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604章 宁平失败的逃亡!

索一行疑惑地望了他一眼,宁平笑笑,从怀里取出路引,道:“我要去幽州投亲,前天路上盘缠被偷了,剩下的钱不够,无奈只能打两天工,钱攒够了再上路。”
张椿显然不太放心,他被这几天的凶杀案闹腾怕了,索性不合眼,守着对手势在必得的这两个人。唐三足望了一眼张椿,见他的脸色很疲惫,不由叹了一口气,道:“大人,付丘曾说闸门已经放弃追杀,说不定我们在此会空等一场。”
天色蒙黑的时候,石料终于运完了,宁平排队领了工钱,来到索一行的小店时,已经饿得眼前金花乱闪,手脚战抖不停。索一行记性不错,认得宁平,望着宁平那幅模样,笑道:“看你的样子,像是淘虚了,再干几天才能适应。”
唐三足摇了摇头,道:“我想,付丘肯定交待过属下或闸门,短时间内我的安全肯定没有问题,也许就是沾了这个光,我的任务也不会遇到什么麻烦。”
大坑是穷苦力住的地方,房间里臭哄哄的,连被褥也有一股臭味。但是累了一天的宁平,倒在坑上很快睡了过去,这些日子他整天提心吊胆,活在别人的保护下,如今他悄然出来,神不知鬼不觉,不仅张椿找不到他,就连神出鬼没的凶手也猜不到他藏身此处。
但是很不幸地是,宁平睡了没有多长时间,一个人进来,将他喊了起来。宁平抬头一看,不由吓了一跳,道:“你怎么找到这里来和-图-书了?!”
杨春自从昨天夜里受到惊吓,直到今天中午神智才清醒过来,但是一直高烧不退,用了药后,一直在偏厅的大堂内休息,厅内共有十余位高手保护,房前屋后都安排了不少人手。
宁平换上一套劳工的衣服,又拿出一份路引,易了一下容,对着镜子,直至自己都认不出自己,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。借着黑夜,宁平施展轻功,从藏身处悄然出来,趁着高手们正在搜捕凶手之际,宁平溜出了郡衙,巧而又巧地来到索一行的小店旁边。
张椿心里挂着事,喝了一碗面汤,就停箸不食;唐三足晚饭吃得不多,腹中饿得难受,将其余的面汤全部吃光。张椿见唐三足吃相难看,脸上都沁出汗来,笑道:“看你吃的如此香,寻常人也会胃口大开。人说心宽体胖,你这人心事轻,吃饭香,不壮就不对了。你今天也没回去看看?一点也不担心你那位小娇妻?”
修护城河是件苦差事,宁平报名不久,就被分去推车,也就是独轮车,从石料厂装上两筐石料,然后运到护城河边倒下,然后再回来装车。宁平这几年享福享惯了,推了两车,就感觉累得不行,而且感觉很饿,早饭早就随汗水流没了。但想起生命的威胁,这些苦累真不算什么,他瞅空寻个水洼看自己易的容,没有因为汗水而露出破绽,不由放下心来,暗道上司发的易容品真是不错。
和图书平思前想后,决定不能坐以待毙,他的轻功不错,江湖经验也足,他想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,先躲过这一天再说。宁平本来想向张椿打个招呼,但后来想想,即使跟张椿说又有什么用呢?关场在防备森严的大牢里,不是一样被人用铁锤将头击扁了吗?
唐三足冷哼一声,道:“你那两下子能逃到那里去,你从郡衙里溜出来,就有人跟着你。走吧,这里不安全,被人寻过来,没人能救你的命。”
唐三足将宁平安全地交到张椿手中,算是完成了任务,他来到公房开始思索。张椿让宁平在西间休息,并安排了两名高手与他呆在一起,打发属下散开,小声问唐三足道:“路上没有遇到什么异常情况?”
唐三足笑容一滞,接着说道:“梨花肯定能保护好自己,再说她与付丘和闸门也没有什么私仇,没人会针对她的。若真出什么事,也是我连累她的,现在估计应该没有问题,我之所以不回去,是不想露面,家里还有两个探子,一不小心露了马脚,就会耽误事。”
唐三足现在很放松,张椿信任他,黄猛在短时间内也不会害他,所以说目前他是最安全的。他看了一眼惊恐不安的宁平,没来由地有种代入感,心想或许不久以后,黄猛或闸门的人知晓了真相,也会想方设法刺杀他吧。想到这里,他又联想起很多,生出一个奇怪的念头,付丘与闸门无孔不如,本www.hetushu•com事如此了得,为何不刺杀张椿或者岳石这些大佬?刺杀这些小虾米,除了增加些恐怖气息,又有什么实质用处呢?
