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镇墓兽

作者:蔡骏
镇墓兽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北洋龙

第二十二章 龙旗复辟

秦北洋对外胡乱打了两枪,陵墓前顿时枪声大作。秦海关与齐远山趴在地上,看着帐篷被打成筛子。
秦北洋很清楚,金蟾镇墓兽的弹跳力惊人,就像真正的癞蛤蟆,可以轻易躲开攻击。而它的飞剪舌,可以转瞬绞断十几条脖子。
言归正传,秦海关、秦北洋、齐远山三人被送上战马,捆绑着押解下山。金蝉镇墓兽也被一同运回北京。
齐远山问道:“不是有镇墓兽吗?”
“北洋……你可记得,爹爹跟你说过,我们秦氏家族,天生都是短命鬼。”
“还是地宫舒服啊!”秦北洋坐卧难安,挤在角落里叹气,“爹爹,你看那帮辫子军毁灭了袁世凯的陵墓。历史上的改朝换代,新朝会掘旧朝的墓吗?”
军官勃然大怒,“什么狗屁蛤蟆!”
辫子军自称张勋部下,奉命来捣毁袁世凯陵墓。一年前,老袁当了八十三天皇帝,遭到全国军民以及日本人的反对,天下滔滔,形势无可挽回,被迫取消帝制,恢复中华民国,不久www.hetushu.com忧惧而死,临终前自评:“为日本去一大敌,看中国再造共和。”
看到父亲被打,秦北洋急了:“没事儿,里面就是一个怪物。”
老秦宿醉彻底醒了,对方人多势众,绝无抵抗的胜算,他用枪尖挑着白衣挥舞投降。
人们心有余悸地说:“原来是个吃人的大蛤蟆!一跳三尺高啊!”
两天后,经过正阳门的城楼,只见悬挂着黄龙旗,沿街不少人戴着假辫子。两个月前,为了中国是否参加世界大战,大总统黎元洪与国务总理段祺瑞僵持不下,是为第一次“府院之争”。安徽督军张勋率领五千辫子军进京,解散国会,扶持溥仪重登皇帝宝座,大清帝国复辟。遗老遗少,弹冠相庆,龙旗再升,宛如棺材里爬出的僵尸。
“还有太平天国,我父亲说过,据说洪秀全祖坟的风水极好,清廷派人去挖了两次,挫骨扬灰,最后才平定了长毛。”齐远山一边捉着牢房里的跳蚤一边说话。
和_图_书子军用屎尿填满金井,破坏袁世凯陵墓的风水,确保大清江山不改。最后,埋下炸药,爆炸摧毁了洪宪帝陵——山摇地动,飞沙走石,山涧都被乱石堵塞断流了。幸好,大岩石下藏有灵石的秘密未被人发现。
金蟾镇墓兽被军队捕获,夺命之舌已被炸断,浑身弹痕累累,被铁链子捆绑着运出墓道,暴露在太阳下。
北京七月,夏日炎炎。秦氏父子与齐远山,一起被关进监狱。三人刚从凉爽的太行山上下来,就被关在狭窄局促、密不透风的监房,如同在蒸笼里一般难熬。
瞅着满地的无头尸体,老秦看不下去,说了一嘴:“劝你们别进去!”
三个人都被五花大绑。小狼已经不小了,它看到主人被抓,立即冲上来拼命,咬中一个军官的大腿,竟然撕咬掉一大块肉。就在它将咬断对方喉咙时,辫子军用刺刀插入狼脖子,小狼当场血溅五步。秦北洋声嘶力竭地高呼,可怜这头被自己养大的小狼,简直就当做了自己和*图*书的亲生孩子。士兵用枪托猛砸秦北洋的脑袋,让他的额头鲜血直流。老秦趴在儿子身上,代替他承受了剩余的磨难。
两年后,袁世凯被安葬在河南安阳。北洋政府按照中华民国大总统的礼仪举行葬礼,至今陵墓完好。至于太行山深处,洪宪帝的皇陵,则被绝大多数人遗忘了。
军官拔出驳壳枪,又带着几十号士兵冲进去,不过这回已有所防范,全都子弹上膛,还装上明晃晃的刺刀。没过多久,墓道中传来激烈的枪声,仿佛一场遭遇战。军官侥幸逃了出来,剩下的士兵也是缺胳膊断腿的,鬼哭狼嚎的惨叫声,让人闻之色变。
“已经到了互挖祖坟的世道,看来大清的陵墓也难长久了。”
老秦皱了皱眉头说:“一般来说不会。不过,当年李自成就挖过安徽凤阳的明朝祖陵,崇祯皇帝又挖了李自成的祖坟,最后这两边都完蛋了。”
秦北洋被绑在马上,啐了口唾沫。秦海关的五百块大洋早被充公,在北京城里买宅子的白日梦和-图-书,终告破灭。
“镇墓神兽,防范古代的邪魔歪道以及盗墓贼没问题,但哪挡得了如今的子弹、马克沁机关枪和黑色炸药啊!”
秦北洋说了句大实话。突然老秦面色一变,心头绞痛,几近昏厥。儿子搀扶住他,只见秦海关的额头,滚下豆大汗珠,毕竟五十七岁了,按老话来说是已黄土埋了脖子。齐远山用力掐老秦人中,才让他缓过一点精神。
军官反倒抽了他一个耳光:“你在里面藏了什么机关?”
秦海关心疼不已,一旦离开地宫环境,镇墓兽的动力就会消失,成为一尊铜石疙瘩。
果然,地宫深处传来几声巨响,机关枪像四百响的鞭炮,终于让一切平静了。
秦海关强打精神说下去:“明朝以来,通常我们每代人只能制作一尊镇墓兽。其一,因为我们的工作与皇帝的生命相关,除非接连有短命皇帝。若遇到长寿的帝王如康熙与乾隆,恐怕得算上两代人。其二,每制作一尊镇墓兽,要消耗巨大精力,你看我教你在地宫中运气操www.hetushu.com控镇墓兽,是在预支未来几十年的生命力。何况,灵石威力强大,凡是接近灵石的人,都会折损寿命。若是体弱多病之人,恐怕会迅速断命。”
“不会的,如今有西洋医生,可以打针吃药,出了这鬼地方,我便带你去看病。”
其实,他是想让这军官也进去送命。
领头的军官又说,当年袁世凯欺负孤儿寡母,逼迫隆裕太后降下清帝退位诏书,实乃十恶不赦的乱臣贼子。几十个士兵进去扫荡地宫,秦氏父子默不作声。片刻后,一人飞奔而出,却不见人头,只剩双手乱舞的身体,腔子里往外喷血。接着逃出墓道的,全是无头战士,手舞足蹈地摔倒,抽搐几分钟便不再动了。只有一个幸存者,三寸钉的矮个子,语无伦次地喊叫:“蛤蟆……蛤蟆……蛤蟆……”
军官也不是吃素的,迅速调兵遣将,再次派了一百多名士兵,配一门加特林机关枪、几十颗手榴弹,一齐进入墓道。齐远山生于行伍世家,知道这些武器厉害,摇头示意秦北洋别再说话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