欲望,问道:“你是那宫的女官?”
姜章考虑得很简单,以为这妙仙名义上是旧朝嫔妃,实际上就是一个高品宫女,既然有这段孽缘,就求太子应允,娶进门给个名分就是。却不知此事涉及旧朝皇族的脸面,姜章真若娶妙仙为妾,外人会怎样看待皇家?北宫三夫人及万年公主会怎么想?旧朝皇族又会怎么想?
妙仙与姜章似有往世怨孽,姜章平常即使不禁足东宫,也很少来北宫,与妙仙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。今天姜策遇刺的消息传进宫中,张春华念起姜章,派人去求凤舞,想让姜章回宫住上一宿。张春华在宫中等了一会,打听到宫门未下锁,就带着女官护卫前往北宫上香,去为姜章祈福。
姜章已经十三岁,近日禁足东宫,偶尔听了姜靖一次壁角,通了心窍,当夜遗精成了人。正在这个时候,接到解禁回宫的通知,当下高高兴兴出了东宫,来到母亲宫中,听说母亲去了北宫道观,一路寻了过去,走到北宫御花园小径,拐弯时正好妙仙迎面而来,躲闪不及,不慎将妙仙撞倒在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