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612章 接近付丘藏身处!

第三日大朝,周氏临朝,当着众臣斥责道:“陛下英年正盛,谁起意给陛下写传记的?难道到了盖棺论定的时候?我看提出此事的人肯定没安好心思。再说我就奇怪了,修华(蔡琰封号)写的文章,只是个人见解,我与皇后还未审议,怎么传到外面去了?知子莫若母,我对陛下还未发表见解,你们起什么哄?我看这件事是有心人在搞事,想离间太子与修华的关系。儿子如何评价父亲?臣如何评价君?妻子如何评价夫?这不是给太子添难为吗?这件事情就此打住,陛下没有回来亲政以前,这件事情谁也不许再提。”
唐三足嘴中咒骂一句,心道这场雪若是够大,他独自一人,还能隐藏好踪影,后面跟上的大股队伍,如何不被闸门的人发现?唐三足寻处避风处坐下,恢复一下体力,也等等后面的消息,看看计划是否有变。
唐三足借着天黑前最后一点光亮,仔细观察居民点的情况,见进出的人约有半数左右是汉人,不由欣喜若狂,他知道这处居民点即使不是黄猛藏身之处,也必与黄猛大有关联。
唐三足见面就埋怨天涯子,道:“你们这样紧跟在我身后,一不小心就会被人发现,这样对我完成任务很不利。”
唐三足琢磨一会,回观周围,道:“黑山上松树较多,若你发现有两颗呈东南、西北向大小差不多的松树,西北那棵松树主枝有明显剑斩http://www.hetushu•com痕迹的,就在东南那颗树下寻找情报。我若有情报外传,会寻找这样的所在,将情报藏在树的根部。若是附近松树少,就找其他树种最多的树……”说到这里,唐三足用剑斩了附近一颗小树,折了一下,指着断面说道:“我斩这颗树的痕迹,不会全部斩断,余有十分之一左右的断面用手折。”
天涯子道:“其实未必用得上,只要你见了黄猛的面,我们会在两个时辰内赶到。只有遇到特殊情况时,才用得上这种情报传递方式。”
说是村落并不贴切,应当说是一处新建的居民点,隐藏在一处山谷中,若走山路很难发现。唐三足不敢走山路,在这雪天从林间赶路,又要小心隐藏行迹,本是一件异常辛苦的事情,但也幸亏这样,他才有机会发现这处居民点。
姜靖借着这个机会,再度巩固朝堂,思考再无什么后顾之忧,将军政事务委托给郭嘉、荀?,带领部分太史族人,亲赴中山,就地指挥围捕付丘等人。
姜靖到达中山以后,并未公开露面,先是确定付丘藏身范围,继而调兵遣将,从外向内,层层进逼。就是这个时候,唐三足夫妇进入姜靖的视野,唐三足得到了重用,受命极其危险的任务,只身进入付丘藏身的老巢。
天涯子二十出头,长相十分英俊,他虽是玉称子的徒弟,但自小受于吉、左慈调和*图*书教,一身艺业不低,而且十分机警,是最受于吉、左慈器重的年轻一代弟子。天涯子与唐三足很熟,笑道:“上面下了命令,你现在是逃犯,我们都是追捕你的人,所以下次见面,我们说话时要一边厮杀一边说话。还有,来路上的那些异族人,都被兵马围拢起来杀得干干净净,这些异族人近期杀了不少上山的猎人,本身就该死,以这个为借口,寻常人不会起疑心。”
唐三足与天涯子谈论一会,见东方已经放亮,再看山上的雪,只是薄薄的一层,苦笑道:“这样的雪最是恼人,我想掩藏形迹,将变得很难。明天前有敌人,后有追兵,我的日子可不好过了。我还是先走一步,别让你们过早追上。”
唐三足点点头,从怀里摸出地图,道:“你们大约从那几条路线前进?”
