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579章 卢家嫁女给黄猛?!

卢敏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,道:“哎哟,你说这叫什么事。”转向光头强道:“你带着你的人撤吧,这里的人你得罪不起。”
卢敏退到街上,看着罗清等人不住哀号,脸上青一阵白一阵,气得几乎说不上话来。就在此时,街角转过一群人来,打着火把,为首一人身材魁伟,大冷的天却敞着怀,头上一根头发也没有,正是西城的泼皮头光头强。
卢敏脸色顿时变得煞白,怔了一会,跺了跺脚,招呼一声,失魂落魄地回府去了。
柳宏进门不久,出来说道:“卢大人,我家大人说了,这事既然是误会,你带人回去吧,这事就当没有发生过。”
卢毓冷哼一声,道:“太子刚监国时,父亲来京,布置了许多事情,但是最后办成的没有几样,其中最大的绊脚石,就是这个黄猛。父亲十分忌惮此人,曾想派人暗杀他,没想到几次暗杀,非但没有成功,而且损失惨重。你想想,若是寻常人,父亲怎能派人暗杀他?太子怎会派那么多高手卫护他?”
卢毓比卢敏大十余岁,对这个幼弟一向非常疼爱,往常http://m.hetushu.com卢敏做了错事,只是痛斥一顿便算了结,今天却一反常态,突然间勃然大怒,拍案而起,道:“你……你给我跪下!”
光头强正欲招呼人上前,突然向四周打量一番,道:“这不是以前反盟的公房吗?”又抬眼看了看门户,脸上阴晴不定,那边卢敏见状,匆匆走近前说道:“都让人欺负成这样了,你还迟疑什么?只要将愉如抢出来,多少钱你开个价!”
不等光头强说话,卢敏走到门前,换了个模样,对柳宏说道:“都是误会!黄大人在府上吗?我进去给黄大人道个歉。”
卢敏闻言脸色大变,四顾看了看,问道左右随从道:“这不是黄大人府上吗?”
卢敏这还是头一次听到卢毓对人如此推崇,挠了挠头皮,道:“未听说黄猛有什么能耐,大哥是否高估他了。”
光头强火光下认清是卢敏,苦笑道:“卢大人,这可不是小门小户,这处院子是四哥的地盘。”说完,压低声音,道:“就是现在的太子。”
卢敏往外走了两步,又触起一事,回来hetushu.com问柳宏道:“愉如……我能带愉如走吗?”
一名随从指着柳宏,道:“那人应是黄大人的随从。”
卢毓冷哼一声,道:“老四,你现在胆子大得很,寻事寻到太子那边去了?还跟刺史抢女人?”
所谓长兄如父,旧社会的嫡长子在家里权威极高,卢敏平常对长兄卢毓就怕得厉害,这时早将愉如抛到脑后,战战兢兢地进了正堂,抬眼一看,见卢毓铁青着脸,坐在案后一语不发。卢敏鼓足勇气,向前几步,道:“见过大兄。”
卢敏一怔,继而脸色泛红,说道:“去提亲?……向黄猛提亲?他……只是太子一个弄臣而已,怎配得上我们卢家的女儿?”
卢毓气得说上话来,卢敏这时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他一向信服长兄,但对卢毓嫁女给黄猛依然很不理解,想了半天,鼓足勇气,道:“大哥,黄猛只是一介武夫,侍奉太子得升高位,水平根本不怎么样。你将小星嫁给这个莽夫,能管什么用?”
卢毓默不作声,良久才道:“你明天再去一趟黄猛府上,给你侄女提亲去。”
和_图_书卢敏硬着头皮说道:“这事都是误会,我看中了一名女子,与老鸨说好要纳为妾,没想到今天被黄大人接入府中。”
卢毓顺了顺气,压住心头的火气道:“你知道黄猛的历史吗?黄猛虽是莽夫出身,但是足智多谋,即使文才风流,也丝毫不亚于你。太子派黄猛去幽州干什么?是去与我们卢家斗法的,所谓知己知彼,百战百胜,我们卢家要想平安,就要研究透黄猛。在没有将黄猛吃透以前,不要与黄猛敌对,不要招惹他与我们对立。你却好……为了一个婊子,领人闯入黄猛居处,你要知道他是个年轻人,年轻人就避免不了争强好胜,尤其在心爱的女子面前。他若为此记下仇,我们卢家就在他眼皮子底下,不怕他来明的硬的,就怕他玩阴的软的。你啊你……往常挺聪明的一个人,怎么做出这种傻事?不过,你也甭为你侄女打抱不平,这个黄猛能文能武,若是星儿嫁过去能笼络住他,这笔投资也算值了。王煜虽然不错,但比起黄猛……差得不是一星半点。”
柳宏略一琢磨,道:“卢大人,这事……怎么说呢和_图_书,恐怕你带不走她了。”
卢敏寻常流连风花雪月,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些家族秘事,当下目瞪口呆,一时间不敢置信。卢毓今日找卢敏谈话,本来就想打开天窗说亮话,以免这位自谓风流才子的弟弟再在外面惹祸。卢毓从卢植上次进京说起,讲述世家与太子的暗斗,又说起深层次的原因,最后说道:“……父亲前半生与黄巾军争斗,十分熟悉黄巾军的思想模式与组织架构,黄巾军骨子里仇富,仇恨社会不平等,想要达到社会各阶层平等的目的,首先就要掌握朝政,掌握朝政的基础是将世家赶出朝堂。国学的兴起,让朝政不再依赖世家统治平民,现在的社会现状,证明朝堂即使不用世家,也可以保证政权平稳运行。太子未监国以前,陛下就开始打压世家,但是那个时候的打压,目的是为了确保皇家统治稳固,避免国家政权被世家架空。太子是黄巾少主出身,对世家看起来又打又拉,但骨子里比陛下的打压更加凶恶,倒曹属于派系斗争,但是之后的三十七世家覆灭,却是太子开始有计划地对世家伸出屠刀。世家和*图*书未来只剩下两条道路,一是与皇家争斗失败,被刀剑铲平,二是尽量平民化,脱离原有的世家生存模式。按照父亲的说法,无论采取激烈或者温和的模式,总是太子若是继位,世家未来只有覆灭一途。”
卢敏回到府上,管家在门前等候,道:“四爷,大爷在正堂等你。”
罗清左手捧着脚,右手捂着脸,道:“就是这家人家!”
卢敏不由吓了一跳,他以前虽然受过训斥,但是卢毓从未像今天这样暴怒过,看了卢毓一眼,当即不敢作声,老老实实跪倒在地。只听卢毓道:“你今天不知惹了什么祸?!我让你去给黄猛贺喜,是想试探此人的深浅,可你做了什么?!深浅没试探出来,反而为一个婊子,带着一群泼皮上门寻事!你嫌卢家平安得久了?!还是想早日让卢家灭门?!若不是你惹出的这件事,何必让星儿嫁给一介武夫?!王煜现在已是营司马,不用到年底就能升至营将,多好的一棵苗子,就让你……你给……”
光头强走近前来,借着火光一看,见地上躺着的全是他的手下,不由怒火中烧,大声问道:“这是谁干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