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神话

作者:长安梦入
盛唐神话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三卷 家国社稷

第九十章 天有大唐

而一旦我们答应让他们加入我们大唐,成为我们的一个土邦国,还把类似钢铁厂。水泥厂这样的厂子建过去,还派老师教他们各种技术,他们很容易就会发起来属于自己的基础工业,和基础经济。
皇太子和智囊团中的有些人动心了,但很多人还是觉得应该坚守既定的政策,争持不下,就跑来问两位总掌舵人的意见。
如此一来,我们只要不断向他们倾销我们的商品,我们的文化就行了啊,省时省力却能获得巨大收益,为什么要接管下来。贪图他们的这点优惠呢?”
讲课的内容便是关于这次法兰克国王亲自前往长安,觐见大唐皇帝,请求加入大唐的事情。
李隆基拉着萧去病的手,只是说近来时常做梦,梦见王皇后,武惠妃、三个被自己杀死的儿子,还有历代先帝,自知来日无多。只是想在走之前,能再见萧去病和李倓一面,有些话要和萧去病说。
法兰克愿意真心实意全面归顺大唐,希望能够成为大唐的一个土邦国,只要保持法兰克国王的王位,地方可以让大唐派遣官员去治理;而且希望大唐能把工厂都建过去,法兰克免费提供土地,廉价的劳动力,而且还不收税;
笑完之后,萧去病说道:“这路易一世怎么一下变这么聪明了。想加入大唐,好啊,等下我让戴小遥去跟他谈。探探他的底。至于回话吧,你就跟他说,我们和他太不对等。”
“什么难怪?”
很多年后,大唐普罗旺斯都督府,梦幻庄园。
之后李倓即位二十年就主动禅位,又使得禅位变成了铁律,皇权这下真的就很难危害到国家了,可是却换来了皇权的稳固。
萧去病微笑道:“大唐啊,首先她非常大,单说大唐本土,东边太阳刚刚出来的时候,西边月亮才刚刚升起;北边的人冷得要穿狐裘的时候,南边的人却热得只能穿短衫;再有,大唐还非常漂亮……”
海洋自由号庞大船体仿佛一个巨无霸停泊在海港里,码头上人声鼎沸,车水马龙,所有的人都被这艘大船所吸引。
海洋自由号船身就像一座大山横亘在眼前,挡住了大海,遮住了天际,在这有史以来最大的客轮面前,所有的人都不由得发出惊叹。
二十五天后,当杰克踏上广州城的码头时和_图_书,欣喜异常的他几乎不能呼吸,遍地的高楼大厦和巨大建筑,以及随处可见的花园公园让他看花了眼;等他看到火车的时候,虽然听卢晓枚说过很多次,却还是一下给跪了,激动得浑身颤抖。
……
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吗?我们教会了这些法兰克野蛮人洗澡和卫生,给他们带去了丝绸、茶叶、白糖、瓷器、还有各种生活用品,使得他们的生活品质得到大幅度提高;我们用强大的武力威吓住了他们,同时又用先机的技术和文化征服了他们;我们让他们意识到他们有多愚昧多落后,我们向他们倾销我们先进博大的文化,各种艺术。
萧去病撑着萧景衍两个胳膊窝把他举了起来:“你知道吗,你爹爹啊,就是用我们的各种好东西,还有一张绿卡,驱使全世界所有的人,所有的东西,都为我们所用!想想都开心啊,哈哈哈……”
同时他们还无比仰慕大唐的先进文化,准备抛弃天主教,全面向大唐学习,希望大唐能派遣大量老师去给他们讲课,待遇极其丰厚。
与杰克相距不远,这辆火车的头等车厢内,“阴险狡诈”的萧去病和李倓正在给大唐的皇太子、皇帝的智囊团以及专门研究制定国家战略的人讲课。
萧景衍扭过身子看着何可儿,疑惑道:“这是为什么啊?”
杰克忍不住闭上眼睛,张开双臂,彷佛拥抱了整片蓝天,他兴奋地用法兰克语大叫了起来:“去大唐啦!我要发达了,我要去享受人间天堂啦,我要到大唐闯出一片天地!”
此刻,杰克的母亲正紧紧抱着他流眼泪,拉着他的手不肯放他走;他的父亲也眼角泛着泪光,不断叮嘱着什么,叫他一定要在大唐闯出一番名堂来。
萧景衍走累了,伸开双手要抱抱,萧去病于是把他放在自己的脖子上,小家伙两只手抓着萧去病的已经剪短了的头发:“我今天听杰克说了,他要早日考过汉语六级,这样就能去大唐啦!”
“哦……”小小的人听得入迷了,两只眼睛里面全是小星星:“我说难怪呢。”
“天啊,这船太大了!”
萧去病把萧景衍放了下来交给何可儿。对李倓问道:“怎么了?”
