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609章 唐三足要入黑山!

玉梨花脸色大变,道:“如果黄猛身边只有马情等人,还好说一些,但是其间有许多异族高手,有许多诡异的手段,只要你稍微露出一点破绽……”
张椿环视室内,确认只有他们三人,低声说道:“太子对黄……付丘早有疑心,在他身边安插了人。上次得到黄猛在黑山藏身的情报,也是此人传出的消息。”
唐三足想了想,道:“我可以以太子特使的身份过去,与黄猛正式谈判,若是黄猛出山投降,就许诺他什么样的条件。所谓两国交兵,不斩来使,黄猛是读书人,明白这个道理,不会因此杀了我,再说杀了我一点用处没有,只会留下恶名。不过太子得授我些权利,若是一点都不敢承诺,谈判就不像谈判了。”
唐三足苦笑道:“人心隔肚皮,性命攸关的事情怎能依赖别人?现在我处的这个位置,惹人眼红,暗生嫉妒的人肯定不少。做我这个差事,一旦细节出现泄露,我将十分危险,到时候你要尽可能地了解各方面的情况,看出不对的地方,及时向张大人通报。当然,我可能想多了,既然想要确保安全,现在就要尽可能地考虑到不利因素。”
唐三足眼神凝重,道:“我在前方任务很艰巨,但是后方的支持、配合、策应同时重要。你的任务也不轻,除了检查易出问题的环节,还要协调好时间,只要我们配合默契,这次我的危险不会太和_图_书大。”
玉梨花道:“太子……”说到这里,玉梨花感觉评论太子不太好,稍顿一下,道:“派出的这人,在黄猛那里竟然未露出破绽,也可以称为当世高人。”
唐三足苦笑一下,轻轻晃了晃头,望向玉梨花,道:“若是计划细致,也不是没有成功的可能。只是这事危险得很,我倒不是顾忌自己,只是挂念着我若出了什么事,你后半生怎么办?”
唐三足夫妇告辞出来,玉梨花担心地望着唐三足,犹豫一会,道:“其实还有一个极大的隐患,我们的人中若有黄猛的暗子,你的暴光率太高,即使有太子手书,此行也将会十分凶险。”
唐三足笑笑,道:“你担心此行有风险,我同样担心,张大人派了许多人,最近一直在监视内部。相比黄猛掌握的力量,我们占据太多优势,但有两个问题无法避免,一是人员复杂,内部容易出问题;二是黄猛躲在暗处,一旦躲起来,人海茫茫,他又精通潜逃手段,再想抓捕他就变得很艰难。”说到这里,唐三足面露毅然之色,道:“我最近这段时间,潜心了解付丘的历史,发现这是一个极难对付的对手。若是冒这次险,能够顺利抓住他,这次冒险就太有价值了,对于我们来说也非常重要,所以,如果这个时候我选择逃避,就是不忠于太子,不忠于帝国。”
玉梨花狐疑地望着张椿http://www.hetushu.com,道:“这件事我不适合做,夫君曾经在黄猛眼前露过面,也不适合做。”
张椿点头道:“这人的确不简单。不过此人出入不便,又无人接应,想传出付丘的确切位置很难。若想一举建功,还得派个人过去。”
张椿走到一张地图前,围着靠近中山的一块山林画了一个圈,道:“他们的活动半径大约在这个位置。黄猛是个很狡猾的人,他早在数年前,就派人在此地秘密建造藏身处,地点十分隐蔽,而且有地道相连。你想一想当年他在夫甘建的地下通道,对此地密道的规模,就会大约有个概念。黄猛十分机警,以齐隶大人和陆逊大人的能力,都不能损他半根毫毛,我们这次抓捕,一旦露出破绽,黄猛很可能就会远遁,抓获身怀六甲的马情等人容易,抓获黄猛难度很大。”
说到这里,玉梨花珠泪已经流了下来,张椿见两人情深意重,心中也不忍心,道:“好了,你们别这样,好像生死离别一样。我们好好商议一下,看看有没有别的好主意。”
玉梨花见唐三足心意已决,不再与他辩论,只是淡淡地问道:“我能帮你做些什么?”
