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615章 马长嫁给唐三足?!

彻行吉应允一声,触起一事,道:“闵家人……”
姜靖笑道:“无妨,黄猛就躲在附近,若是墨门的人打不开机关,就用火药炸。黄猛在此布置的时间不会太长,通道也肯定没有多长,有什么可烦恼的?”
黄猛送走彻行吉以后,单独寻马长进房,斟酌一下语言,道:“小长,你现在虽是我的妻子,但我们并未合房,正好有一个重要的任务交给你。以后,至少在名义上,你会是别人的妻子。”
后来姜述派十二家族高手西进,西方宗教和江湖门派吃足苦头,彻行吉师门几乎被诛杀干净,彻行吉命大,侥幸被淳于家族高手生擒,后来暗地里投奔了淳于雄。前段时间,淳于雄将这批人交给黄猛,彻行吉自此成了黄猛的人。
黄猛笑笑,道:“唐三足你可见过?他其实是太子派来的人,我会替他制造个机会,让他寻到你们的密室,取出这些证据,还会制造机会,让他将你指派的人擒去,逼问相关口供。”
彻行吉母子从安息西行,最终隐姓埋名,在罗马栖身,所幸母族财力雄厚,母子两人没有吃多少苦。彻行吉自小英武过人,拜了西方一名高手为师,青年时就名满罗马,是罗马著名的年轻高手。
黄猛逃入黑山,不久与诸女成了亲,与其余诸女都同了房,卢星、马情、马绵还怀上了他的孩子,但马长却一直没有与他合房。现在外部情况极其恶劣,马情、马绵先后有孕,许多事情黄猛不得不依仗马长,所以马长大部分时间住在外面和*图*书居住点,负责秘地的外围防卫。但这只是表面现象,实际上马长接受不了与付丘合房,主持外围防卫也有故意躲开的意思。
张椿犹豫一会,道:“现在唐三足还在里面,我担心他有危险。”
彻行吉是西羌王彻里吉的后人,当年西羌被大齐族灭时,彻行吉还是婴儿,随母亲回安息探亲,从而逃过一劫。因为大齐对外政策强硬,安息身为有数的强国,也不愿为了西羌遗孤惹恼大齐,因为彻行吉母族是安息贵族,也未将彻行吉母子交给大齐,而是将彻行吉母子驱逐出境。
彻行吉犹豫一会,道:“即使我手下人知道这些消息,如何能传到外面去?又如何让朝廷相信这些?”
张椿心忧唐三足凶危,当下让人急召墨门的人前来,就在这时,只见张一平匆匆过来,附耳在张椿耳边小声说了几句。张椿立即下令道:“全体就地歇息,静候军令。”
黄猛微微一笑,道:“我的心腹在此地苦心经营数年,怎会只有这一处秘地,你先下去安排,待唐三足取得证据以后,我会将你们的人送去秘地。那里存有足够你们吃三年的粮食,只要打猎补充些肉食,你们就可以在此安然躲几年,待时机成熟,我再派人前来接你们出去。”
马长诧异地问道:“夫君以前与他没有什么交集,怎敢轻易信任他?若他真是太子派来的奸细怎么办?”
彻行吉点了点头,转念一想,感觉有些不对头,道:“先生若是投降,这处巢穴肯定保不住,m.hetushu.com我们不是又无家可归了吗?”
黄猛苦笑道:“你与你大姐、三姐不同,我收养你时,你的年纪还小,与我是半父半师,娶你进门时,也未征求一下你的意见。其实我能感觉出来,你内心对这门婚事并不认同。其实我也一样,心理上也感觉有个槛。你大姐、三姐愿意,我无话可说,她们跟着我吃尽了苦,我若不同意,难道要她们后半生孤苦伶仃?我们之间有名无实,你若不愿意跟唐三足,我再想别的办法。若是愿意跟唐三足,嫁给他为妻也行。这件事情我不会强求你,你自己选择吧。”
姜靖笑道:“唐三足这个人我虽然不熟悉,但我知道这个人不简单,他的能力不在你之下,我想他肯定有自保的办法。”
彻行吉大惊,道:“你要投降?!”
马长一愣,随即点了点头,道:“夫君能下这个决心,说明这件事情十分重要,只要对夫君有利,就是真得将我嫁给别人,我也心甘情愿。”
姜靖望见张椿进来,笑道:“春兴近来消瘦不少。”
黄猛笑笑,道:“此人野心极大,若是太子当政,我们的目标一致,他会给我们很大助力。若是我们的计划成功,争夺朝堂的控制权时,那时……那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,我相信,以后很长一段时间,他会是我们可以信任的盟友。”
张椿面有愧意,道:“属下连番损兵折将,至今还未抓到黄猛,惭愧得很。”
黄猛与司马徵合魂,司马徽出身世家,向来瞧不起异族人hetushu.com,在他的背后推动下,闵家人带着这批高手投奔了闸门,很快夺取了闸门的控制权,彻行吉因为血缘高贵,被推选为闸门的新首领。
闸门与黄猛是同盟关系,但是因为历史原因和彻行吉对黄猛的依赖性,彻行吉在黄猛面前规规矩矩。彻行吉见黄猛发话,当下强忍怒气,寻个位置坐了下来,道:“闸门历经十余年艰苦发展,打开局面实属不易,但是朝廷一纸命令,闸门外围弟子几乎全部被杀,核心成员也只剩下十来人,怎能不让人愤怒?”
