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582章 姜靖当面授机宜!

姜靖笑谓众人,道:“今天我们在这说的话,一律不得外传,黄猛以前立过大功,但是不好明示于众。估计这次若是立功,也不能对外明示,这就是无名英雄的典范。”
姜靖点点头,欣慰地笑笑,道:“你是我左右出来的首名文官,这次出任幽州刺史,朝堂上虽然无人有异议,但是背后里说怪话的人不少。你这次出任幽州,若是办差不利,丢得可不是你自己的脸,丢的是我们太子系的脸面。”
皇家别居守卫森严,外围都是可以信赖的亲卫营士兵,内院防卫由女卫、琅琊宫女弟子、太史家族女族人负责,安全可以保证。姜靖身着便衣进入别居,让身边随从散开,只带着张一平和南宫风两人,走入姜行居住的小院。
南宫风带着愉如主仆出门,室内只剩下姜靖信得过的人,姜靖转向黄猛,说道:“你可要有个心理准备,说不定你岳家涉案,到时候依律处置他们时,你可别怪我。”
黄猛此时早没有了平日的傲骨,也没有了以往的机智,他的心里涌起一股暖流,这暖流如血似气,又酸又热,冲撞着他,激励着他,他对姜靖说道:“主公待我之德,我永世难忘,唯以一死才能报答主公的恩情!”
姜靖留下张三思和张四喜帮着料理事情,周树、龚省、王小刀见状,也各留下些伶俐人帮忙。黄猛虽然是个有识见的人,但是迎娶之事却不在行www.hetushu.com,不过柳宏是个面面俱到的人,分配众人各管一块,婚事的前期准备打理得井井有条。
有着千年文明的中国,历来讲究人情,程武入了姜靖法眼,更多的人来锦上添花。听说程武返京,许多人前来攀交情,叙家谱,荐子弟,赠盘缠,简直把门坎都踢破了。偏偏这位一袖清风的程大人比其父还牛,根本不吃这一套,请酒不吃,请筵不赴,子弟一个不要,礼品一概不收。闹得来访的人无不高高兴兴而来,讪讪地拂袖而去。
龚省笑道:“黄猛,你这次得任刺史,太子可给你挡了不少人。就拿幽州老资历的官员来说,卞远是卞妃的长兄,王修是陛下的旧友,黄玄是皇后的姨丈,这些人对刺史之位都虎视眈眈,太子为了你,将前来说请的人都顶了回去,这份知遇之恩你可曾听说过?”
姜靖和一帮心腹在黄猛居处吃了顿饭,午后各自打道回去,黄猛送走众人,回身往里走,只听柳宏上前说道:“大人,光头强今天送来二百金,说是昨日赎人剩下的钱。来送钱时听说大人的身份,意不自安,正在门房跪着,您看……”
青衣宫衣说完,就想往后走,姜靖摇手止住,道:“不用了,你领我们过去就行。”
闵谊跟随姜行来到京城,一直在皇家别居居住,一直以姜行婢女自居,因为闵谊识文认字,又能说会道,逐渐取www.hetushu.com得姜行的信任,虽然未被姜行收入房中,但在姜行宅中的位置类似女管家。
程武这次上任,估计在美洲停留时间较长,近日就给在京的师长亲朋拜别。程立现在位置不如郭嘉、荀?,但也是数得着的重臣之一,姜靖监国以来,对程立十分信任。程立为官多年,因为性情刚直,真正的朋友不是很多,从程立这里论起来,除了数名大佬,还真没有多少需要拜访的人。程立以刚直著名,程武完全继承了这一点,别人到门上拜访,都要精心准备些礼物,程武却不这样,只是两袖清风去,唯带几句祝福辞。
程武这下子标新立异,名望更盛,一时间清名无二,但也有人在后面悄声议论,认为程武是位以直邀宠的伪君子。这些传言越传越盛,很快到了姜靖这里,姜靖心思程武这几年清苦些,给官场带入一股正气,若是任由人诽谤,不是助长不正之风吗?就派齐隶追查谣言源头,不料查来查出,竟然查到皇室别居这里,造谣的源头竟然是位让姜靖差点忘了的人,就是那位被姜行救过的闵谊。
这个闵谊当初曾经进入过情报系统的视野,姜靖也曾经很专注此事,怀疑此人是漏网的马谊,也就是司马族人司马谊。黄猛后来见过此女,否认此女是马谊,又查出一些佐证,证实此女不是马谊。
姜靖话音未落,从内室走出一位青衣婢女m•hetushu•com,却不认识姜靖,见姜靖衣着华贵,小跑着过来,弱弱地问道:“见过这位公子,您是来寻谊姐姐的吗?”