唐三足郑重地点了点头,然后独身一人上路,他没有询问张椿是否准备完备。在这些日子的相处中,张椿十分了解唐三足,同样唐三足也十分了解张椿,唐三足知道张椿十分关注细节,和_图_书只要他能想到的或者唐三足提醒他的,他肯定已经安排好了。
临近中午的时候,唐三足过了第一道山,山间小道开始变窄,半数地方行不得马,行速顿时停顿下来。唐三足并未急着前行,寻到临近一处水源,先吃饱喝足,又给水囊加满水,这才寻路继续前行。
张椿琢磨一会,道:“这样,我们议个章程,给太子报过去,如何举止还是让太子决定吧。”
接下来唐三足开始准备,面对未来的凶险,唐三足有充分的心理准备,他做事很细致,甚至想到将情报系统配发的最新式武器尽可能地装配上,后来唐三足改变了主意,黄猛对于唐三足的突然出现,肯定戒意十足,这些物品肯定逃不过黄猛的搜查,最终唐三足只保留了一双特制的鞋和十分坚韧的软甲,当然他们唐门家传的背囊是必须携带的。
玉梨花忽道:“我们如何得知黄猛在此地的?”
唐三足表面上装得若无其事,其实他认为此事十分凶险,黄猛是个十分狡猾的人,在黑山经营数年,一旦遇到危险,立即就能猜出唐三足引来了官兵,有足够的时间杀死他,执行这次任务,他活着回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实在不行就留下一封遗书,让玉梨花另外嫁人,免得她下半生孤苦无依。但是,唐三足想到太子的重视,就涌起士为知己者死的念头,何况黄猛如此一代人杰的生死,如今就掌握在他的手中,http://www.hetushu.com他又有一种强烈的自豪感。
唐三足几乎能背得出与黄猛有关的所有东西,这个叫愉如的女人,原是洛阳的名妓,后来被黄猛收在房中。原来她竟然是反盟培养的暗子,姜靖本想让她嫁给卢敏,成为埋在卢家的暗子,不料阴差阳错之下,愉如被黄猛收入房中。唐三足即使有心理准备,也不禁有些愕然,暗道太子眼光果然长远,谁能想到愉如会是太子的人?黄猛轻易地露了底,现在面临被连根拔起的危险,竟是这个最不起眼的女子出卖了他。
唐三足闭目深思半晌,道:“若是接应迅速,全身而退的可能性很大。我们唐家有种药物,狗经过训练,可以闻着气味找过去。我去前面与付丘接上头,你们大队人马随后跟上,只要我们有一战而胜的把握,我的危险应该不是很大。”
唐三足单骑从郡城出来,沿着往西的官路来到黑山脚下,然后拐上小路,进入了茫茫的黑山。此时已经快要临近春节,冀州的气温很低,但是今天不错,太阳十分灿烂,似乎预示前途一片光明,这让唐三足心情很好,与玉梨花的离别愁绪瞬间无影无踪。
望着全无惧色的唐三足,玉梨花心中忽然斗志昂扬,黄猛的藏身处已经确定大致方位,若是布局完毕,以唐三足的机智,寻出黄猛确切的方位不难。只要唐三足踏入黑山,即使黄猛将他杀害,同样也会暴露藏身处,唐三足此时实则http://m.hetushu.com掌握着黄猛的生死。
玉梨花急道:“你以什么身份去接头?以闵祥朋友的身份?不行,朝廷宣布闸门为邪教,黄猛肯定会疑心你传出信息,他不必杀你,只须跟那些异族高手点拨几句,你怎能生还?”
临行前,张椿又交代给他一个任务,道:“此行除了自身安全,还要尽量保护一个女人,这个女人名叫愉如……”
玉梨花低头走了几步,忽然笑道:“看来你是不相信别人。”
玉梨花皱眉想了一会,道:“黄猛外逃直到现在,虽然太子在朝堂上说过黄猛是付丘夺舍,但是夺舍分为好几种,其中有合魂一说。付丘现在会用黄猛的武功,与陛下和太子相处都未露出破绽,说明黄猛的记忆依存。从这种情况看,现在的付丘是司马徵和黄猛的混合体,黄猛对太子有救命之恩,真若将他生擒,太子也未必真会杀他。我觉得这点可以利用,不过这么做需要太子一封手书,执着手书,付丘若有一半是黄猛的话,顾念太子的情谊,说不定不会害你。”
张椿尴尬地笑笑,道:“若想取得黄猛的信任很不容易,我盘算半天,感觉还是三足合适。这只是我的想法,三足若感到有困难,我再想别的办法。”
玉梨花道:“马情等人怀着他的骨肉,一旦她们落入我们手中,肯定没有活路。付丘即使感觉危险,也不得不暂时蛰伏不动,要想在这庞大的森林里搜出他们来,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