“这是只有上帝才能创造的奇迹!”几名法兰克贵族对着海洋hetushu•com自由号跪了下来,顶礼膜拜。
卢晓枚就是何可儿身边,专门照顾萧景衍的贴身丫鬟,杰克则是法兰克王国一位大领主的儿子,小伙子长得很帅,不知怎么就认识了卢晓枚,对她展开了热烈的追求,有时候也会获准进入梦幻庄园,一来二去,就认识了萧景衍。
此刻兰陵王萧景曦正站在和海洋自由号的舰桥上,和萧去病,李倓、萧景衍,普罗旺斯大都督莫秋风等人,一起看着甲板上和码头上的人。
再说了,我为大唐立下这么大功劳,我们萧家都没有二心,其他人怎么敢有这样的心思,大唐少了多少麻烦!”
李倓讲道:“当初我们为什么只占了几个优良港口做通商口岸和桥头堡,其他那么多地方能占却不去占呢?就是因为占了划不来,大唐本土和新占领土都建设治理不过来,哪还有精力去管他们!
“船好大啊!”
明亮的寝宫内,萧去病和李倓坐在床边,床上的李隆基已经到了弥留之际,气血衰微到了极点。萧去病想要再给他推宫过血一次却被他制止了。
便在一家三口一起傻乐的时候,李倓跑了过来,看到萧去病的一头短发被萧景衍抓得像一蓬乱草,也忍不住笑了一下,随后又迅速黯淡下来。
大唐帝都。长安兴庆宫。
李倓道:“电报已经发出去了,七日之后就会抵达普罗旺斯。”
“爽啊!”萧景衍骑在萧去病脖子上,开心地跟着萧去病一起笑了起来。
然后他们手上的钱,还有他们所有的人力资源,都用在购买我们倾销给他们的日常生活用品上了。
等萧去病和李倓再看过去的时候,这位一百三十岁的老人已经闭上了眼睛,脸上带着一抹欣慰的笑意。
但是另一边,萧去病却一下高兴起来,兴致勃勃问道:“景衍,你知道爹爹最开心的是什么吗?”
而为了能享受更多的大唐好东西,这些法兰克贵族只能对内采取各种手段压榨。然后他们的内政到时候就会一团乱,如此一来,他们就永远没有办法发展自己的基础经济和基础工业!
现如今大唐的律法和管理制度越来越完善,百姓的生活越来越富足,经济一天比一天好;科技也一天比一天好,铁路越修越多,火车越跑越快,听说现在还在研究和-图-书汽车……整个大唐都在蒸蒸日上。
李隆基气息微弱地道:“当初你说想让大唐千秋万代一直传下去,永远繁荣强盛下去,如今看来也许真的做到。
夕阳西下,萧去病牵着第二十六个儿子萧景衍,与何可儿并肩走在一望无际的薰衣草花海中。
现在法兰克的贵族吃的穿的用的都是大唐所生产,我们的文化艺术是这些贵族从小的必修课,大唐的所有商品在法兰克都无比畅销;大唐的中等消费品和奢侈品被这野蛮人疯狂追求,趋之若鹜。
“哦……”萧景衍歪着脑袋想了一下,但其实还是想不太明白。
这样他们就永远不会对大唐造成一点威胁,还会成为大唐商品的一个倾销地。另外,我们则可以让他们帮我们种植葡萄,薰衣草,生产一些手工制品,让他们永远做我们的奴隶。
萧景衍高兴地拍了拍萧去病的脑袋,大声道:“不知道,爹爹最开心什么啊?”
萧去病和李倓还有萧景曦等人一下笑了起来,这法兰克国王自然不会想到,这两位在梦幻庄园度假大唐贵人,一位是当今大唐天子的亲爷爷,一位是他的亲外公,哪里需要美言几句。根本就是一句话的事。
萧景衍挥舞着两只小手高兴得大叫起来:“想想都开心啊,哈哈哈……”
皇太子在内,一群人顿时表示心悦诚服,还是这两个老祖宗想得深远啊。
到时候难保就会成为大唐的一个潜在威胁,至少现在是不符合大唐的利益。”
“因为呀。大唐这么漂亮这么好,自然人人都想去,但如果全世界的人都跑到大唐去,大唐不就装不下了么?大唐的的公园里面全是来自全世界的人。大唐自己的小朋友就不能去里面玩了,你说是不是呀?”
萧去病拉着他的小脚踝,笑着道:“爹爹最开心的啊,我们唐人再也不用去学任何一门外语了,而是所有的国家都来跟我们学汉语。在他们的贵族学校里,过不了汉语四级。都拿不到毕业证。爽啊!”
和许许多多来通过刻苦的学习,各种努力和手段,怀揣着巨大的理想和欲望,来到大唐的世界各地贵族子弟一样,杰克开始了他的大唐梦。
皇权如今被你削了又削,大唐有了宪法,有了专门的立法机构,有了独立的监督机构,行政权hetushu.com又分了一大半给给尚书令,只留下赦免权、否决权和统兵的权力。
(全文完)
萧去病和李倓对望一眼,李倓的眼角已经有了泪花,两人几乎同声道:“天佑大唐!”