黄猛看着柳宏,笑道:“他们这些混江湖的也不容易,太子刚送了几万金来,也不缺这二百金,就不收了,算是给他们随喜的钱。还有,你跟随我身边,以后肯定会有官衔加身的,离这些堂口的人,能远些尽量远些。”
姜靖笑道:“怎么,娶了卢家女,就不跟卢家斗了?你若不娶卢家女,能迅速打开幽州的局面吗?古人就有大义灭亲这一说,若是卢家犯了案,你照样可以大义灭亲嘛。不过,真到抓人的时候,你就别出面了,背后可以大义灭亲,但不能公示于众,免得大伙戳你的脊梁骨。”
皇家别居是姜述继位前的居处,占地面积很大,原先分为外院和内院,外院居住的是护卫、仆从等人,也有部分在洛阳没有住房的亲戚或亲信在此居住。姜述立朝以后搬到皇宫居住,这所宅子内院就空了下来,直至诸子成人,将内院隔成不少小院分配给了诸子。
黄猛面露感激之色,道:“我明白主公对我好,知道应该怎么做,过程也会自己把握,幽州三年经济若是上不来,我就自免冠带,回京接着侍候主公。”
因为闵谊是姜行的人,身份十分敏感,不能如其余嫌疑人那样直接抓捕,这个消息很快报到姜靖这里。姜靖从未见过闵谊,m•hetushu•com琢磨一会,决定去别居会会此女。
黄猛点了点头,道:“主公,我知道该怎么做,我与愉如心心相印,您又赐了名女官来,有没有这位黄家女,对于我来说都是一样的。”
青衣婢女只有十余岁年纪,长相十分清秀,说话时嘴角上翘,显得十分喜相。姜靖并未接话,南宫风在旁说道:“闵谊在吗?”
青衣婢女道:“谊姐姐在后院摆理花草,我去叫她过来。”
就在黄猛热火朝天准备婚事时,新任内府美洲诸国管理处统领,同样处在兴奋之中,正在紧张地收拾行囊,准备到美洲大展拳脚。此人就是甚受姜述赏识,性情刚直的程武。程武是程立之子,也是姜述的记名弟子,平日里有些孤傲,所以朋友不多。益州之行,程武一举扳倒了名臣刘晔而声名大震,朝廷里的有识之士,早就预料到程武很快就将会受到重用。
姜靖不待王小刀说完,伸手止住他道:“这对于黄猛来说,的确是件残酷的事情,所以,我要告诫黄猛的是,卢家女自己找上门来,只当是个牌位在那供着,切忌投入感情,以免日后心里痛苦。”
青衣婢女应了一下,一言不发在前引路。南宫风忽然问道:“小妹妹,你是那里人?”
姜靖留意一下鱼塘,见水里养着些红鲤,个头已经很大,数量却不是很多,正在摇曳的水草丛中懒懒地休憩。南宫风玩心大起,用手撩了一下水面,不曾想红鲤并未惊和*图*书得四散,而是迅速围拢过来。姜靖笑道:“这些鱼喂习惯了,以为洒下鱼食来了。”
黄猛环视一圈,才张口答道:“主公,您让我生便生,让我死便死,若是岳家惹了主公,我第一个带兵代主公将岳家人抓来。”说完,眉头一皱,道:“不过,这幽州看来我是去不得了……”
王小刀望望黄猛,又望望姜靖,犹豫一会,道:“主公,黄猛娶了卢家女,再让他对付卢家人,是不是……”
黄猛连忙点头,道:“我肯定会竭尽全力。”
程武原先是益州监察使,属于刺史的副职之一,现在出任这个统领,乍听起来似是没多大意思,但是明眼人却能看出这是明打明的升迁。美洲诸国管理处现在隶属内府,随着诸国逐渐立国,还余下许多不属诸国的地盘,美洲设立都督府甚至设立美洲行省不是遥远的事情,程武现在调过去主持美洲事务,未来很可能就地留任专管政务的长史,相当于西部元帅府的贾诩和中部元帅府的庞统,将跃过刺史和九卿这个门槛,直接进入朝廷重臣之列。
姜行分的是一个偏东的小院,他去了美洲以后,这处院子只留下很少几名婢女,负责人就是闵谊。姜靖来到院子外面,见院门敞开,里面静悄悄的,看不到一个人影。姜靖信步走了进去,见院内花草修剪得很整齐,小鱼塘内的水十分清澈,显而易见,留守的人并未疏于管理,姜行离开以后这些人依然很敬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