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588章 仗义的淳于少主!

张椿本来要接任太子率卫,但是在与王小刀入京之时,恰好遇到黄猛案发,被姜靖委任为黄猛案的负责人。为了协调各方面方便,张椿在接手这项任务的同时,接任原先王小刀的东宫调查处统领,这个专案组的班底,也由东宫调查处的外卫组建而成。这些外卫是王小刀近年网罗的江湖高手,江湖经验丰富,个人武艺都不弱,认识黄猛但与黄猛没有太多接触,是查办黄猛案最合适的人选。
黄猛笑笑,道:“大人过誉了,我现在已非官身,还成了朝廷钦犯,你们莫要大人大人的称呼。叫我黄猛或付丘都可以。”
卢毓叹息道:“其实以先生的才情,做我卢家的女婿是我们卢家的福分。小女的婚事……就以先生的意见办。”
那边马绵牵马过来,黄猛现在是钦犯,不敢多待,与淳于雄点了点头,四人六马,沿着小路上了官道,借着夜色向冀州方向奔去。
淳于雄哈哈笑道:“我现在出了籍,已无什么牵挂,我不放心你,午后就出城寻你,遇到小长,说你一定会到这里来,已在这里等你半天了。”
为了对付知己知彼的黄猛,自从遇刺以后,张靖就未停下来,不断盘算其中可被利用的漏洞。最先动起来的是情报系统,除了姜威、熙倩、董睦、史阿、岳石、沈姑这些可以信任的情报大佬,还未出月子的玲珑也赶到神鸟机构总部,开始对情报系统进和*图*书行大范围的梳理。
黄猛说到这里,起身道:“我要赶快出城,否则太子万一发下全国大索令,我再想出城就艰难多了。”
张椿日间在各衙门拜了山头,露了一下面,就投入到抓捕付丘的事务中。张椿与黄猛认识很早,起初关系尚可,但在黄猛失踪归来以后,黄猛平常以文士自居,这让以儒将自许的张椿十分看不惯,两人自此出现隔阂,关系很不融洽,偏偏又相互十分了解。这也是姜靖授予张椿这个重任的关键原因。
黄猛心机再深沉,在此落魄之时,淳于雄以少族长之尊,甘愿出籍跟随,这份真情委实令人感动。黄猛话音有些颤抖,道:“雄哥,我们是一世的好兄弟。但是后面几年,我会隐居一段时间,教导这些孩子们。你还是回族中吧,待我下次出山时,再寻雄哥助我一臂之力。”
为了给张椿办案提供方便,张椿的兼职五花八门,为了便于协调内府诸营,张椿兼任刀锋营副将;为了便于协调情报系统的关系,张椿兼任神鸟机构副统领;为了便于协调地方政府的关系,张椿还兼任政衙副检察使和延尉左司马;为了便于协调与军队的关系,张椿兼任军衙贼曹司马。
黄猛冷笑一声,道:“太子借着此事宣布国家进入战争状态,是想借着此案大做文章。我躲起来,你们再依我方才所言行事,太子做好的准备,就如蓄好和_图_书力,握紧了拳头,却寻不到出手的对象。在这个过程中,肯定会违背姜述最初立下的许多规矩,最直接的肯定是以法治国的大纲,太子借着战争状态办的事情越多,违反的规矩就越多,若是姜述回来亲政,能满意吗?再说姜述的嫡系是朝中最强的力量,太子若是搞得过分,他们能看过眼去吗?我们以后要做的事情,不是小心地缩着脖子做人,而是依法据理力争,故意挑起太子利用权力行事,时间长了,同情我们的人就多,看不惯太子的人会更多。还有一点,太子打压世家的依仗,是国学培养的平民子弟。拉拢腐化这些平民子弟,以我们世家的手段……若是世家官员皆清政廉洁,处理的贪官皆是国学子弟的话,我相信太子的脸色肯定会很精彩。”
付丘笑笑,道:“这样吧,我安顿下后,接令爱过去住一段时间,若是令爱对我有意,我们就将婚事办了。若是令爱对我无意,任凭大人另觅佳婿。”
张椿根据以往对黄猛的了解,认为黄猛在案发以后,肯定会有所动作,行动失败后会第一时间出城。所以张椿并未利用手中的职权,让京城各军在洛阳进行大搜捕,而是分派属下人员,手持东宫军令,分别到附近各条要道,监督关卡官兵检查从洛阳方面出行的人员。
对于黄猛或者说是付丘的抓捕,姜靖并未听之任之,也做了一定部署。hetushu.com姜靖调开了与黄猛私交最好的王小刀,启用与黄猛关系一般的张椿,全面负责对付丘的抓捕工作。
马情、马绵、马长被营救以后,付丘就让淳于雄教授三人武艺,马绵三人待淳于雄以师礼。马绵初时见淳于雄率人回族,对他意见颇大,今见他弃族而来,心情陡然转好,笑道:“预备了六匹马,应该不妨事的。”
负责冀州通道的小组共有七人,全是王小刀收服的江湖人物,为首者名叫杨春,身形修长,肤色很白,绰号叫白蛇,是个有胆有识,还有些谋略的人物。
杨春接到军令以后,第一时间统领组员出了洛阳,从大路赶往洛阳赴冀州的关卡,给关卡守将留下黄猛等人的画像后,并未在关卡停留,而是根据自己的经验,讨了一队官兵,往北行了十五里,在一处必经之地设伏。
卢毓点了点头,对黄猛的才情更加佩服。李胜面露喜色,道:“有大人相助,思路一下就贯通了,真是我们世家人的福气。”
淳于雄想了想,道:“族中的事确实有些放心不下,这样,我护送你到了地面,再回族中。”抬眼望了马绵一眼,道:“小绵,可有预留的马匹?”
