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镇墓兽

作者:蔡骏
镇墓兽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北洋龙

第二十一章 蛤蟆与小狼

“三国英雄之中,我最崇拜诸葛孔明。”
秦海关去取灵石,当初选择在此处点穴,开凿金井,就是考虑到紧挨着灵石,可免去长途跋涉寻觅之苦。这一回,他没让秦北洋跟随,说这灵石的力量太强,不希望儿子在几年内接触两次。而他已五十多岁,也不在乎这把老骨头。
齐远山悻悻然地点起篝火,烤着今日打猎所得的兔子说:“是不是这玩意儿做好了,袁世凯的江山就稳固了?”
“到底啥手艺,能教我学学吗?”
路过一道岩石缝隙间,秦北洋听到有“吱吱”的叫声,以为是个兔子窝,便伸胳膊进去掏了掏,没想到掏出一只小狼。
齐远山差点命丧狼口,对这个物种恨之入骨,看着小狼眼中的幽幽绿光:“诶呦!山羊看到小狼还不得吓死?”
中华帝国,洪宪帝陵。
不消数日,设计图纸已完成,一只威武雄壮的金蟾镇墓兽,跃然纸上。
“可是……”秦北洋将热乎乎的小狼抱在怀中,看样子还没断奶,长得虎头虎脑,颇为可爱,竟然动了恻隐之心,“上天有好生之德,这小狼从未杀过任何生灵,我不能见死不救。”
第四宫:拼接塑形,设置机关。完全在地宫中进行,用去秦氏父子整个秋天的时间,等到第一场大雪降临,才完成金蟾镇墓兽的组装。
小狼不久便断奶了,两个少年给它喂兔肉和羊肉。它最亲近的还是秦北洋,养到盛夏时节,小狼已有了大狗般的体型,仍然每天跟他一起打滚玩耍。
“嘿,我们一个叫齐远山,一个叫秦北洋,名字还挺般配!”
惟妙惟肖,一对突出的大眼珠子,浑身的皮肤坑坑洼洼。须臾,蛤蟆张嘴,吐出一条带弹簧的飞剪舌——如同蛤蟆吃蝗虫,相隔数丈,即可杀人于无形。
他进入地宫,马灯的光照有限,许多地方看不清。他往前走了几步,突然一脚踏空。
这是一处开阔的山坡,海拔或许有两千米,正对着底下巍巍群山,甚至能遥望五台山之巅的叶斗峰。只是夜幕降临,再也不见那晨钟暮鼓的佛寺丛林。
有一日,他俩上山打狼,各背两支汉阳造八八式步枪,带两百发子弹,腰http://m.hetushu.com间插着勃朗宁手枪。接连射杀三头狼后,两少年杀得兴起,追逐狼群进入盘山小道,竟然忘了时间。
秦北洋也不含糊,放下怀中小狼,一并跪下,撸起袖子管,掏出匕首,在小臂上割了道小口子,鲜血一滴滴落入土中。齐远山接过匕首,牙关一咬,同样割了自己一刀。
一夜过去,平安无事,四周图谋复仇的狼群,全被他俩吓得屁滚尿流。
秦北洋立刻判断:袁世凯完蛋了,清朝他娘的复辟了!
“鬼知道呢!”也许他还没被埋进陵墓,中华帝国就亡了。
爬到悬崖边,齐远山望着灿烂星空下的五台山剪影:“父亲给我起名‘远山’,因他酷爱天下名山大川。每年四月初四,文殊菩萨诞辰日,父亲就要上五台山进香,祈祷国泰民安。”
齐远山往浮雕上的袁大头吐了口唾沫。经过三道墓室门,他闻到一股熟悉的臭味,就像是……小时候,他喜欢用石头砸死癞蛤蟆,每次都有一泡恶心的汁液。
第七宫:操控——金蟾镇墓兽相当听话。秦北洋每每看到那只大蛤蟆,就想象袁世凯变成了自己的提线木偶,好不快哉。
“我爹说,我生下来就没了娘亲,是吃了母羊的奶水才活下来的。”
不是人的脚步,更像某种野兽,每一步都引起沉甸甸的震动。马灯没有摔坏,他举起马灯对准头顶……距离地面两尺,一个东西出现在金井外,居然是只硕大的蛤蟆。
次日一早,三人刚从行军帐篷里醒来,外面有了某种动静。秦北洋分外警觉,怕是有狼来偷袭,探头出去观察,竟是密密麻麻的军队——虽然身着新式军服,但人人脑后留着辫子。迎风招展的军旗,竟是前清的黄龙旗。
蛤蟆!
他们让金蟾镇墓兽回到地宫原位。金井让齐远山狂流鼻血,剥了上衣呕吐,也因为受不了蛤蟆的气味。
金蟾镇墓兽。
与世隔绝的太行山深处的峡谷,全然不知天下的纷纷扰扰,一派郁郁葱葱。山涧泉水也变得活泼,两个少年光着身子戏水,在鹅卵石间摸小鱼儿。
齐远山看着莽莽群山:“北洋,到底啥是镇墓兽啊和_图_书?”
