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603章 又一个人被残杀!

张椿眉头一皱,道:“凶手从何处进入的?”
唐三足默然一会,心道这次张椿与黄猛的交锋,借着身在局中不知情的自己,甚至连应付问题的办法都被推断出来,可以说以前真是小看天下英雄了,自己在他们眼中,根本连聪明人都算不上。唐三足苦笑一下,道:“大人,你听说过闸门吗?”
唐三足道:“我原本觉得奇怪,宁平即使突然患病,你怎能不派高手沿途护卫?刺客杀死宁平,只是为了示威,怎能连尸体也掳了去?我既然能看破,黄猛怎能看不出来?”
唐三足不由有些后怕,张椿为了杨春三人,采取了周密的措施。但是,这些家伙居然还能得手,而且是在杨春亲眼目睹的情况下,凶残地将关场杀死,若是他们知道是他出卖了他们,是否如杨春下场一样?唐三足知道,害怕解决不了问题。问题的关键在于,现在他要找到线索,捉拿那怕一个凶手,就可以寻出这伙人的行踪。
唐三足跟在张椿身后,往大牢方向急奔,心中暗道:“该死的,付丘不是说闸门暂时放弃追杀了吗?莫非他们洞悉了张椿的计谋,或者从中寻出漏洞不成?”
张椿想了想,道:“杨春呢?”
大牢在郡衙西北方向,从后门出来,往右一拐就到了,张椿来到大牢门前,此时牢卒都已惊动,就连张椿布置的暗卫也全都露了面,正往四周展开搜查。沈姑m.hetushu.com今夜带人轮值,望见张椿过来,面露愧意,道:“关场死了,整个头颅被钝物重击,几乎成了一个平面。”
张椿一怔,随即笑道:“那是故意制造的假情报,否则黄猛怎会信你?唐芙确实死了,但跟我们无关,听说是去探查雪宫的半途中,遇到雪崩被埋在里面。”
唐三足知道唐芙不是死在杨春手下以后,观点又开始发生变化,他原本对闸门还抱有同情心,现在毫不犹豫地将闸门的事情说了出来。唐三足道:“付丘说这些凶案不是他做的,而是闸门做的,这名死者姓孟,是孟获的弟弟,也是闸门一个重要人物。付丘让人拿着这颗人头,回来得到你的信任,还说密室内的证据,足够大人推断整个过程。还有,闸门有不少西方宗教和江湖门派残余分子,闵家也在其中有很大的话语权。包括玉梨花身边的大花小花,都是闸门的人,不过我不想大人抓捕她们,因为我下次见付丘时,还得用她们通传消息。”
就在这个时候,外面突然响起喧哗声,张椿细听声音来自大牢方向,脸色一变,道:“莫非他们还要继续行动?”
张椿笑道:“你很聪明,猜得不错,若非在众目睽睽之下,怎能瞒得了黄猛?”
张椿笑笑,脸上像是恢复些血色,道:“我连你杀人的借口都设计好了,怎能留下明显的破绽?那具和*图*书尸体虽未留在当场,却放在大牢的狱门上,不过尸体换成了真正的尸体。黄猛又近不得前,如何能知道这些真相?我估计你也不会跟他详谈经过,他也不会问起,这事不是天衣无缝吗?”
唐三足寻到密室入口,进门一看,密室已被乱石封死,想来是在唐三足离开不久,付丘就破坏了机关并封了通道,从另一个出口出了城。唐三足观察那堆乱石一会,估计清理完这些乱石,天色就会大亮,他当即认识到,这条线索就此断了……
唐三足听到这里,忽然对这位身世可怜的女子有些同情,道:“马姑娘,希望付先生能给你们找个好归宿,整日漂泊江湖,对于女人来讲,太危险也太苦了。”
“地道?”唐三足突然有了灵感,他潜意识认为甄家仓库内的密室或与密道有关联,当下与张椿耳语几句,一路向甄家仓库疾驰,张椿带着手下几名高手紧随其后。
马绵苦涩地笑笑,道:“好了,我们该分手了,保重。”
沈姑还未回答,从牢内出来一人,道:“从地下,他们从密道进来的,作案后又从密道偷跑出去。方才的骚乱,是他们的同伴在掩护真正的凶手。”
唐三足看到这个人头的时候,不由愣了半天,因为这个人头正是棺材铺里的那个老者,他似乎死得很安祥,脸上甚至还有一丝笑意。唐三足轻轻抚上他的眼睑,问马绵http://www.hetushu.com道:“他就是击杀冯讳等人的凶手?”
