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570章 法正眼中的太子!

到了正堂,姜靖亲执法正的手,将法正让在客位上就座。这份自然流露的尊重,让法正十分感动,但他没有急于说话,也没有表达谢意,他知道姜靖的性情,有话肯定不愿藏着掖着。果然,姜靖落座以后,不待女官上茶,就道:“父皇当年曾道,孝直公世上大才,善于奇谋,应该用于治军,不应用于治政。父皇因此常常自责,认为埋没了孝直公,是用人失误。我能力不及父皇,威望更是拍马难及,监国这段时间,事情接连不断,身边真得缺少帮手啊。你是父皇信重的人,现在又赋闲在家,你不帮我可不行啊。”
在场的人听到太子这样说,才知道这人原来是鼎鼎大名的法正法孝直。姜靖挥挥手,让张一安先引法正过去,面向众人细看,见大多数人认识,笑道:“你们都是来述职上任的?”然后分别指着几人,道:“你们几个都是我点名去地方任职的,今天忙,你们先回吧,临行前写个折子,将赴任后的计划大略写一下就行。”
姜靖摸了摸鼻子,叹息道:“刘季治正因为与我是同学,刘子扬又是父皇的嫡系,办这个案子才让我左右为难。若是轻纵了刘子扬,世家人就会攻击我徇情枉法,说我不以法治国。但若重处刘子扬,父皇回朝之日,我如何向父皇交待?坐在这个位置上,难啊!孝直公,你是刘子扬的朋友,你得多想想法子,我们面对的敌人表面实力不大,但是潜势力极大,对付完刘和_图_书子扬,现在又要对付皇子,你不出力可不行。”
姜靖受了半礼,就满面堆笑,扶着法正的手臂,道:“孝直公,真没想到您会进京,看你这面色,比以前精神多了,看来回乡这几年,真正享了几年清福。请到正堂述话。”
这下子,客堂的人顿时发了傻,蒙太子召见是一种荣幸,多聊几句就在同僚间倍有面子,现在太子亲自来请,谁有这么大面子?众人多是才俊,很快反应过来,立起身来,上前恭敬行礼。法正微微一笑,款款走上前来,从容不迫地拱手为礼,道:“法正见过太子!”
法正接下来应该说的是“管吩咐”三字,但是话在嘴边,猛然想起如此算是将自己贱卖了,当下停口不言,心里琢磨如何接话。姜靖何等心思,当下接着说道:“孝直公不要说出口来,这吩咐两字是绝对不敢当的。孝直公先在东宫任职,随我左右谋划,日后相中那个出缺职位,我想法为孝直公安排。眼下这个局面,孝直公恐怕不知内情,这世家人在后兴风作浪,对我的攻势一波接着一波,你的好友刘子扬就是折在他们手中。这案子现在基本已经查明,很多案子跟刘子扬关联不大,都是世家人多年前刻意谋划,将刘子扬一步步拖下水。只是陪上几名子弟,却损失了朝廷大把银钱,还拉下一名德高望众的才智之士,好阴损的手段啊!刘子扬跟您一样,都是看着我长大的,都是父皇最信重的人http://m.hetushu.com,现在帝国讲究法治,这案子报在我这里,你说我怎么办?为了刘子扬,我无奈之下只好办了一个朝廷公议会,将太后、皇后、文和公、文若公、奉孝公、长生公、士元公、大师兄拉进来,以诸人对刘子扬的关系,处罚不会太严厉的,但对那些背后生事者,这次不砍几颗脑袋,怕是震慑不住这些跳梁小丑啊!”
法正琢磨一会,刘晔是姜逆的谋主,皇后这票是铁定的,太后与刘晔熟悉,也不会说刘晔的坏话。其余六名公议会成员,皆是姜述嫡系或弟子,与刘晔私交不错,看来自己这次进京给刘晔求情,是多此一举。法正想到这里,并未开口为刘晔说情,道:“听说刘陶与太子是同学?”
法正听到前半段,正要说话辞谢,不料姜靖说话跳跃,问话又不能不答,道:“在宫外吃过了……”
法正这下才尝到太子的厉害,姜靖先给自己安上帮忙这个任务,不待自己推辞,就跳跃着问话,再将难处摆在明面上,法正如何辞得掉?若不给姜靖寻出好法子,这告辞回乡的话如何好意思张得开口?