唐三足道:“我方才在路上想,付丘或者闸门费了这许多力气,不惜暴露他们精心准备的密道,难道只是为了杀杨春他们?对于杨春这个组来讲,他们杀了不少闵家的人,闵家人肯定对他们恨之如骨,闵家人跟随黄猛已久,感情非同一般,杨春等人又杀了马谊,黄猛对杨春等人恨之如骨也可以理解。若是这次出手者是闸门的人,没听说杨春等人杀过异族人,这让人很难理解。再说,他们费尽心计杀杨春等人,对其他人却秋毫无犯,真得恨杨春这些人到了骨子里?可是这些私仇于大局又有什么用?除了增加恐怖气氛,我实在想不出付丘还有什么后手。”
现在已近午夜,张椿不放心,又进那边屋里看了一下,见宁平已经睡着,护卫的高手精神抖擞,眼神如夜猫子一般,不由欣慰地向两名护卫点了点头,出来询问杨春的情状。
想到这里,唐三足脑中灵光显现,心想付丘和闸门增加恐怖气氛,目的又是什么?他知道付丘的心智很高,若是这几件凶杀案只是表面现象,那么背后肯定隐含着一个大机密。唐三足左思右想,一直到了郡衙,也没想出他们的用意,他叹了一口气,心道或许张椿或者岳石心里很明白,不过不会轻易告诉别人罢了。
这些年他http://m.hetushu.com们二组杀过不少人,也私藏下不少财富,杨春在这方面是很仗义的人,历来按照人头人手一份,所以二组的人久而久之结成了一个紧密的整体。这些同甘共苦的战友如今死了五个,若是按照敌人的计划,下一个目标肯定是他。宁平不愿死,他现在的收入不低,老宅里又藏着不少金银,足可以让他舒服地度过下半生。可惜,现在的情况不妙,若是侥幸躲过这一天,他或许还能享受多年富家翁的日子,但是凶手太狡猾也太凶残了,即使他藏在这里,凶手就找不到了吗?
秋季入夜以后很凉,唐三足气势很足,步子迈得很大,显得一点也不紧张。宁平没来由地感觉不安,不时转首四顾,按了按腰间的软剑,坚硬的铁柄传来的凉意,多少给他一些安全感。
索一行瞟了一眼路引,笑道:“出门在外,谁能保得遇不上事?最近两天正在修城外的护城河,工钱不低。还有,对面的仓库也用工,装卸棉花或石炭。”
宁平从来没有感觉这么饿过,喝了两碗骨头汤,吃了四个大馒头,才把胃撑起来,感觉胃里还缺油水,又去买了半碗剔骨肉,几筷子吃完,这才打了个饱嗝,买了个大炕位,想躺下睡个好觉。
张椿笑笑,道:“你能想到这些,说明你能从全局上考虑问题了,很不错。杀人,尤其是手段残忍的杀人,除了杀人这件事本身,还有许多用意。付丘和闸门这次杀人,目的不仅是为了杀和-图-书人,而在于立威,杀鸡儆猴。你想一想,杨春这个组原是东宫调查处的人,这些人因为公务得罪了人,在重重保护之下被人残忍地杀害,传到外界,外人会怎样考虑?他们会想东宫或者太子没有能力,连自己的人都保护不了。东宫或者情报系统的人,在办案时也会小心谨慎,担心不慎惹了仇家,遭遇如杨春等人一样的下场。”
宁平在黑夜里躲到黎明,直到小店开始卖早饭时,才现身出来,买了一碗粥和馒头,就着咸菜很快吃完。宁平过去付了账,并未离开,问道正在忙碌的索一行道:“请问附近有做工的吗?”
宁平吓了一跳,连忙跟着唐三足出门。唐三足一露面,周围顿时跟上许多人,宁平见护卫的高手不少,刚才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。唐三足忽然压低声音,说道:“你们组七个人,已经死了五个,凶手肯定会在午夜以前杀你。我们情报系统的易容术,明眼人一眼便能看破,所以你藏在那里,有一大半的几率会被识破。张大人不愿冒这个险,宁愿让你在以后的几个时辰内,躲在高手围护的地方。”
张椿在唐三足对方坐下,道:“看你心事重重的样子,莫非发现有什么不对?”
很快,护卫端了一大盆面汤上来,唐三足倒出一碗,用身边的测毒器具验过,当先喝了一口汤,道:“不错,味道真得很好。”
唐三足说完,来到门口,对一名护卫道:“你到厨房吩咐一声,做些夜霄上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