彻行吉之所以对黄猛言听计从,事出有因,他原先被淳于家族收为仆从,黄猛一直是淳于家的谋主,所以彻行吉打心眼里畏惧黄猛;还有一层原因,其实闵家人才是闸门的实际控制者,他其实只是傀儡。彻行吉性格有些鲁莽,但是并不傻,对黄猛唯唯诺诺,是因为他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。现在闵家人撤出闸门,彻行吉终于成为货真价实的首领,这让他不由欣喜若狂,连忙起身行下大礼,道:“谢谢先生。”
彻行吉听到这里,已经明白过来,道:“先生既然有了计划,若有什么要我帮忙的,但请明言。”
马长皱着眉头,道:“唐三足?你信得过他吗?”
黄猛笑道:“闵家人是汉人,管理闸门只是权宜之计,现在到了退出的时候。以后你就是闸门真正的首领,你的性格有些鲁莽,以后要注意改正这个缺点,我相信闸门在你手中一定会发扬光大的。”
黄猛笑笑,道:“报仇有很多种和图书办法,砍砍杀杀只是最低级的。你现在这个心态,投靠朝廷肯定不可能,这样吧,我将这巢穴留给你,以后你自行发展吧。”
黄猛苦笑道:“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我们现在这个班底,如何与朝廷对抗?我要重归朝廷,潜力发展几年再说。”
张椿随着张一平来到村前一所小院内,见院内护卫密密麻麻,进了正堂一看,见姜靖坐在北边胡椅上,正与熙靖、太史梦瑶、沈姑三人说话。下首坐着一位男子,正在皱眉深思,却是负责情报大佬齐隶。
彻行吉之所以心烦意乱,无非因为基地全失,手下只剩下极少数的残兵败将,不得已前来依附黄猛,现在黄猛将这处巢穴送给他,闸门最起码有了立足之地。彻行吉不由大喜,连忙起身谢过,只听黄猛接着说道:“但是,我有两个条件,关系我能否重回朝廷为官。”
黄猛开门见山,道:“我要洗脱罪责,需要有人帮我,现在你是最适合的人。首先你要对外宣称,这个地方是你们闸门的巢穴,让你的手下都知道这件事情。其次,你要指派一名会道法的手下,承担责任,对外说是他施了邪术,对我的魂魄动了手脚。第三,这两件事不仅要让你手下都知道,我还准备了相关的证据,你要将这些证据与你们的秘密文件放在一起。”
说起马长这位女子,确实与众不同,马情、马绵对黄猛有意,但是马长却没有这个意思,前番与马情、马绵等人一起,与黄猛拜堂成亲,那是因为马谊的临终遗言,而且她和_图_书对一表人才的黄猛也不反感。不反感并不等于有感情,马长与黄猛年纪相仿,但她认为黄猛就是付丘,对于夺舍黄猛的付丘,依然有类似父亲的感觉,所以尽管马长已与黄猛拜堂成亲,但是她的内心深处依然接受不了这桩婚姻。
黄猛压低声音道:“我之所以信任他,是因为我以前就知道此人,而且我知道一个秘密,唐三足是人屠的儿子。人屠惨死,他身为人子,岂能不怀复仇之心?他与我初见面时,那是张椿设的计,那时我们信息通畅,我心里岂能不明白?我向唐三足释放善意,料定他肯定不是甘愿平庸的人,以唐家的地位和他拥有的财富,他为何甘为神鸟系统的暗子?这次他送来太子的手书,也并非他所言前来送信这么简单,他此行有两个目的,其一是想看看我还有多少可以利用的地方,其二是想抓获我们建功,以进一步取得太子的信任。后来,他见我们可以利用的地方不少,寻个借口拜我为师,其实是想利用我们。我这次出降以后,即使诸般设计奏效,也肯定不可能执掌军队,只能担任学官或文官,情报系统有这么一个人,对我们意义重大。”
与此同时,闸门首领彻行吉,脸色铁青,此时像困在陷阱里的狼一样,正怒冲冲地在黄猛客堂里团团乱转。付丘坐在上首,温言说道:“人死不能复生,不是还有不少力量保存下来了吗?你这样怒气冲冲于事何补?现在官兵就在外面,你能怎么办?与他们血拼到底?还是忍气吞声吧,等风头过了再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