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595章 情报夫妻的斗法!

玉梨花脸上并无喜色,道:“你的身份近日已经暴光,你以前执行任务时没有杀过人?有没有仇人?你想要恢复以前的日子,根本不可能。我们唯有远走他乡,才能真正过上普通人的生活。”
唐三足稳定一下心神,心道玉梨花说得有道理,他是暗子,可以暗地里追查线索,贾葵为何带他去凶杀现场?当初唐三足考虑得很简单,因为他向贾葵申请过,完成这个任务,他就要退出来,贾葵是否因为他将退出来,所以有些大意?还是因为他精通药理,做过军医,临时拉他充为仵作?难道还有其它的用意?
张椿摇头道:“那个案子是另外一人所为,这几个案子若是黄猛所为,他目前肯定藏在中山。你派人哨探一下,但是布置任务时,不能讲得太明白,否则一旦有人报信,黄猛就会缩回头去,若是躲到黑山,那里山林密布,地域广阔,往哪里搜人去?”
玉梨花抚摸着唐三足的头,温柔地像对待自己的孩子,慢慢说道:“我们都是见不得光的人,你来到中山,若是与以前一样,除了同伴不再跟别人联络,外人很难知道你的身份。你却不注意,你们跟我们不是一路人,你在我们的人面前露了身份,肯定还有别人也会知道你的身份。若真有仇家追查相关线索,你就成了首当其冲。我就不明白了,你是暗子,你们的人为何让你抛头露面?”
和图书玉梨花笑笑,道:“别自寻烦恼了,先将这次任务办完,若是感觉有危险,我就与你隐姓埋名。若是没有危险,我就随你进门,一起过日子。其实有没有危险,你根本判断不了,但是你的上司有数,他若为你的安全负责,会对你提出忠告的。”
唐三足步履深重地往前走,开始他用的心理战术,最后这种情感代入十分真切,他的内心变得无比沉重,行到房门时,不由幽幽地叹了一口长气。
唐三足心里一惊,血淋淋的场景一幕幕从脑中掠过,他参与执行的任务,每次都会死许多人,这些人多是世家或是异族人,他的信息来源比较闭塞,只知道按照上级命令执行,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该死,也不知道有没有漏网之鱼,但是唐三足可以断定,肯定有人深恨他们这些执行者,若有像黄猛这样心狠手辣的复仇者,肯定会不遗余力地追寻他们这些人的下落,然后如杀杨秋等人那样,用各种残忍的手段折磨以后再予杀害。
玉梨花没有说话,只是愤愤地望着他,这让唐三足莫名地有些心虚。唐三足想了想,又说道:“我的身份有些特殊,不能暴光,而且……你知道,许多事情我都需要向上汇报。”
玉梨花轻轻摇了摇头,道:“我们不一样,当初我加入时,曾与上司谈好条件,服务期限为十年,期限满后,随时可以离职。现http://m•hetushu.com在已是十一年了,我下决心跟随你时,已向上司写了申请。我的上司就是岳大人,岳大人是个好人,已经批准了。”
唐三足听到这里,认为不宜再等,道:“这事得立即通知张椿大人,否则这事还没完,杨春他们三人很危险。”
唐三足猛然摇了摇头,道:“不行。人在这世上,最重要的就是亲情,若是割舍掉这些亲情,人生根本就不完整。”
“你回来!”就在这时,身后突然传来玉梨花的声音。
不知什么原因,昨夜唐三足还忧心忡忡,天色一亮,整个心情不自觉地好了起来,原来心里的猜疑也无影无踪,想起能与大人物共同参会,昨夜怪贾葵让他身份暴光的猜疑尽去,反而有些感谢贾葵重视他。
玉梨花显然理解唐三足的苦衷,苦笑道:“我知道你身不由己,那我们……”
心里挂着心事,唐三足翻来覆去,至午夜以后才睡着。没有睡几个小时,天色刚亮,天涯子就寻了过来,说贾葵通知他参加今天早上的案情讨论。
唐三足转过身去,发现玉梨花如带雨海棠,他不由疾奔过去,怜惜地拂去她脸上的珠泪。
唐三足受过专门训练,很快稳定心态,将烦恼暂时抛去,与玉梨花说了会话,两人就寝休息。这夜唐三足很不在状态,将玉梨花推上高潮以后,没有尽兴就失了兴致。
杨春忽道:“黄猛和*图*书怎能一夜之间连赴两地杀人?”