“北洋,我最喜欢曹操了。”
齐远山已然双腿下跪:“值此月明星稀,乌鹊南飞之夜,我俩结拜为异姓兄弟吧!日月星辰加上五台山可为证。”
秦海关一拍大腿,就这么定了。把袁世凯镇墓兽做成蛤蟆,绝无贬义。在中国传统文化里,蟾是有灵气的吉祥之物。所谓的“三足金蟾”,传说就在月宫之中,陪伴嫦娥,因此月宫又称“蟾宫”。古有刘海修道,用计收服金蟾成仙,这便是“刘海戏金蟾,步步钓金钱”。做生意的供奉金蟾,蛤蟆嘴里放一枚铜钱,招财进宝,大吉大利。还有成语“蟾宫折桂”,比作及第登科。老袁要是知道由蛤蟆为自己守墓,说不定做梦都会笑醒呢!
齐远山蜷缩起来,举起步枪抵挡。他听到清脆的撞击声,原来蛤蟆舌头也是金属的。他扣下扳机,子弹似乎打到蛤蟆头顶。地宫中枪声震天,回声响亮。
“营地里不是有几头我们抓来的山羊吗?原本准备打牙祭的,其中有只母羊还有奶水,我们试试看能不能用羊奶把它喂活。”
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!譬如朝露,去日苦多。慨当以慷,忧思难忘。何以解忧?唯有杜康。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但为君故,沉吟至今。呦呦鹿鸣,食野之苹。我有嘉宾,鼓瑟吹笙。明明如月,何时可掇?忧从中来,不可断绝。越陌度阡,枉用相存。契阔谈宴,心念旧恩。月明星稀,乌鹊南飞。绕树三匝,何枝可依?山不厌高,海不厌深。周公吐哺,天下归心。
齐远山打光子弹,自觉要命丧金井,镇墓兽却不动了。
两人带着小狼回到营地。老秦看到秦北洋胳膊上的伤口,知道他与齐远山结拜之事,无奈地摇头,但也不便阻拦,只好认了齐远山这个干儿子。
“呸!”
“既然是神兽,哪是我们凡人所能制造的呢?”
又说起三国,格外兴奋,秦北洋当场背了一遍《短歌行》——
他窃喜还活着,没被飞剪舌夺去性命。用马灯往上照,蛤蟆的嘴巴被击中了,但丝毫未受伤。原来是一只青铜蛤蟆,怪不得金光灿灿。齐远山拼命拉枪栓,接连射出几发子弹,这对金蟾镇m.hetushu.com墓兽不过是挠痒痒。蛤蟆咧开嘴巴,似是诡异地微笑,那条舌头又要飞出来索命了。
“小生秦北洋。”
一声惨叫,齐远山坠入陵墓的金井。“妈呀!”他整个人处于龙穴之中,周身一片火热,血管里要沸腾似的。他恐惧到了极点,不但因为金井,还因为脚步声。
秦北洋一回头,阳光照在他两块胸大肌上,他向齐远山泼水后大笑,指着自己的后肩:“此乃镇墓兽之角!我们家族世代相传的。”
他想到在这深山之中,三个男人被困整整一年,别说是个婆娘,连条母狗都见不着。年轻人精力旺盛,无处发泄,互相解决也有可能嘛。
完成雕琢打磨的第六宫,春天的融雪又化了。他们已在山中被困整整一年,全然不知外头的世界,还以为是中华帝国洪宪二年呢。
“我们不能再回去了,路上山道险峻,天黑看不清楚,若是狼群在半道伏击,我们兄弟俩都得葬身狼腹。”秦北洋给步枪和弹夹上油,给自己和小狼都裹上皮袄子,“好在已是暮春,晚上不会太凉,我们点上篝火,将就着过一晚,明早再回营不迟。”
数月之后,进入第七宫,镇墓兽事实上已完工,但还少第八宫验收、第九宫点睛,只能算是半成品。
齐远山向秦氏父子道歉,老秦叹了口气说:“你都看到了镇墓兽,我们在此也待不久了。”
齐远山刚被拽出来,秦海关也冲进来了,摇头说:“镇墓兽将你当作了盗墓贼!何况你又掉到了金井里,它当然要杀了你!”
其实,秦北洋可怜这只小狼,正是想到了自己的出生,竟有同病相怜之感。
忽然,头顶一阵巨响,狂风吹得他俩睁不开眼。秦北洋抬起头,但见空中盘旋着一架飞机,两对翅膀,前头螺旋桨,半舱式机身。齐远山跳起来向飞机呼喊,就像海难者遇到经过的轮船。他们来不及穿衣服,光着屁股冲到袁世凯的陵墓宝顶,拼命地挥舞白毛巾。这架飞机涂着五色旗,超低空盘旋接近,几乎擦着秦北洋头顶而过,他甚至能看到飞行员的小胡子。飞机不可能在此降落,螺旋桨又掀起一阵风,消失在云端上。
http://m.hetushu.com人照着《三国演义》桃园三结义的那一章回,异口同声:“虽然异姓,既结为兄弟,则同心协力,救困扶危;上报国家,下安黎庶。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,只愿同年同月同日死。皇天后土,实鉴此心,背义忘恩,天人共戮!”
