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617章 师徒两人的斗法!

熙倩领命出去,姜靖笑谓何姑道:“黄猛是否付丘并不重要,黄猛吞了付丘的魂魄也好,付丘夺了黄猛的舍也罢,总之现在的黄猛是两人的结合体。付丘是帝国钦犯,黄猛于我有舍身相救之恩,这件事情到此为至,以后你派人盯住他们一家,有任何风吹草动,要第一时间做出反应。总之,宁可全杀了,也不能让他们一家逃出我们的掌控。”
唐三足是个聪明人,对目前的情况看得很透,黄猛目前的情况其实不太妙,布置的时间太短,保的人太多,留下的漏洞就多,只能通过谎言来圆。马情姐妹包括彻行吉等人,只要有一人落入太子手中,黄猛的计策则以失败告终,黄猛性命不保,他也会被拖累。
姜靖摸了摸鼻子,道:“等熙倩探听情况回来再说吧。”
黄猛为了避嫌,并未关门,坐下以后低声说道:“三足,很快你会得知你妻儿失踪的消息,你不必担心,是我派人干的,若没有我的命令,他们不会少一根毫毛。我写了一封信,待到回洛阳以后,你若想接妻儿同居,将这封信交给卢家的一名管事卢德,你的妻儿会安全回来的。”
黄猛现在的潜势力很让唐三足眼热,得到黄猛支持,就等于变相地得到了世家支持,若能成功夺舍皇孙,再有这股势力在背后支撑,抢夺皇位继承权并非只是一个梦想。
史阿本身武艺就高,身为情报司副统领,身边又有不少护卫,唐http://m.hetushu.com三足跟踪数日,知晓以自己的武艺,连靠近史阿身边都难。唐三足是个有毅力的人,见此路不通,索性就去投了军,想掌握一定的实力以后,再寻史阿的麻烦。
史阿带人围杀唐涣之事,在江湖中并未流传开来,但以唐门的力量,查明此事并不困难。但是这条人命官司,唐门却无任何出头的理由,一来唐涣出了籍,已经算不上是唐家人;二来史阿的身份非同一般,不仅是王越的弟子,还是皇帝姜述的师兄。
沈姑又问道:“唐三足需要监视吗”
姜靖说完,略停一下,道:“唐三足确实是唐家人?”
唐三足回到临时住所,贾葵带着天涯子过来,笑道:“三足这次立了大功,太子回朝以后,肯定会予以重赏,等你高就之时,莫不理我们这些老伙计才好。”
毕竟,相对于在情报系统根深蒂固的史阿来讲,唐三足即使得授高官,手下若是没有可靠的人,也无法与史阿争斗。除了杨春、宁平两人,唐三足还想拉一些神鸟机构的人,贾葵是贾诩族人,天涯子是玉称子的徒弟,这两人不可能为唐三足所用。唐三足熟识的人,还有几名神鸟机构的暗子,这些人都是高手,而且智计不俗,若是能为己用,唐三足就有了班底。
唐三足听黄猛说起前几句,就知道妻儿肯定落入他的手中,心中不由后怕不已,若将黄猛卖http://m.hetushu•com了,消息一旦传出去,妻儿的性命肯定不保。唐三足暗道黄猛不亏为朝廷头号钦犯,与他打交道得格外小心才行。
唐三足打听杨春和宁平两人,并非出于对战友或者说是同事的关心,而是因为杨春、宁平在真相呈现以后,因为虐杀闵家人的事情,不仅得不到别人的同情,而且会受到上级的批评和周围人的指责。唐三足若是用些手段,说不定会拉两人为己用。
事情如同唐三足料想的一般,他的才能很快展现出来,受到了张椿的赏识,还在无意中得到了玉梨花这个不简单的女人。唐三足在与黄猛会面前,他的确打着擒拿或说降黄猛建功的念头,想凭借这次大功升迁上去,然后再设法对付史阿。
沈姑道:“唐三足执行这次任务以前,春兴大人将愉如的消息告诉过他,从目前情况看,愉如应该没有暴露,说明唐三足没有出卖愉如。”
但在黄猛传授唐三足夺舍之法以后,唐三足的野心开始膨胀起来,原先只是单纯地想杀史阿报父仇,现在他开始策划大事,想寻找机会夺舍皇子或皇孙,争夺皇位继承人这个位置。
姜靖摸了摸鼻子,道:“此人出身江湖,经验丰富,又是多智之人,跟踪监视的人一定要是高手,注意不能过于接近,以免露了行迹。”
天涯子职务不高,在贾葵面前不好多话,此时端着茶杯吹着上面浮着的茶叶,一幅漫不和-图-书经心的样子。与姜靖和沈姑不同,贾葵对唐三足没有一丝怀疑,所以根本没有提防,而是坦诚相待,道:“杨春魂魄已经恢复,他与宁平两人,这些日子受尽煎熬,精神临近崩溃。张椿大人已命人送两人回京,呆在警卫森严的居所,两人或者能恢复得快一些。”
唐家不能露头,身为人子的唐三足却不会就此罢休。唐涣在江湖上虽然恶名远扬,但毕竟是唐三足的生父,自小教导他学文习武,父子之间的感情非同一般。唐三足是个聪明人,打听清楚情况以后,并未执剑去寻史阿寻仇,而是在唐家潜心学文习武,至十六岁出师后,才来到洛阳打探史阿的情况。
姜靖略想一会,道:“唐家历来讲究不出世,唐三足在新朝初立时从军,那时唐家严令弟子不得参与政治,他是唐家嫡系子孙,唐家怎么任由他从了军?这件事要仔细查一查,若是唐三足居心不良,将消息泄露出去,愉如处境十分危险。”
唐三足请两人落座,亲自为两人奉上茶,道:“兄弟是那样的人吗?对我来说,官职高低意义不大,这次领了这次任务,并非看重高官厚禄,而是为报太子知遇之恩。对了,杨春呢?”