岳石轻轻叹了口气,道:“杨春就在隔壁,亲眼目睹了关场惨死的过程,当场吓昏过去。我想此时的杨春,会有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。”
在杨春吓昏过去的同时,藏在张椿居处的宁平也得到了消息。面对凶手的神出鬼没,历来胆大的宁平也有些心神不安,他出身江湖,原来是劫夺富户的飞贼,后来被王小刀收服后,分在杨春这一组。杨春这人武功不错,又有杨秋这个亲弟弟帮衬,同组的组员无人敢得罪杨春,尤其在见识到杨春兄弟的残忍后。
马绵迟疑一下,道:“你只需跟大花或小花讲,想见刘阿大,就能得到先生的消息。”
唐三足拿着人头,并未去叫城门,而是从城墙偏僻处,借着虎头索攀上城墙,又借着夜色,潜到郡衙中。唐三足来到张椿居处附近,这才露出形踪,对上前询问的巡逻岗哨说道:“我有急事求见张大人。”
唐三足平常自以为是个机智的人,但是现在看来,无论付丘还是张椿,都要比他聪明得多,甚至能推演到他根本没法想象的程度。唐三足将人头交给张椿,道:“这是付丘……黄猛给我的,说以你的机智,从这个人头就能排除我的嫌疑。”
马绵笑笑,她的笑容里满含忧愁,似乎满腹心事,她答道:“他的真名叫孟思,是孟获的庶弟,武艺很高。虽和图书然蒙着面,但有目击者见过他蒙面的样子,还有他家密室里存着的证据,都能证明他曾经出手杀过人。以张椿的机智,从密室里寻出证据,足以推断出整个案子的过程。还有,从闸门那边传来的消息,其实从昨天开始,他们就中止了击杀杨春等人的计划,因为他们知道张椿已经做好精密的布置。你今天又杀了一个,张椿等人以为凶手还会继续作案,肯定会拿出精力继续戒备。这里很危险,我们要走了……”
张椿自到中山以来,晚上一直睡眠不好,今晚一直没有睡下,听说唐三足求见,不由来了精神,出来接着唐三足进来,让左右下去,笑道:“你莫怪我未提前通知你,因为黄猛的眼线无所不在,不得已做了个局,让你成了棋子,你莫要见怪。有收获吗?”
唐三足随着马绵离开密室,他从付丘口中获得了不少机密,他的心头却没有一点喜悦之情,杨春等人杀的无辜太多,若是唐芙真是惨死在他们手中,那么这些人是死有余辜。闸门是个什么样的组织,唐三足并不清楚,但若都是些像大花小花的人,这些人身上都背着灭国灭族的大仇,聚在一起肯定会爆发出强大的力量,这些人现在做的事情只是复仇,身处他们的位置想一想,完全可以理解。唐芙只是他的族妹,听到她的死讯,他便对杨春等人就印象大变,大花小花她们肯定有过血淋淋的记忆,她们对帝m•hetushu.com国的仇恨肯定不会轻易忘记。唐三足本想拿到人头后,就跟张椿汇报这个情况,现在却犹豫不定,因为他不能判断闸门这个组织是否是邪恶的,若是大多时候以救助为目的,将这个组织铲除对吗?
唐三足忽道:“我若想见付先生,如何联络?”
唐三足脸色稍微好看些,道:“宁平没有死,那刺客是你安排的,对吗?”
唐三足阴沉着脸,道:“逼我逃走,甚至逃到甄家仓库,都是你设的局?”
张椿拿出人头仔细看看,在室内踱了几步,出门交代一会。不久听见外面响起人马走动的声音,应该是派人搜查棺材铺去了。唐三足待张椿进门,道:“闵祥的老婆是唐家人?”
宁平曾经见过杨春将一个四五岁的小孩,拧着两条小腿撕成两半,血淋淋的场面现在想起都有些要吐的感觉。宁平也曾经下过手,不过他很少参与屠杀,他好色,强奸过不少那些人的家属。
张椿点了点头,道:“这个组织以前只是个慈善机构,现在……总之已经变了。现在我们的人正在侦查闸门总部,到了那时,就是清除这个组织的时候。”
张椿摇头道:“设局逼你逃走,故意给他们提供假情报,都是我安排的。但是你逃到那里我无法控制,我了解黄猛,他若得知情报系统出了叛徒,而且是级别很高的叛徒,他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的。无论你逃到那里,他都有办法与你见面,我说的没错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