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575章 出宫要付出代价!

这些开裆宫女个个貌美如花,只是年纪大些,数量也不多,指给中部行省和西部行省诸大佬为侧妻,基本剩不下几个,再指给部分将校为正妻,这件事情便可轻松解决。
玉仙面对姜靖都毫无惧色,对上脸色冷冰冰的周巧,也没有一点心理负担,抬起眼来瞟了周巧一下,道:“嫁给正经人家为妻,是我们这群人的梦想,为了实现这个梦想,我们可以付出代价,但并不等于我们这些人,可以任由你们宰割。我可以宣誓效忠太子,嫁出门去可以帮太子监视夫家,但是我们有自己的尊严,我们可以吃苦受累,但是不许你们轻视、羞辱我们。”
这批女子的训练场地,安排在少年营营地,除了沈姑还有姜严和周巧。与笑容满面的沈姑不同,周巧满面严肃,让这郡宫女排成队列,道:“进到后宫里的人有成千上万,但有几人能见到皇帝?几人能得到皇帝的宠幸?你们都是前朝宫女,若是太子不开恩,你们就会终老宫中。现在太子发了话,你们可以出宫,但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,你们若是宣誓效忠太子,你们可以如愿嫁人,而且都会嫁给文武重臣。若是你们不想效忠太子,也可以出宫,但是以后的生活,我可保证不了安享荣华富贵……”
进来的两位女子,年纪大的东海夫人就是灵帝的妹妹东海公主,是姜述的情人之一,初立新朝时封为东海夫和_图_书人。长子公主名叫姜菲,甘怡之女,姜靖四妹。两人进宫来见周氏,都是遇上了事情,来求周氏帮她们说话的。
何后不异有它,喜道:“她们在我门前争竞,不讲礼道,原本不该顾忌她们的生死荣辱,但是相处多年,委实狠不下心去。太子看顾她们,是她们的福气,我没有什么意见。”
姜靖不待何后说完,接过话头,笑道:“一共没有多少女子,我会慎重的,不会让这些女官受苦的。还有一个办法,文和公、长生公、公谨师兄、孔明师兄等重臣,为了避嫌,都将家眷留在洛阳,在任所皆纳当地夷女为妾,若赏给他们做个侧妻,也不失为一件好事。”
法正略思一下,道:“定是卢毓居中协调,卢毓虽然不显名于世,但是陛下曾言,卢毓才智不下其父。卢植定下大策略,卢毓布置实施,太子肯定没对卢毓重点监控,对他太轻视了。”
姜靖对弟妹一向友爱,让人打听杨光的身世,见是弘农杨家人,杨修的侄子,算是大家子弟,但是禀性不好,年纪轻轻便在外面拈花惹草,平常与一群狐朋狗友饮酒狎妓,是京城有名的浪荡公子。姜靖平常最讨厌狎妓的世家公子,当即将姜菲寻来,将证据摆出来,明令姜菲以后不得再与杨光交往。姜菲最初听说杨光在外面这些事,气得粉脸煞白,当场表示听姜靖的话,也当即与http://www.hetushu•com杨光断了交往。姜菲感情受到挫折,平常抑郁寡欢,毕业后就呆在宫中,一般不愿外出。
姜靖与何后说话时,早有人送信让何姑进宫。何姑是个聪明人,不用请示就明白姜靖的心意,让这群女子先行回去收拾,然后集合随她出宫。众女不知其中深意,只知自此可以出宫,全都欢天喜地,回去整理行装去了。
玉仙虽然在宫中多年,与外界脱节已久,但是心思转得很快,在周巧说话时就明白,太子名义上发了善心让她们出宫,却并非无条件的,她们以后将成为太子的暗子。玉仙犹豫一下,环视四周,见姐妹们眼中露出期待的神色,不由长吁一口气,当先向前迈了两步,道:“我愿效忠太子!”
周巧不待何姑答话,冷哼一声,道:“想为太子效忠还挑三捡四,真是不知好歹!你们这个年纪,还想当正妻?若当侧妻,没有太子这道护身符,以你们的智商,没有多长时间就会被扫地出门。你们效忠太子开始,自此就是太子的人,若是受了委屈,太子自然会给你们寻回公道。想当太子的人可不容易,要经常一系列艰苦的训练,你们现在后悔还来得及!”
