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581章 给妹妹指门婚事!

众人正在这忙活,那边街角转来一簇人马,为首者是员身材肥胖的武将,近看正是龚省。黄猛即使身为刺史,守着龚省这几人,也不敢拿一点架子,连忙迎上前去,道:“黄猛给将军请安。”
姜靖见状,不急不慢地说道:“王煜的未婚妻让人抢了。”
趁着卢敏走近前来的空当,黄猛扭头对柳宏小声说道:“你进宫去找张一平,将这事跟他说说。”
姜菲起身行礼,道:“舅父昨晚已放出来了,谢过太子哥哥。”
卢家是高门大第,黄猛是太子系干将,两家缔结婚约,男媒、女媒都是现成的,黄猛、卢敏都会看黄历,男女两人年纪都已不小,两人商议一会,决定快刀斩乱麻,趁着黄猛离京前这个空当,将婚事给办了。
张三思道:“太子本来已经启驾,想了想又让人通知周大人等,午饭想是要在大人处用了。”
黄猛昨夜就听愉如说过卢敏的事,开始以为卢敏是来闹事的,没想到卢敏大张旗鼓而来,唱的原来是这一出。黄猛笑道:“卢兄请到室内坐坐,从人也到院里喝杯茶。”
姜靖让姜菲坐下,自己也在姜菲对面落座,道:“我估计东海夫人今天肯定会进宫。”
姜靖在宫中听说这事,心思一会,带人去看黄猛。黄猛正与卢敏商议细节,猛然听说姜靖要来,连忙穿戴整齐,来到大门口迎候。黄猛一出门,一群来讨喜钱的街痞子早已拥上前来,嚷嚷m.hetushu•com着道喜,伸着手要喜钱。黄猛定了定神,向左右示意一下,笑道:“既然是喜事,也不必吝啬,省着亲家那边说我吝啬。”
姜菲一怔,脸上慢慢恢复常态,在那想着心事,也不言语。姜述摸了摸鼻子,道:“东海夫人是前朝公主,若来寻我,我也不好不理,看来得先给王煜物色个人,到时东海夫人来理论时,我顺便给他指道婚。”
事情至此皆大欢喜。东海夫人接了旨意,喜气洋洋出宫的同时,黄猛也接到了姜靖的手令。这下子不仅是黄猛家中忙成一团,卢家上下也开始忙碌起来。
姜靖笑道:“既然卢家不愿嫁女,我再为王煜指门亲事就是。”
这时,大街上挤挤嚷嚷,听说太子要来,成百上千的人都赶过来,想亲眼目睹近年如日中天的太子真容。众人等了没有多久,就见车驾来到,姜靖刚下马车,就听周边响起一阵阵齐呼:“太子千岁!千岁!千千岁!”
姜靖笑道:“甘忧是位好官,待案子查清,我放他一任监察使。这次陷害他的人,我已派人前去抓捕了,很快就会真相大白。”说到这里,姜靖话锋一转,道:“你与东海夫人很熟?”
黄猛一听,连忙让人准备午宴,他左右人虽然不少,但是多是淳于家人,不识人情世故。张三思又开口道:“大人有什么事情,直接吩咐我们两人就是,太子派我www.hetushu.com们过来,是让我们搭下手的。”
众人一瞧,原来是王小刀到了,黄猛疾走几步,迎上前去,道:“小刀哥不是去高州了吗?何时回京的?”
姜述不待姜菲说完,哈哈大笑,道:“你现在说出真心话了?你若早跟我说,我早就帮你办了这事。行了,待会东海公主来找我时,我借这个机会给你和王煜指婚,抓紧时间把你嫁出去。”
姜靖心道这样也好,卢星嫁给黄猛,与王煜的婚约自然作废,若是姜菲对王煜有意,不是正好吗?姜靖想到这里,对张一平道:“你去寻四公主过来一趟。”
姜菲羞得满面通红,道:“不跟你说了,我先回宫。”
姜述异道:“怎么不行?王煜十分优秀,我为他指婚,实属正常。”
卢毓派卢敏上门提亲,其实并没有一点把握,之所以大张旗鼓做出今天这件事,最大的用意不是联姻本身,而是借助此事向黄猛释放善意,即使黄猛不答应这桩婚事,也可以借着此事与黄猛缓和关系。
这时街边疾来两匹健马,却是东宫两名新晋的贴身护卫,一名叫张三思,另一名叫张四喜,两人都是少年营出身,张一安推荐上来的优秀师弟。两人来到门前,见黄猛站在大门口,连忙下马,走上前来呈上一个小包袱。黄猛打开一看,见是一叠银票,约有数万两。张三思道:“太子听说大人昨日刚赎了人,今日又定了一门亲事,hetushu.com估计大人手头紧,让我们先给大人送些银票来,免得用钱时捉襟见肘。”
不一会门口出来一人,身着文士服,肤色略黑,长相十分清秀,年纪二十出头,气质不凡,正是幽州刺史黄猛。黄猛在门口一站,环视一圈,周围立即静了下来,黄猛看清为首人是卢敏,眉头微微一皱,继而笑容满面,走下台阶,道:“卢兄敲锣打鼓而来,不知有何见教?”
