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镇墓兽

作者:蔡骏
镇墓兽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北洋龙

第二十章 洪宪帝陵

关于六扇门传人的破案事迹,早已被文人们写成小说登报连载。在他经办过的许多案件中,除“宋教仁案”这样的政治事件外,最玄妙的并尚未破获的,就是宣统元年的德租界灭门案。当时,整个天津都在通缉凶犯,大街小巷贴满两个刺客画像,结果却一无所获。
秦北洋拍拍他的肩膀:“我也是庚子年生的,我俩同年,都是十六岁!”
北京警察厅探长叶克难。
“修陵墓?”
“先父名讳齐重兵,早年跟随袁世凯出使朝鲜当差。甲午战后,袁世凯小站练兵,父亲便是第一批北洋新军的一员,屡立战功,官至清末新军第六镇步兵协统。辛亥年,父亲不想做大清的乱臣贼子,反对袁世凯逼宫而被暗杀。工兵团长是父亲旧部,收留我做了个小兵。家中没有其他亲戚了,只有个弟弟,早已离散,生死不明。”
“救命……”
五色旗猎猎飘扬,官道上来了一队人马,全是荷枪实弹的北洋军。士兵们拉开枪栓,蹲下来瞄准射击。
遗留在杀人现场的凶器,还在警察厅的保险柜里——象牙柄的锋利匕首,刻着彗星袭月的螺钿装饰。叶克难分别请北京琉璃厂的刀剑师父、象牙雕刻师父、螺钿师父看过,都说这器物的做工相当精良,但也难以判断出自何方。
他们在太行山上走了三天,靠着秦北洋过人的记忆,终于找到那条山涧,如今已结冰了,还有内藏灵石的巨大岩石。
“喂,我叫秦北洋,你叫什么?”
他吩咐医护兵来给秦海关包扎伤口,抓紧十六岁少年的肩膀,问出了什么事。
偌大的洪宪帝陵工地,又只剩下秦氏父子二人。
第二宫的设计,关于袁世凯其人——民国初年报业发达,各种小道消息花边新闻不断,包括大总统娶了几房姨太太、大公子与二公子的喜好,等等。南方革命党的讨袁檄文,也堂而皇之登在报上。再不济,从钱包里掏出块“袁大头”银圆,也能知晓其长相。
秦北洋远远听到,两人循着声音往下走,只见一群灰色的野狼,夹着尾巴,流着哈喇子,露出森白锋利的牙齿,围困着一个破衣烂衫的小兵。周围躺着三具尸体,被狼杀死的逃兵,咽喉断www.hetushu•com裂,胸口被抓开个大洞,内脏和肠子流了一地。狼最爱吃的是人的心脏。
“客气个啥,我不是专门来救你们的!”
小兵眼里闪着泪花,牢牢抓住少年秦北洋,手烫得似能把皮肉烧出个洞来。
一小时后,秦氏父子离开北京。他们被押解到保定府,跟军队骑马进太行山,距西陵不过数十里之遥。袁世凯担心公开兴修陵墓,会引起全国舆论反对,决定秘密修陵,必须在人迹罕至的山区。但要寻找龙脉,“点穴”确定金井位置,如今已无皇家风水师,前内务府大臣推荐秦海关可堪大任。
秦北洋凑上来打断他的沉思。
“该死的畜生!”
秦海关说的没错,士兵们已拿枪口对准他们了。
京西骆驼村口,叶克难本不抱希望,那两个刺客,绝非普通人,一旦溜了,就像溪流汇入大海,枯叶卷入森林。不过,这番刺杀未遂,也算案情有了进展——说明两个刺客依然活着,年轻刺客脸上果然留了疤。并且,他们身手依然了得,居然能追赶狂奔的马车,还能在棺材中忍耐一整夜,绝非常人。最要紧的是,他们的目标,必是秦北洋无疑。
唯一活着的小兵没有武器,绝望地挥舞着一根树枝。那些狼似乎也饱了,不想马上杀死他,而是围着他逗弄取乐。
这场灾难摧毁了军队主力,杀了所有军官。几十个幸存者留在营地,但都是小兵,便作鸟兽散,各自翻山越岭,开了小差,逃得一个不剩。
“我不干!”秦北洋还记得日历,“今天是1916年1月2日,不是光绪十六年。”
“总有一天,我会把那只想要吞吃中国的天狼星打下来。”秦北洋眺望干净透彻的星空,正南方有一颗明亮的星星,“二十八星宿中,南方朱雀七宿中的井宿。”
春寒料峭的山谷,死狼和死人都冒着热气。他们救下的小兵,跟秦北洋差不多年纪,早已吓得如惊弓之鸟。
“嗯。”齐远山抹去眼泪,“话虽如此,但人家都当上了皇帝,我一个小兵又能怎样?你们要留下来继续修墓吗?那我也留下来,外面兵荒马乱的,这里反倒是个世外桃源。”
秦氏父子循着声音www.hetushu.com而来,但见灰茫茫地乱石嶙峋,只能找到残缺的军服与铁锹等工具。他们往地下挖了半天,全是血肉模糊的残骸,根本没有可能还有活口。为了避免那么多尸体发生瘟疫,必须原地掩埋。秦北洋还为这些人烧了纸钱,大哭一场。
“嗯,我是直隶正定人士,庚子年生人。”
秦海关边走边跟儿子说:“寻龙务必攀登山脉之巅,居高临下,观察山川形势。登上太祖山,经过少祖山、父母山,看龙的出身与剥换、行走,再经过多次反复,穿山过峡,束气,遇到河川,入首。突起穴星沙交水会阴阳交配,化气结穴……”
秦海关跪在雪地感谢叶克难的救命之恩。
一小时后,士兵们收队回来报告,并未发现刺客踪迹,他们又像魂魄般消失了。
“爹爹,你不会真的心动了吧?”