玉梨花善解人意,见唐三足表情痛苦,不再跟他置气,上向前来,抚摸着唐三足油光发亮的头发,道:“想要摆脱,只有一个办法。以后的你不是唐三足,而是远赴边州的一介平民,家族、亲人……这些人以后别再见面。”
天涯子起身要走,贾葵又唤住他,叹息一声,小声说道:“跟杨春说话时,要小心些。死去的杨秋是杨春一母同胞的亲弟弟……算了,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唐三足叹了一口气,从怀里取出玉梨花的身契,默默地放在案上,道:“跟着我这样的人,也是提心吊胆的命,你也早就厌倦了这样的日子,我……我走了……”
唐三足决定与玉梨花摊牌时,内心其实有个隐忧,就是他的身份决定他不能随意行事,玉梨花与他情况相似,两人结合困难重重。听说玉梨花已经正式脱离情报系统,难度等于减少了一半,唐三足不由大喜,道:“你这边若无问题,我这边……完成这次任务后,我也会正式提出申请,或许能正式脱离,我们就能过正常人的日子了。”
唐三足送走两人,转到卧室,见玉梨花幽幽地坐在床前,脸上没有一丝表情。本想与玉梨花算账的唐三足,忽然觉得原先想说的话,竟然一句也说不出口。他认识玉梨花只有两天,人家人财都送给他了,还有什么要挑剔的?但是两人既然和*图*书要在一起,有些话就需要说明白,否则就是真正的同床异梦了。唐三足想了想,决定换一种方式说话,开口道:“梨花,我骗了你,我家中已有妻子。但我真地想娶你回门,正妻肯定不可能,做平妻可以吗?”
杨春心里有了谱,士气顿时高涨,当下领命下去。张椿望着杨春的背影出门,随即来到门前,唤来一名心腹,让他悄然跟上杨春,并派人对其余两名组员实施监视。
唐三足待要继续说话,忽然发现他在注视玉梨花时,玉梨花的双眼不自觉地垂下。唐三足受过严格的训练,突然省悟过来,眼前的玉梨花并非普通女子,她受过严格训练,懂得如何把握男人的心理,她这时沉默不语,就是为了要收服他的心。
玉梨花望着唐三足,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今天岳大人亲自给我来信,我才知道你的身份。你接近我是为了完成任务,对吗?”
张椿收到情报的同时,贾葵正与唐三足坐在玉梨花的外室吃酒,天涯子忽然送来急件。贾葵看完情报,拿火将情报烧毁,让天涯子坐下,低声说道:“凶手是黄猛,杨春这组伏击黄猛,致使马谊死亡,黄猛这是来复仇的。”
唐三足不由自主地打个寒噤,忽然涌现一股不祥的预感,他寻找不出不祥的源头,但是内心那种恐惧不断放大,杨秋的惨状不断在他眼前浮现,他慢慢蹲下身体,手抱着头,嘴里喃喃地说道:“难http://m.hetushu.com道我以前的选择是错的?”
唐三足坦诚相待,说得十分真诚,也是他的心里话,但是玉梨花依然不为所动。唐三足忽然有些心慌,难道玉梨花要离他而去?所谓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,失去的最值得珍惜,唐三足念起玉梨花的好处,忽然有种依依不舍的感觉。
贾葵摇了摇头,道:“张大人肯定已得到情报,这事只有我们三人知道就行了。黄猛既然找这三人复仇,我们跟定这三人,肯定会有突破。我就不信黄猛有三头六臂,这么多人捉不到他一个人!”
见玉梨花迟疑一下,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说。唐三足接过话来,道:“你不也是一样吗?”
就在两人研究那夜详情时,又有人送来一份情报,张椿打开一看,认出是姜靖的笔迹,认真看完以后,不由面露喜色,道:“黄猛也太狂妄了些,竟然就藏在黑山深处。马谊死了,黄猛十分悲伤,这几天的凶案,就是他亲自带人干的。而且可以肯定,我们身边确实有黄猛的人,这几天给黄猛提供了不少情报。”
身为高级暗子,唐三足隐晦地泄露自己的身份,已是十分不应该,若是泄露此行的任务,就称不上一名合适的情报人员了。唐三足没有说话,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,表情十分复杂。
贾葵说完,转向天涯子道:“你去官衙寻找杨春,讨要二组人员的档案资料。还有,命令我们的人,紧紧盯住二组的三位生者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