卢敏内心极爱愉如,见到夺走愉如的黄猛,心中有种想暴揍他一顿的冲动,但他昨夜听了卢毓一席话,知晓现在不能得罪黄猛,强作欢颜,道:“听说黄大人一直未娶,我有位侄女,与大人年龄正好合适,生得十分美丽,在下今日是代家兄来提亲的。”
姜靖今天身着太子朝服,显得特别精神,向周围招了招手,在众人簇拥下走进黄猛居处。姜靖等人进了内室,愉如带着丫环进门给众人奉茶,步履显得有些艰难。姜靖从腰间摘下一块玉佩,笑道:“你叫愉如?黄猛平常难得有上心的人,你的确不简单。这块玉算是见面礼,以后黄猛若是待你不好,你就持这块玉进宫告他的状。”
姜靖道:“不是她遇上事了,而是她儿子遇上事了。”
姜菲不由有些好奇,道:“她家遇上什么事了?”
黄猛只觉鼻子一酸,险些落下泪来,强自镇定地问道:“太子启驾了吗?”
次日一早,光头强吃过早饭,招呼几个兄弟去寻柳宏和*图*书。走近黄猛居处,只听前方锣声当当,只是黄猛家门口聚集着一大群人。光头强挤进去一看,见这些敲锣打鼓的人都着统一服饰,应是大户人家的家人。再看前面站着一人,正是与黄猛争夺愉如的卢敏,这时卢敏身边一人高喊道:“请黄猛大人出门一见。”
姜菲急道:“不行……”
姜靖笑道:“您是母后的嫡亲姑母,我怎能敷衍你?本想给王煜指名公主,后来想了想,这辈份有些不合适。”
东海夫人一怔,狐疑地说道:“可不许随便寻个人家敷衍我。”
果然如姜靖猜测的一样,不久,东海夫人寻上门来,张口就道:“那卢家真不是东西,竟然寻个借口毁了婚约,太子得为我们孤儿寡母作主。”
黄猛昨天遇到的事情,姜靖早已打探得清清楚楚。早晨议完事,姜靖正坐在书房琢磨这些事,张一平进来,小声说道:“卢家老四卢敏领着一伙人,敲锣打鼓,向黄猛提亲,想将卢毓女儿卢星嫁给黄猛。”
姜靖摸了摸鼻子,道:“你若将王家的事情处理好了,我就将四公主指给王煜。”
姜菲脸色顿变,急道:“王煜怎么了?”
不一会,姜菲来到室内,见姜靖正在批奏折,也未出言打扰,不声不响地给姜靖续上茶水,寻个绵凳坐了下来。姜靖批完一份奏折,抬头望见姜菲,站起身来,笑道:“你这不声不响的,若在晚上,说不定会吓我一跳。”
姜菲脸色变得通红,期期艾http://m.hetushu•com艾,最终还是说道:“我……想……嫁……”
东海夫人是灵帝的妹妹,比姜述大了一辈,王煜若是论起辈份,确实比姜菲长了一辈。东海公主神色数变,过了一会,道:“若真给小煜指名公主,大不了让小煜降一辈便是,反正王家也没有几个人。”
愉如连忙上前接过,又叩首谢恩。姜靖身边的南宫风上前,代姜靖扶起愉如,笑道:“大家都是自己人,你不用这样多礼,让他们在这说话,我们到内室述话去。”
王小刀跳下马来,先给周树、龚省问过安,笑道:“来得早不如来得巧,我今天刚进京城,就听说了这事,连任务还未缴,就先奔这里来了。”
龚省一跃下马,捏了捏红通通的鼻子,笑道:“听太子说你终于说上媳妇了,让我们都来随喜。你这边若是缺钱,我穷得厉害,帮不上什么忙,若是缺人尽管开口,无论男女老幼,都包在我身上。”
东海夫人大喜,道:“好啊,王家的事我能作主,只需太子赐下旨意,这事就这么定了。”
姜菲不明其意,道:“认识,走动的不多,上次去太后那里是碰巧遇上。”
黄猛还未客套几句,街口又转来一标人马,为首者正是周树。这两位太子最信任的将军一到,加上身边都是膀宽腰圆的壮士,围观人群的声音顿时小了下来。这时街口又转来一队骑士,为首者还未下马,声音先传了过来:“小猛子,终于说上媳妇了,听说还是大家闺秀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