李隆基躺在床上想了一会,气息越来越散,一会皱着眉头,一会又开心地笑了起来,然后突然他的脸色开始有了一丝红色,眼睛也变的清澈了一点,他一把抓住萧去病的手,直直地看着萧去病问道:“朕很好奇,你到底来自哪里,你说的那座仙山为何怎么也找不到,朕要走了,你不要骗朕!”
李倓急切道:“长安拍来电报,说是皇阿爷近来病逝沉重,自知不起,召我们速速赶回长安见最后一面。”
朕就是想知道,这些东西你都是怎么想出来的;你这么强的本事,就没想过把这李家江山变成萧家江山?”
看有人还不明白,一旁的萧去病又接着讲道:“简单点说,就是他们用惯了我们大唐的好东西了,已经离不开了。但是自己又生产不出,只能问我们买。
萧去病和何可儿一下变了脸色,萧去病道:“知道了,拍电报叫在丹麦的海洋自由号来接我们。”
七日之后,大唐普罗旺斯都督府治所,马赛。
萧去病轻轻道:“这些东西,都是来自我之前说过的那个梦中之国……萧家现在的权势难道不是与国同休?萧氏子孙难道不是和李氏一样,共同掌握着大唐的命脉?
萧景衍扯着萧去病的头发:“那爹爹为什么不让他们到大唐去呢?”
七月初的普罗旺斯,正是一年当中最热的时期,所以每到这个时候,大多数来到普罗旺斯的唐人,都选择到海边来吹风消暑,在海滩嬉戏玩耍。
何可儿微微笑道:“原来是这样啊,不过呢,他想去大唐,光考过汉语六级可不行,除非他能成功追求到你晓枚阿姨。”
两岁半的萧景衍奶声奶气地问道:“爹爹,大唐是个什么样子?”
一番依依惜别过后,杰克告别了父母,提着父亲给他带来的金币,缓步走向了登船的踏板,等他脚踩上了海洋自由号的甲板,看着四根又高又粗的烟囱冒出的长长的灰烟和白色的蒸汽。看着码头上密密麻麻送行人的,吹着凉爽的海风。
萧景衍和他比大三十多岁的侄子萧俊泽玩的正开心,莫秋风向萧去和_图_书病汇报道:“秦王,无上皇,法兰克的国王路易一世想求见你们,我听他的意思,貌似是想让法兰克王国加入我们大唐帝国,求你们二位向皇帝陛下美言几句,说是有厚礼送上。”
杰克他被她母亲哭得心里也是一阵难过,他强忍着泪水道:“母亲,父亲。你们不要再哭了,孩儿这是去大唐,是去遍地黄金的大唐啊,等我在那边混好了。就会过来接你们。”
李倓也道:“就是这个意思,目前我们主要还应该把心思放在大唐的内部建设,提高大唐百姓的生活水平上。朕和师父的意见是,至少五十年不要变!”
码头上,那几名法兰克贵族等到了要等的人,正是去过十几次梦幻庄园的杰克,在知道梦幻庄园两家人要返回大唐后,杰克便只给家里人留了句口信。就立刻追到了马赛,在昨天晚上的最后关头,他终于向卢晓枚求爱成功,卢晓枚答应带他上船前往大唐。
何可儿莞尔笑道:“这要问你爹爹啊,他不喜欢太多的人到大唐去,这都是他规定的。”
萧去病叹了一口气,随后他的声音缓缓响起,过了良久,李隆基气息越发地微弱,艰难地吐出一句话:“天佑大唐……”
戴小遥正是戴四清的孙子,戴四清重伤治愈之后,瘸了一条腿。身体也大不如前,但却获得了一等勇士勋章,他的儿子也因此进入英烈班,孙子戴小遥倒是难得的练武人才,被萧去病亲自传艺,做了秦王亲卫统领。
“愚蠢的法兰克人,这船可跟你们的上帝一点关系都没有,这是我们大唐人创造的奇迹,设计并建造这艘海洋自由号的,正是我们大唐的兰陵王!”几名年轻的唐人船员用一种看傻子一样的目光看着他们,一脸鄙视道。
一说到这里,萧去病就很开心,现在大唐话已经是全世界有唐人的地方的通用语,唐人可以去世界任何地方不需要通行证,大唐已经成为全世界所有人都向往的圣地,人间天堂,但大唐又是岂是这么好去的?
一旁的何可儿笑靥如花地看着这对活宝父子。特别是萧去病,都八十多岁了,还像个孩子一样,每天晚上还像新婚时期那样火热温柔。也忍不住笑了起来,洒下一地银铃。
“再说了,若是大唐想去就能去,那大唐的绿卡。不就不值钱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