就在法正倾听之时,门口忽然一声高喊:“太子到!”随着喊声,姜靖已经跨进了房门。
法正在姜述身边呆的那几年,职能位置虽然重要,名望却不高,除了丞相府那般旧臣,就与宫中后妃皇子熟悉。后来出掌幽州多年,回乡也有多时,京城里寻常小官多不认识他。hetushu.com法正嘿嘿冷笑一声,也不吭气,寻个座位大大方方坐在那里。
法正恩怨分明,注重面子,受姜靖如此敬重,又听说姜述这样推崇自己,心中难免得意,口上却谦道:“太子过奖,有用着我的地方,太子尽……。”
姜靖不待法正说完,笑道:“孝直公,所谓旁观者清,你这几年冷眼旁观,肯定有许多真知酌见,还得多给我提点一二。否则父皇回朝时,见天下搞得一团糟,还不得一脚将我踢到美洲去?”
姜靖笑着出室,抓着法正的右手,道:“孝直公,您是父皇看重的左右手,我奉旨监国,身边正好缺人指点,这次来京可不许再逃回乡去,得陪我吃几年累才行。”不待法正说话,姜靖忽然想起一事,道:“孝直公用午饭了吗?”
姜靖这话味道很浓,虽未明言,但却瞒不住法正这个绝顶聪明的人,这是要他公私兼顾,替刘子扬报仇,以对付世家为己任。此时此刻,法正也无台阶可下,只能表明自己的态度,立起身来,施礼道:“在下原先只是一个小小县令,陛下委以重任,出任幽州时做事犯了错,回籍思过数年,太子现在如此推崇,这样的恩遇自古有几人?为了报答陛下与太子的思德,即使在下粉身碎骨也不惜。况且太子监国以来,大刀阔斧,雷厉风行,已经展现出英主风姿,太子有令,在下安敢不从。”
姜靖虽让张一安引法正先行,可法正怎好先行过去?停在门口等着姜靖,姜靖和-图-书的话听得明明白白,行动举止也看得清清楚楚。姜靖圆润的语言艺术,老练的处事手段,雷厉风行的作风,法正早有耳闻。现在姜靖成了太子,言谈举止让人如沐春风,显得十分得体,带着上位者的贵气,却不让人感觉高高在上,已有几分帝王之风,这让法正暗暗点头。
张一安与众人点了点头,笑笑,招呼女官给法正奉上茶,就退了下去。法正这幅尊容,比张松自然要好,个子不矮,瘦长脸,瘦弱的身子,胡子又细又长,连眼睛也是狭长的,不过眼睛很明亮,闪着贼亮贼亮的光芒。概括来说,除了一双眼睛精神,其余的确实让人不敢恭维。
这些官员年纪都不大,多是国学弟子出身,正在谈论时政利弊,见识有高的也有低的,但有一个共同点,说话不虚,大都落在实处。法正因为进来时有些丢面子,对这些人印象很不好,这时也不得不暗自点头,认为这帮人能干实事。
又转向几位面生的,诸一问道名字。这批官员外放至少也是郡丞,姜靖记忆力很好,笑道:“你们几个虽然见面不识,名字却不陌生,亚相对你们可是赞不绝口。按理说今天应该好好聊聊,可是今天事情碰到一块了,没有太多时间细聊。说起来,你们都是国学弟子,不是外人,也不必虚着套着,我说几句实话,到任后记着公心两字,忘掉私心,肯定还会继续升。还有,遇到不平事,我准你们上专折的权利。”
姜靖廖廖一席话,尽收众人之hetushu.com心,他笑着环视众人一遍,温和地分别叮嘱几句,最后说道:“你们准备上任吧,有些事来不及说的,我会分别给你们去信。下次进京述职时,我希望听到你们的好消息。”
这波前来求见姜靖的人,多是军政两衙的京官,最近调到地方,临行前过来述职。这是姜靖定下的规矩,述职不能流于形式,平常述职的地方官要详细汇报,新任官员要讲述到任后的打算。这个新规定有三个好处,其一姜靖可以把把关,感觉水平不行的,伸一把手直接拦住;其二借这个机会了解下情;其三见面时感觉有能力的,多鼓励几句,多拉拢一下,设法引为己用。
姜靖回头一看,见法正等在门口,道:“孝直公,您是看着我长大的,怎还这样客气?”说完,扭头对室内众人道:“各位,出仕地方不唯追求政绩,而且还要有长远眼光。你们这几位,有六名太守,三名郡尉,两名郡丞。你们沿途多观察,尤其出成绩的地方。通过观察,学习别人的成功之处,避免别人的败笔,取长避短,摸索经验。到任后不要急于求成,谋定而后动,将细节摸透,多征求别人的意见,多了解百姓的心声,因地制宜,做好远期规划,着眼细节,注重效率,团结同僚,抵制不正之风,事情没有办不成功的。孝直公还在这边等着,我不与你们细说了,也没有时间送你们。”说到这里,姜靖手指逐一虚点着室内众人,道:“下次再见时,希望你们带给我的,都是好消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