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572章 修改律法的尺度!

荀?道:“太子,境内百姓德化水平较高,已经适应认可现在的刑律,若是大规模修正,浪费精力不说,未必适合国情。我的意思是否专门修正数律,譬如制售假币者、阴蓄甲兵者、私建情报者,皆列入十不赦之罪,修改十不赦的处罚力度,恢复诛连制。”
姜靖默思一会,道:“幕后者迟早会露出马脚,只要我们的人不懈怠,早晚会将凶手揪出来。录试案已经处理完毕,妙仙案、陈耀案影响不大,刘晔案、刺杀案却是震动天下的大事,延尉拟出的方案要改一下,待新律令颁布以后,按照新律从严惩处。”
荀?见众人不开口,道:“免除诛连最初之所以受到百姓拥护,是因为诛连者确有冤枉者,涉案诸家敢明目张胆行事,依仗的就是法不责众。如这次卢家牵案来说,出面的人皆是旁系、支系,若是诛连九族,一人就能牵出数百人,再往后深挖,若是攀出主支人,主支人员密集,一人就能牵出千余人。这些人中,肯定有不知情的人,也有为人方正的人,全都砍头是否过了些。”
姜靖说话时,众人一句也没有插言,只听姜靖又说道:“父皇建立帝国,实施新法,最初颇得百姓拥护。现在建朝多年,再看这些法令,有的的确很好,但是有的需要改正,留下的空子太多,对于犯案人处置太轻。我们现在的任务,已经转向对内,专注内政,政局若想稳定,就要立下严刑,只要违纪乱法,就要狠狠惩治,免得被人钻了空子。hetushu.com
姜靖点了点头,道:“孝直公所言有理,文若公费些心思,这件事情要尽快办理。还有一事,让大齐报即刻报道,向百姓明白修改法令的范围,避免人心浮动。还有办理此事,不宜大张旗鼓宣扬,寻找可靠的人制订出来,立即在政衙公议会通过,我签发后立即发布。”
刘可在旁听了,心中极为佩服,暗道这个法孝直果然名不虚传,数言就替太子订下此事纲要。众人相互看看,皆言法正所言有理,这次修订法令,可以只就谋反罪修改,如此三日内即可走完程序,然后公示天下。
众人心里大约有了底,刘可道:“自曹操案开始,录试案、刘晔案、刺杀案、妙仙案、陈耀案,涉案人虽然不同,但是彼此千丝万缕,我认为背后应有一个黑手,将诸股势力联结起来,统一协调行动,此人不除,朝廷不宁。”
法正淡然一笑,道:“陛下施以新政,取消修正不合理的律令,所以政通人和。现在有人钻新政的空子,明知有人捣鬼,但是抓捕不得。这应该是太子准备严刑竣法的本意,我以为切中时弊。针对易出问题的群体修改相关法律,以期达到震慑霄小的目的,这些也没有问题,百姓不会有怨言。但太子不要试图改变新法大略,我说的是新法令的时效性,那样会惹得朝野不安。现在抓获宣判的人犯,应当沿用现在的律令,新律令公布以后判决的人犯,才适用于新律令。譬如曹孟德、刘子扬hetushu.com的案子,因为牵连事大,不得不拖延宣判,这些案子应当适用于原律令。何况太子的目标,不是小鱼小虾,而是隐在幕后的大家伙,何必为了小鱼小虾,违背新政以来陛下倾力推行的法令纲领?为了整饬霄小,杀一儆百,对以后的涉案人从重从快,这样就没有问题了。纳贿赎职并非十恶不赦之罪,与谋反罪有本质上的不同,这些犯案人没有必要实施诛连法。否则以后真有人谋反,如何处置?我认为刺杀皇子案应该重处,但最高刑律止于腰斩足矣。”
姜靖暗自称赞,心道法正这丞相府第一任法曹,不愧为律令大家,说出话来真有画龙点睛的效果。其中最让姜靖感到满意的几句话,其一是强调法律的时效性,同一件事情,若是没立法前做的不应追究,立法以后做的才适合于当前法令。其二目的阐述得十分精确,严刑苛法是要镇慑不法之人,不是面向寻常百姓。其三,这次修正的律法,只限于颠覆政权罪,也就是谋反罪,至于贪腐之类的不归于此例。法正所说的这几点,定出修订律令的范围,圈出一个圈子,说明这事不涉及平民百姓,也不涉及大多数官员,这样可以避免社会动荡。
姜靖平常也在注意此事,依照他的判断,寻常人办不了如此大事,有能力策划此事的,曹操下在天牢,余者最可疑的要属卢植。但据情报系统调查,卢植近期待在原籍,并无任何异动,应该与他无关。倘若不是卢植,又会是谁和-图-书呢?