二十八星宿、三十六天罡、七十二地煞种种,也是秦海关传授给儿子的。
老秦拉下面孔:“不错,上回我已发现那里有龙脉,何况又有灵石做原材料。加之处于深山老林,完全符合陵墓的要求。”
老秦措手不及,这历朝历代的肥缺居然落到了自己头上,还有五百块银圆,不但足够还债,还能在京城买一栋大宅院。最重要的是,家族重操旧业,成为世代相传的皇家工匠,又能造一头新的镇墓兽了。
秦氏父子掩埋了三具工兵尸体,拖着两头死狼,保护齐远山回到营地。洪宪帝的陵墓外观颇具雏形,墓道土建也已完工。是夜,三人架起篝火,将狼肉烤熟大快朵颐。山顶上一双双绿眼睛,不时嚎叫,看着吃狼肉的男人们。秦北洋抓起一支汉阳造八八式步枪,对山上打了两发子弹,赶走了那些吃人的畜生。
“不会的,军营里有一千多人的给养,那么多粮食和药物,足够我们长期生存下去。你看,还有武器弹药,我们可以每天上山打猎。你不是还会用这台发电机吗?”
“秦北洋!”
秦氏父子分不清是敌是友,反正总比被刺客杀了强。他们冲到迎风招展的军旗前,说明自己不是坏人,祈求军队去追杀刺客。士兵们不太相信他们的话,反而用刺刀威胁父子俩老实点。
此时,秦氏http://m.hetushu•com父子已被军队包围。
秦北洋抢在父亲之前提问:“这是你想出来的馊主意?”
泪光闪闪的迷雾之中,那少年踢了踢死去的狼,向他伸出手来。原以为必死无疑,只待被狼爪掏开胸口,让自己看到自己心脏长啥样。这是梦吗?他紧紧握住秦北洋的手,两人竟像手指角力,彼此难以分开。秦北洋微微一笑,将他从地上拽起。
“君子一诺千金?”秦北洋颓丧地自言自语,“是这道理没错,好吧,我也留下来。”
老秦阅人无数,早看出这孩子并不寻常:“你不是普通的农家子弟吧?”
“对不起,七年前我跟你说过,我是个干脏活累活的。再见,保重。”
“营地里还有几十箱弹药,足够我们把这些狼都打死!”齐远山换上一身干净军装,篝火照亮他的脸庞,目若朗星,双眉浓密,鼻梁高挺,虎虎有生气的少年,随口吟出一句,“会挽雕弓如满月,西北望,射天狼!”
这画图纸的任务,落到了秦北洋头上。袁世凯最像什么?他在地宫的油灯下,思来想去了三天三夜,突然冒出一个东西——
时隔数年,叶克难已是京城闻名遐迩的侦探。
次日,秦氏父子开始制造镇墓兽。
肩伤未愈的老秦说:“我就是一个工匠,懂个屁啊?”
他闻到山花绽放的香味……活着真好啊!