姜靖听到这里,已是心领神会,止住沈姑的话,道:“我心里有数,明天于吉真人作法时,会做一些手脚,若是黄猛……总之,这件事你提醒得对,此人若是通不过考验,我不会留下他的。”
唐三足狐疑一和*图*书会,小声问道:“师父怎知我妻儿在何处?”
现在的唐三足十分矛盾,他现在面临一个重要决择,其一是向太子如实汇报,出卖黄猛再立大功,以后埋头苦干,前程怕是不会低于史阿;其二是与黄猛联手,帮黄猛遮挡过去,保护这个可靠的盟友。
姜靖起身走了几步,道:“他小时在何地?他的武艺虽高,但与唐家并不是一脉相传,难道是唐家让他自小拜别人为师?”
沈姑虽是女子之身,却是少有的女智者,武艺一般,但是记忆力很好,有人将她与齐隶并列,称为万事通般的人物。沈姑出身江湖,又执掌反盟多年,熟知各门派掌故,道:“唐家骨子里十分清傲,不会主动送子弟去学别派的武功,不可能是有意为之。我想背后肯定有什么原因。”
唐三足这次说服黄猛出降,却未如实向姜靖说明实情,并非他早有预谋,实是他现在十分矛盾。唐三足自小在雪宫长大,人生观与寻常汉人不同,对帝国朝廷并不感冒。唐三足当初选择在从军,不是为了升官发财,也不是为了高官厚禄,而是为了要报父仇。
沈姑拱手领命,又道:“黄猛会夺舍之法,若有外心,是件十分可怕的事情。若是他起心夺舍,万一找上太子身边的人……”
唐三足询问贾葵近期一些情况,又商议些后续需要协作的事宜,送贾葵和天涯子出来,回房仔细考虑出卖黄猛的得与失。就在这时,外面传来敲门声,唐三足开门看和_图_书时,不由吓了一跳,原来来人正是黄猛。
沈姑点点头,道:“我派人查过,他是唐家嫡系二房之子,不过……少时不知何故失踪,十余岁才回乡认亲。唐家人极重血脉传承,唐三足若不是唐家人,很难认祖归宗。”
黄猛笑道:“你平常在渤海,妻儿却安置在遥远的东莱,我猜想你是惧怕有人报复家小。你身在神鸟机构,不愿将妻儿安置在聚居区,却做出如此安排,肯定因为有强大的敌人。第一次与你见面时,我就认定你会与我同盟,为了确保安全,我派人劫了你的妻儿。我也不瞒你,这样做有两个用意,一是若成为同盟,你的妻儿与小长她们在密地居住,什么危险也没有;二是若你耍心计,他们两人就是人质。现在这个情况,我估计太子考察过后,会重用你,但是你的妻儿失踪,会无端惹人猜疑的。”
唐三足一心要混出个名堂,办差的时候舍得出力,他原本职级就是军侯,很快因功升为校尉。唐三足这次来到中山,打探明白情况以后,认为这是立功的大好时机,只要表现得好,很有可能会入张椿的法眼,从而成为太子系的边缘人员。
唐三足文武双全,很快在军中脱颖而出,只是他的命不好,出战时不慎伤了腿脚,不得不退役返乡。就在这个时候,神鸟机构挑选暗子,相中了出身唐家又有军功的唐三足,唐三足很好地把握住了这个机会,表面是渤海一家药铺的掌柜,其实已被神鸟机构列入编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