随在姜靖身后的法正,先向何后行了一礼,继而说道:“皇家自陛下举事至今,除了司马家族和袁家等少数几个世家,并没有什么死仇。处心积虑想出这些计http://www.hetushu.com策的人,肯定不是寻常人,十分熟悉宫中情况,有获得宫中消息的秘密渠道,若是此事与其余事情有关联,说明这伙人势力十分庞大,不排除是世家联手做下的事。从这件事情来看,手段看似温和,却蕴含着无数险恶的后着,以我的判断,此事应是当世著名智者所为,可是世家子弟有此智谋的,应该都在严密监视中……”
周氏自初冬犯了喘病,经过精心调养,症状不是很厉害,但说话时能听得出来。周氏笑笑,道:“我这年纪大了,身体也不好,帮不了你几年了。你父皇为人仁慈,法令松驰,你接过手来大刀阔斧,抓了不少人……”
何后略一犹豫,道:“那些粗人……”
姜靖见周氏高兴,笑道:“皇祖母,孙子这样做也是为您老人家祈福嘛。往后,您看到孙子有什么事没有做到,常常说着点。您身子骨不好,又常犯喘病,孙子着实惦记着您的身体。”
姜靖心中一惊,继而点了点头,以目示意法正一下,转向何后说道:“有品级的夫人不便放出宫,其余人若真想出宫,外祖母不妨就应允下来,出籍后我会她们指婚。有不少有功将士,长年驻守四方,娶了夷人生子育女,又不想娶为正妻,这些女子年纪虽然大些,都是正宗的汉女,相貌又不赖,想必将士们是愿意的。”
姜靖将这批女子交给何姑,并不单纯想让这批女子http://www.hetushu•com成为暗子,还有另外一层意思。从近期发生的情况看,这些女子中肯定有世家布的棋子,若是正常办案,碍于这些女子的身份,调查起来很麻烦。现在这些女子出了籍,又到了何姑手中,什么事情查不明白?
姜菲是甘怡之女,甘怡是甘宁族妹,甘家小沛分支出身,分支人口不是很多,甘怡与姜述订下婚约后,小沛这支甘家人都迁到东莱落户。甘怡长兄甘忧,识字明文,初在东莱县衙任职,逐步升任县丞、县令、郡丞,姜靖初监国时任襄城太守。
刘可并未正面回答,摇了摇头,道:“若是如此,世家人对宫中事务了如指掌,委实太可怕了。”
玉仙是这群女子的头,听到这里,忍不住问了一句,道:“我们要分开吗?”
姜靖与何后说了会话,顺便给董后请了个安,往后走时去给周氏请安。周氏听说姜靖赦了前朝女官出宫,不由高喧道号,道:“无量天尊,这也算是太子积德行善。”
姜靖皱眉想了一会,望着站在何后身后的刘可,道:“可弟,你说这事是不是世家设的局?本意就是想让这批女子出宫?”
玉仙的性情外向,敢冲敢打,在这群女子中如同领头羊,她宣誓效忠太子,余女也纷纷上前两步,盟誓效忠太子。待众女七嘴八舌地说完,玉仙望着何姑,正色道:“我们既然嫁人,与夫君就是一家人,我们可以通传信息,但是绝不会出手伤害我们和-图-书以后的家人。”
姜靖见是这两人,不用听她们诉说,就明白是怎么回事。姜菲国学就读时,与一个名叫杨光的同学恋爱,杨光人长得好,又能说会道,将姜菲迷得神魂颠倒,真是到了非君不嫁的程度。
周巧冷哼一声,道:“你们不懂人情世故,到了社会上,谁都有可能捉弄你们,欺负你们,布下圈套陷害你们。接下来要教给你们的,不是故意作践你们,而是用严格的纪律和残酷的高强度训练,给你们补足课程,免得以后为太子丢人……”
姜靖冷笑一声,道:“我猜应是卢子干的手笔,自从他上次来京,事情就接二连三而来,估计这件事也与他少不了干系。可是卢子干远在幽州……”
姜靖见何后轻轻点了点头,摸了摸鼻子,忽道:“这些女子也是可怜,在宫中多年,没有多少处世经验,如何斗得过宫外的女子?夫人既然怜惜她们,我再给她们想个法子,让沈姑调教她们数月,再放出宫去,免得吃亏丧了刘家的名声。”
何姑微微一笑,道:“你们又不是嫁给一人,分开是必然的。不过也不会形单影只,至少会有三四人分在一座城市里。你们想嫁人吗?想嫁人的出列!”
正在这时,门外有人通传:“长子公主到!东海夫人到!”
周氏说到这里,重重地咳了几声,姜靖连忙上前,帮着捶背理气。枝儿也上前帮忙,化开一颗丸药,捧给周氏,道:“太后,你先喝上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