多年以后,站在行刑队的面前,齐远山不会忘记1917年春天,年方十六岁的自己,蜷缩在太行山深处的野狼谷,见到十六岁的秦北洋……
“对,今年是洪宪元年。中华民国改成了中华帝国,大总统改成了大皇帝。历朝历代,皇帝登基,总有一件事是要做的。”
在秦海关的指挥下,工兵们在大雪中挖掘地宫,按照清陵规格修建墓道、墓室门,还有宝城、明楼、祾恩殿、神道碑亭、神道和石像生。短短三个月,初具规模,深山中成了大工地。秦北洋边看热闹边想,欧洲军队保卫国家或侵略别国,中国军队却为个人服务,简直是袁世凯的奴仆、用人。
两个刺客见势不妙,立即潜伏在雪地。
林立的步枪与刺刀间,走出一个穿着黑色警服,留着两撇小胡子,三十岁出头的男人。
http://m•hetushu.com海关在一里之外,找到一片山坡地,便是最佳穴位。根据古法,他自己做成结印册,类似先秦竹简木牍的卷轴,就地抓了土壤一起焚烧。灰烬介于石头与泥土之间,还有一圈圈神秘年轮,是为太极晕。
军队在此挖了口深井,作为洪宪皇帝陵墓的金井。
春暖花开,山雪消融,溪流奔腾,父亲的伤势痊愈了。秦北洋却心慌意乱,眼皮直跳。这天清晨,部队集结一千多号人,前往山谷采石,这几乎是全部兵力。他们吹着军号,打着鼓点,就像拿破仑时代的军队,只是肩上扛着铁铲、锤子、钎子等工具。行至一处险峻的峡谷,军官开枪射击山羊,子弹打中山顶的石头,加之枪声的回响,以及融雪的因素,意外引发了山洪与泥石流暴发,将这一千多名正当年的男儿,埋葬得一干二净。
“我们还有选择吗?”
话虽如此,他却带着大队人马,走进一条险恶山谷。时值隆冬,万物萧瑟,山中多有积雪。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。唯有野狼出没,时时半夜嚎叫。秦北洋裹着军用毛毯,骑在一匹战马上,仔细查看四周地势,总觉有几分眼熟。
秦北洋想赶紧逃回北京,但是老秦决定留下:“你以为,走了就会有活路吗?说不定,只要你一到北京城,就会被抓住枪毙。要知道,我们还有五百块大洋留在北京,那笔钱可不能不要啊!”
这天晚上,父子俩听到四周山顶上此起彼伏的狼嚎,几乎要把月亮给喊下来。老秦忽然意识到,所有开小差逃跑的士兵,是不是一个都没逃出去,他们都在路上被狼群吃了?
“不错,普天之下,能够修建出跟前清一样标准的皇陵的,唯有你们秦氏父子。”
“爹爹,你还是不想放弃老本行,要把镇墓兽造出来是吧?”
太阳出来了。
第一宫:发愿奏表。老秦还是念了那份祖宗传下来的表文,在地宫中焚香祷告。听到那句“伏以帝德遍乾坤,中外睹中兴之盛,皇恩弥宇宙”,秦北洋就感觉恶心,想冲出去呕吐。
“可我们不能留下来等死啊!”
“我只是奉命行事,务必找到你们父子,就像七年前我找到了你。通过前清的内务府大臣,我又打听了好多人,才找到这个地和-图-书方。”
清晨,他和儿子背着步枪,前往发生山洪的峡谷。这是逃兵们的必经之路,想看看还有没有活口。
叶克难骑上一匹黑马,往北京城的方向而去,一溜烟没影了。
“什么刺客?”
“对不起,这是杨度先生的意见。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探长,在这北洋的天下微不足道。”
“如此说来,你对袁世凯是恨之入骨?”
京西骆驼村外的雪地上,叶克难遥望枯黄萧瑟的香山,太阳照在他的侧脸上,也照在那对浑身是血的父子身上。
秦海关已猜到大半,霎时愁容满面。
“齐远山。”
这是绝密行动,不能惊动地方百姓,所有劳力,全部由军队担当。他们是北洋军的精锐,前清称标,民国称团,原本是工兵部队,最擅长修筑堡垒与工事,配备各种工程设备,甚至有台柴油发电机。
老秦举枪打中最强壮的头狼,秦北洋射死另外一头公狼,剩下的狼各自逃窜。
“叶探长!请受老秦一拜。”
“难道是……”
“不对,爹爹,你在扯淡!这不是几年前,我俩为光绪帝的镇墓兽,上山找灵石的路吗?”
“灭门案……他们回来了……两个刺客……报仇……”
有个军官取出委任状,以中华帝国内务府的名义,委任秦海关为世袭皇陵监督,并赏赐银圆五百块。
秦北洋先是语无伦次,嘴里嚷着:“刺客!刺客!”
齐远山不能进入地宫,只能在墓道口站岗放哨,以免野狼或土匪入侵。
秦氏父子你一句我一句,才把雪夜“尸变”,棺材里飞出两个刺客,一路狂奔逃亡的过程说清楚。老秦找到那匹累死的马,说要给它挖墓安葬,是这匹马救了他爷俩的命。
叶克难皱了皱眉头,捶打秦北洋的胸脯,感觉这男孩竟比自己还高了。
叶克难听懂了,不由自主打个冷战,立即命令士兵散开队形搜索,协助捉拿重要凶犯。
在袁世凯的地宫内,秦海关又画出了“制兽九宫”——
“对,干吗要管皇帝是谁?姓爱新觉罗?姓朱?还是姓袁?这重要吗?只要给了我们俸禄和官位,就值得努力工作,这就是我们做工匠的精神!退一步说,钱都已经收了,我们就要履行承诺,哪怕没人监督。”
“叶探长,你怎会带军队前来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