刘可道:“按照太子方才所言,刺杀案可以定为谋反罪,不唯涉案人本人,即使家族也会获罪。这次刺杀十三皇子的案件,不唯是人身攻击,还隐含十分恶毒的计谋,我认为直接当事人杀无赦,皆应判处凌迟!”
姜靖想了想,道:“视情况而定,犯这些罪的都是大案,要经政衙公议会公议结果研究出处置方案。涉及范围广的,尤其涉及有影响力的家族,要经过朝廷公议会表决通过。”
若是姜述当政,他熟知历史,知晓卢毓的能力不弱于其父,遇到这样的情况,就会第一时间猜出幕后人,应是卢植全面布局,卢毓负责具体实施。姜靖不是熟悉历史的姜述,不了解卢毓的能力,根本没有想到平常低调的卢毓,是一位十分难对付的智者。
姜靖接着说道:“世家人最讲究血脉传承,只要人活下来,其余看的很轻。我就如他们的愿,让他们的人活下来,不过不再是高高在上的老爷,而是低人一等的贱民!”
荀?问道:“为首者判什么刑?斩首?腰斩?凌迟?”
姜靖默思一会,点头道:“文若公所言有理。百姓制什么假币?储什么甲兵?建什么情报?这些都是世家弄出来的事,既然他们利用法律空子,我们先修正法律再说,除了上述几点,重新制定谋反罪的刑律,犯谋反罪的最后处罚是诛九族。利用邪法加害皇子,就可以定为谋反罪!最应该诛九族!参与人诛九族!幕后指使者诛九族!知情不报者诛九族!要和*图*书立马修订法令,五日内颁布天下,这次参与老十三案子的人,拖几天按照新律审判,我不信他们不怕!世家不是人多吗?支系旁系的诛九族,直系的人诛九族,杀得人头滚滚,他们对比一下,会发现安稳度日才是最佳的选择!”
要说法令这些事情,在座的人无一人及得上法正,法正这话说出口来,余人皆没再多说什么,这事就这样定了下来。郭嘉汇报了非洲战事的过程,进程很顺利,利比亚人和努比亚人连战连败。荀?汇报的是这次绩考的结果,因为功绩司多有世家子弟,这次绩考水份很大。类似事情十分气人,姜靖却没动怒,吩咐人通知三大情报系统,分头调查取证,看来这次是要严办功绩司了。糜竺前来汇报的是新币一事,新纸币已经印出,造纸和印刷都使用了最新工艺,外界印坊数年内很难复制出来。陈群汇报的是调整税差的问题,准备在三年内,逐步拉平西部行省、中部行省与中央行省的税差。程立最后汇报的是洛阳驻军调防工作,因为涉及面较广,需要在军衙公议会上通过。
姜靖不待郭嘉说完,已知郭嘉之意,此事他已有胸有成竹,道:“解决此事有两条途径可以解决,一是使用信鸽传信,将相关议题传给不能与会的公议会成员,公议会成员拟好意见再发回。二是写授权书,授意某人代其出席公议会。譬如刘晔案,我已让延尉将情况详明写明,让情报司负责传出情报,长生公、文和公等人的意见,相信不久就会发回,那http://m.hetushu.com时才能召开公议会。”
众人想象一下,平常清傲的世家子,在边远地区与夷人杂居,每日要辛勤劳作才能维持温饱,还要忍受别人的叽笑,世世代代过着低人一等的生活,那才真正是生不如死!
法正听姜靖说出这番话,对太子更是高看一眼,姜靖用人办事不拘一格,不论虚名,讲究实效,这才是能成大事的人。法正接了一句,道:“太子想法十分完备,我无任何异议。”
姜靖饶有兴趣地望向法正,道:“请教。”
姜靖摇摇手,道:“除了砍头,还有其余刑罚,诛连法重新实施,得修改一下。人头可以少砍,没收家产,发配敢死营或边远之地,永世不能获赦。对这类人,我们另立一籍,称为罪籍,与异族人待遇相若。我们可以仁慈,不消灭他们的肉体,但要将他们转成异类,不仅要让他们感受一下受人歧视的滋味,还要让他们的子孙翻不过身来。”
郭嘉问道:“长生、公谨等人,远在罗马或月亮城,来返一趟洛阳耗时长久,这公议会……”
姜靖刚才定出大略,但是重点在诛连上,对直接当事人的处罚影响不大,刘可说出这话,是在询问姜靖对此事的态度,以便初拟判案结果时有个大略方向。姜靖想了一会,转头问法正道:“孝直公,这些贼子恶毒之极,刺杀老十三不说,竟然想出让曹操夺舍的恶毒主意,你看判处凌迟合适吗?”
姜靖与众人说话时,法正在旁翻看案宗,对详情大约有个了解,答道:“太子,我以为定凌迟太重了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