黄猛说完,迎上前去,与淳与雄熊抱一下,笑道:“我现在是朝廷头号钦犯,你过来干什么?若让探子发现,会连累你们家族的。”
付丘在南州时,积累了不少财富,但是花费也多,从南m.hetushu.com州逃到中原后,基本耗费得差不多了。后来起出司马家族隐藏的财富,手头才宽裕一些,近年担心暴露行迹,不敢经商也不敢受贿,这些财富再多也禁不住折腾。付丘知道淳于家族有钱,但是淳于越还未退位,财政大权一直抓在手中,估计淳于雄拿的这些钱,是他这些年个人积攒的财富。付丘多年流亡,除了司马族人,难得有人如此真心对他,只觉心头一暖,险些落下泪来,将银票交给马谊,道:“雄哥的好意我领了,来日必会报答今日之恩情。”
卢毓随着起身,犹豫一会,道:“先生与小女的婚事……”
黄猛虽是姜靖嫡系,但姜靖对黄猛原本就有疑心,可供黄猛钻的空子不是很多,但是黄猛手段高明,仅仅数年时间,利用在东宫任职的机会,在三大情报系统重组时,往里面塞了不少人。所幸这些人任职时间较短,在情报系统立足未稳,很快就被清查出来。这次清查行动,姜靖亲自盯着,追查得十分细致,同时查出了不少被世家腐蚀收买的蛀虫。姜靖以丧失抓捕黄猛的最佳时机为代价,一举肃清所有有嫌疑的情报系统主管,真正让情报系统成为一言堂,随着清查行动的全面深入铺开,情报系统从上到下,将会进行一次大换血。姜靖相信,经过这次行动,至少在一段时间内,情报系统将会重新涣发生命力。
付丘从卢府出来,见天色已经微黑,hetushu.com扭头问马绵道:“愉如接出城了?”
黄猛以前蒙姜靖授过武功道法,所以现在的付丘并非以前的文弱书生,武功还不低。三人趁巡兵还未当值之时,来到西城偏僻处,利用虎头索出了城,来到预先约定的地点,寻到马匹和包裹。三人不敢停留,正要连夜上路,只听侧旁一人喊道:“稍候!”
马绵脸上露出复杂的表情,低声答道:“我与四妹前时已经接她们主仆进了密室安置,四妹办事很细,不会有什么疏忽的。”
淳于雄从怀中取出一叠银票,交到付丘手中,道:“我知道你近年花费较多,这是淳于家族多年积累的部分财富,放在我手中也没有什么用,你拿去还可多派些用场。”
应该说张椿从自跟随姜靖以来,个人能力得到了很大提升,并不亚于深受姜靖信任的刘开。张椿从美洲调回来以后,确实不负姜靖的信任,与王小刀、张羡配合下,很快查清了刘晔案的始末,在益州查案过程中,又从敬妃当年的旧案中寻出一个线索,一直追查到雪宫,与姜策遇刺案对上了号,进一步得到了姜靖的认可。
三人大吃一惊,只见话到人到,月光上瞧清原来是淳于家少族长淳于雄。淳于雄与黄猛感情非同一般,若非顾忌淳于族人的安危,淳于雄定然会与黄猛共同进退。黄猛知道淳于雄此来定无恶意,温言对全神戒备的马谊和马绵说道:“不要紧张,淳于少族长是自己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