秦北洋与齐远山年龄相若,两人都读过书,尤其爱《三国》,一见如故,相谈甚欢。
山上捡来的孤儿小狼,奇迹般地吃着羊奶存活下来。老秦说,看到这只小狼,就想起了刚出生的秦北洋,同样有着超乎寻常的生命力。
秦海关取得五斤灵石,安置于地宫深处。至于其他原材料,早已被运送上山。他们用了两个月,切割石料,铸造青铜部件。齐远山全程参与,干得不亦乐乎,唯独不能进入地宫。
“你爹会担心的吧?”
齐远山拧起浓眉,发现秦北洋的后脖子上,有两块异样的胎记,细看竟像鹿角,鲜艳的赤红色,仿佛要爬上头顶,直冲云霄。
“我们家族可不是凡人呢。”秦北洋又搔搔头笑道,“呸!这话儿,说得好像我们家多厉害似的,不过就是干工匠活的,只是有祖传的手艺罢了。”
他和齐远山手牵手,躺在狂风缭乱的山巅,仰望天狼星,扯开嗓子嚎叫,似已化作狼族。
秦北洋被地宫枪声惊醒。他已掌握操控镇墓兽之术,用袁世凯的河南方言,让金蟾停止攻击。
到了地宫,秦海关拉着儿子就问:“哎呀,北洋,你莫不是喜欢男孩子?”
“北洋,没有母狼的奶水,你如何能养活它呢?”
当晚,秦海关喝光了营地里最后一瓶白酒,就在军官帐篷里睡着了。秦北洋点着油灯看《北洋步兵操典》,不知不觉也睡着了。只有齐远山扛着枪,守在墓道门口看月亮。狼群倒是不来了,但有股阴风钻入后背心,他确信这来自地宫。齐远山回头盯着墓道,一年多前他参与过工程,到过地宫深处。只是秦氏父子制造镇墓兽以后,就禁止他再进去了。
他听到人的脚步声,秦北洋扑到金井口: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十六岁,心智尚不成熟,容易被自古英雄好汉的事迹冲昏了头脑,什么桃园三结义,水浒一百单八将,瓦www.hetushu.com岗寨四十六友,杨家将的焦不离孟孟不离焦。小哥俩顿觉即将开创万世不朽的伟业。
第三宫:选材。
太行山上,月明星稀。
秦北洋用手指逗弄着怀中小狼,只盼它不要冻死,这小家伙的生命力倒是旺盛,居然咬着他的手指头,当做母狼的奶头呢。
“咳!这可不是学堂里教的数学和英文。这手艺只能传给秦氏子孙,而且传男不传女。”
原来是个狼窝,只剩下一只活着的小狼,里头还有几只饿死的小狼。估计母狼已命丧在他俩的枪下,这窝小狼也只得自生自灭了。
“金蟾镇墓兽!”
父子俩反复端详手里的大洋:袁世凯的侧面头像,肥头大耳,光着脑袋,后脑勺还堆着两层肉,嘴上两撇胡须,完全没有脖子,下巴直接连着军服……太像蛤蟆啦!
“曹操说:山不厌高,海不厌深!我俩是高山连着大海,天作之合嘞!”
里面究竟有什么?镇墓兽长啥样儿?还有传说中的金井……齐远山按捺不住,背着枪悄悄走进去。他提着军用马灯照明,墓道弯弯曲曲。两边石墙是栩栩如生的浮雕,那是秦海关按照图纸刻上去的,歌颂袁世凯的“丰功伟绩”:朝鲜经略、小站练兵、北洋自雄、民国肇建、帝国登基、中华复兴……
“爹爹……难道你……”秦北洋放声大笑,直笑到在地上爬不起来,“你把孩儿想成什么人了?我知道,京城的有钱人,流行玩耍男戏子,爱逛‘相公堂子’,我可没这个爱好呢。”
秦氏父子却不知,一年前,这座陵墓的主人就已归天,“中华帝国”早已烟消云散。
“他这两天在地宫操练镇墓兽,昏天黑地的,他估计都没感觉。”
至于第五宫“种魂”,上山之时,军官就随身携带一个铁匣,装有袁世凯的头发与指甲,还有最爱的玉扳指。老秦将这些东西注入镇墓兽,果然金蟾有了灵气。
“小生齐远山。”
“啊,五台山!传说顺治皇帝就是秘密退位上山出家的。”齐远山不禁叹息,“古来帝王再威风,最终也不过如此。”
齐远山摇摇头说:“哎呀,这只小畜生必是活不成了,还是放回去吧。”
“就是保护陵墓不受盗墓贼侵犯的神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