唐三足没有进村,选择隐密处眯了一觉,入夜后绕过村子,借着明亮的月光,继续向山林深处前进。到了午夜时分,乌云忽然掩住月光,一阵狂风之后,天上开始飘起雪花。
唐三足小心翼翼前行,绕开了四道巡逻哨,终于看到了一个村落。唐三足是个很小心的人,在不明虚实的情况下,他不敢轻易踏入,耐心地在暗处观察,但发现这处村落大多是异族人时,唐三足估计此处应是闸门残余人员的聚居点,应该处于付丘藏身处的外围。
周氏正色道:“那些世家子弟有的是闲和-图-书人,你哪有时间跟他们整天磨嘴皮子?他们费心折腾出这件事,肯定有深意。这样吧,我出面挡一下,这事暂且不提也好。”
唐三足点了点头,道:“可是离得太近,会让黄猛起疑心的。”
唐三足弄明白情况,问天涯子讨了件白色风袍,小心地向山林深处行进。唐三足经历复杂,经验丰富,沿路绕过几道巡逻哨,次日天黑前翻过三道山梁,终于发现了一处村落。
天涯子笑笑,道:“从这里再越过一个山头,就是核心区域了,我们这次联络过后,再直接见面就难了。我这次上来与你接头,主要是商议情报互通的问题。你身边不能带信鸽,若是有情报外传,你准备怎样做?”
天涯子疑惑地问道:“你问这些有用吗?”
唐三足杀了两名异族人,在水源附近觅地藏身,入夜不久,两名琅琊宫高手寻了过来。相互交换完情报,唐三足与两人分开,在附近休息一宿,次日一早,徒步向腹地深入。
唐三足道:“当然有用,你们的行迹肯定隐藏不住,黄猛即使不敢派人拦截,也肯定会派人监视你们,我知道你们走的那条路线,会绕开这些路线的,到了黄猛可能藏身的地点,我才会现身。”
唐三足观察完毕,用心记住出入通道,缩回头去,吃过肉脯干粮补充体力。天完全黑下来以后,唐三足转到南边悬崖处,从这里的路口小心潜入。根据唐三足的观和_图_书察,这个路口因为南临悬崖,一般情况下不会设岗哨。
唐三足想了想,道:“那样的话,你们明天就跟着大队兵马走吧,我若失手落在他们手中,反正要见黄猛,正合心意,你们就危险了。”
但是唐三足这次判断出现失误,他从小路进村不过十余米,左边忽然有人大声喝道:“什么人?”
姜靖摸了摸鼻子,恍然大悟,道:“他们费尽心机,转移我的精力,莫非想策应黄猛?多谢皇祖母提点,我集中精力,聚合人力物力,想将黄猛拿下再说。”
根据唐三足的观察,外围巡逻的大多是异族人,这些异族人骨子里极其仇恨汉人,上山的汉人若是遇到他们,基本都是被杀的命运。这个发现让唐三足感觉很奇怪,汉人若是失踪多了,肯定会引起周边官府的重视,黄猛是有名的智者,难道不怕惹火烧身?当然还有其它可能,例如黄猛担心探子深入,或者他控制不了异族人为主的闸门。
姜靖点头称是,摸了摸鼻子,笑道:“不过这件事情若是时评过多,众人注意力就转到这上面,面上将形成对一些时政的讨论,对于思想统一不利。我的意思是暂时搁置,到了压不住的时候,皇祖母的主意就可以用了。”
太后露面讲出这话,朝堂中的世家子弟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卢毓、李胜等人想出面反驳,一来碍于周氏之威,二来周氏所言有理,众人皆是哑口无言。
hetushu.com三足担心露出行迹,不敢生火,所幸穿着特制的棉衣,外面罩着裘皮长袍,在避风处裹成一团,还不至于冻僵。唐三足吃些肉脯,喝了几口凉水,倦意上来,迷迷糊糊睡了过去,将近天亮时,雪已停了,他被后方的犬声惊醒,不由吓了一跳,攀到高处看时,见有两人带着一只猎犬寻了过来。唐三足拿出望远镜,看明白有一人是天涯子,连忙观察四周,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处,这才现出身形,与天涯子相见。
天涯子笑道:“上面研究过黄猛的心理,离得近与远其实都一样。明天开始,上山的都是高手,连太史家族的人也出动了,大股兵马在后面,这些寻常兵将只是虚张声势,其实起不了太大作用。真正抓捕付丘的人,是明天开始上山的这波人,共分为五队,每队五十余名,每一队都有完胜付丘等人的实力。”
卢毓借助治史想挑起风波,被太后强行压了下去,再想挑弄是非时,姜靖的屠刀已经伸了出来。姜靖先查蔡琰文章泄露之事,第一个责任人是蔡邕,但是蔡邕身份特殊,不好处置,太后召蔡邕进宫训斥一番,这事算是过去。蔡邕之后的卢扬、郑金等这些生事者,被姜靖一纸泄密罪下狱,其余串连者以造谣者论处,下狱者四十余人,去职者近百人。卢毓、李胜受到此案牵连,免去官职,责以居家思过,三大世家只余郑度等少数清职,自此世家在朝堂上的力量更加薄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