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镇墓兽

作者:蔡骏
镇墓兽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北洋龙

第四十九章 会稽飞行

女孩淡淡地说:“叛军想要逃亡外蒙古,我趁着他们看守不严,就一个人逃了出来。我在草原上分不清方向,也不知道鄂尔多斯该怎么走,走了很多天快要饿死的时候,有户游牧民救了我。好心的蒙古老奶奶养了我几个月,后来把我托付给跑库伦的山西商队。就这样,我回到了内地,先到山西,然后是河南老家。后来我跟叫花子们一起要饭流浪,冬天里差点饿死,夏天里又差点病死。但好像就属我的命最大,别人都一个个死了,要么被人扔进河里,要么被野狗吃了。只有我活下来了,从北往南穿越了整个中国。”
恰是飞艇用武之地!
秦北洋喊出了她的名字。
突如其来,山门外响起激烈的枪声。
再睁开眼,大地已被抛落身下,芳草萋萋,绿树点点,房屋农舍变作玩具,河流湖沼尽成水洼。不知升到多少米高了,他再回头望向上海,掠过密密麻麻的屋顶,竟能遥望到黄浦江边的成片高楼,海上达摩山早就被淹没在其中了。
她的眼神里有种让人难以靠近的幽怨,一段悲伤诡异的儿歌,竟自动在秦北洋脑海中播放——“青龙头,白龙尾,小儿求雨天欢喜。麦子麦子焦黄,起动起动龙王。大下小下,初一下到十八。摩诃萨……”
秦北洋给她松了绑,再仔细看她面容,竟有几分眼熟……
“阿幽,你怎么不睡?”
“杠头开花!”
飞艇吊舱内,钱氏父子向秦北洋与齐远山鞠躬致谢。实在太挤,他们几个像是被绑在一起一样站着,被彼此骨头硌得痛。美国技师说夜里无法分辨地形,不可能飞回上海,必须尽快找地方降落。而在黑茫茫的平原上,唯一有亮光的是绍兴府城。
剩下那个姑娘,十四五岁,脑后扎着一根粗黑辫子,身体瘦得如同小猫,面色苍白,只有一双乌泱泱的黑眼睛,如同从陵墓地宫里看着秦北洋。
秦北洋脱下外套给她披上。两人并排坐在台阶上,一起看粉墙黛瓦上的月光。
“赛先生号”经过灰褐色的杭州湾上http://m.hetushu.com空。暮色苍茫,晚霞如火,残阳如血,飞艇与人字形的雁群并肩南飞,秦北洋趴在吊舱边缘,感觉自己就是南飞大雁,展开双翼,乘风一飞九万里,会当攒取五十国。
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;水不在深,有龙则灵。若有一条龙,从天而降到山顶,必是既仙且灵的吉兆。绍兴会稽山,虽不高大巍峨,却有华夏第一王朝始祖——大禹的陵墓。秦始皇曾东巡会稽,祭大禹,命李斯以小篆撰文刻石。
一晃两年过去,他们都长高了,秦北洋变得更加强壮,阿幽已是含苞待放的少女了。
“这两年走南闯北,不得不学会跟人打交道,我还自己学会了识字。不但会写‘阿幽’两个字,还会写‘秦北洋’三个字。许多个晚上啊,我就一个人对着月亮,用树枝在沙子上写出你的名字。我相信,总有一天,你会出现在我的面前。”
中午出发前,齐远山已跟绍兴的青帮兄弟通过电话,得到许多重要线索——会稽山香炉峰顶易守难攻,一夫当关万夫莫开,因此官府也拿这群盗匪没办法。据被捕的匪徒说,盗匪主力都在半山腰的隘口,那是上山唯一道路。钱科的父亲被关在山顶古寺,守卫相当空虚。
四小时后,飞艇已到绍兴上空。古越国的平原沼泽与山峦,历历眼前:勾践卧薪尝胆十年生聚十年教训的沃土,陆游沈园垂泪钗头凤别离的故乡。飞艇正前方,已可望见晚秋暮色中的会稽山。
天快亮时,酒醒了。
秦北洋还发现她说话变文绉绉了,河南口音改成官话夹带几句绍兴话,过去的“俺”也变成了现在的“我”。
“想让你休息好以后再说嘛。”
阿幽默不作声,这飞艇让她浑身发抖,秦北洋一路用臂弯护着她。飞艇越过古老的城墙,引起城内百姓惊慌,无数人挑着灯笼出来观望。技师和钱科一起操作,找到城中一片空地,府衙背后的大校场,四周还有灯光指引,徐徐降落。
颇通人事的齐http://m.hetushu.com远山,提着枪便走出去了。
在上海待了五个月,身处海上达摩山的用人们中间,秦北洋已学会一口磕磕巴巴的吴越方言:“厢房里格老多古董是从撒地方来格?”
弯腰查看,秦北洋用衣角沾上口水擦了擦,失透的乳浊釉面泛起一层酥光,布满不规则的纹片,大的深褐色,小的黄褐色,金丝铁线、墨纹梅花、叶脉纹、文武片……竟是神秘的南宋哥窑瓷,父亲说过,慈禧太后地宫里就陪葬有这种瓷器。眼前这些哥窑瓷的规格极高,不像传世藏品,只可能来自皇家陵墓。
秦北洋把匪徒们锁住,让阿幽躲在屋檐底下别动,他去山门口给齐远山帮忙。原来半山腰的盗匪大队人马,意外发现山顶多了个巨大的椭圆形的蛋,便上山来查看情况了。眼看匪徒越来越多,子弹嗖嗖地从他俩的脸颊边飞过去。
阿幽把头靠在他的肩上,吹气如兰地说,大辫子也垂落到他背后。
他俩一边向外开枪还击,一边爬上飞艇吊舱。秦北洋让阿幽先爬上软梯,十四岁的女孩身轻如燕,很快钻入吊舱。齐远山接着爬上去,最后一个是秦北洋,他打光了所有子弹。
留在大雄宝殿的秦北洋,来不及跟阿幽嘘寒问暖,先简短审讯四个匪徒,才得知他们计划在午夜动手撕票。山顶守卫如此松懈,是因为绝不会有人想到,救兵竟然从天而降。
技师警告一声,软式飞艇气囊一旦被子弹打中,就会引爆氢气,非常危险。吊舱已中了几发子弹,幸好又一阵风席卷而来,飞升到明月莲云之间,超出了子弹的有效射程。
记忆在沸腾,八年前清西陵的地下密室,秦北洋从老太监手中所救的童女。
青帮安排他们住宿在城内的快园。园虽破败,却是张岱晚年落魄僦居之所,著有《快园道古》,各篇寥寥数语,却如《世说新语》,博闻广记,隽永诙谐。本地青帮弟兄多是摇乌篷船戴乌毡帽的艄公,打开陈年女儿红瓮缸,宴请客人痛饮压惊。中国近代新文化诸有名hetushu•com人物:秋瑾、徐锡麟、蔡元培、蒋梦麟、周氏三兄弟悉出此城,男女皆性情浓烈,梦里江南亦能掷出投枪匕首,正如这酒、这蟹、这艄公好汉们……
齐远山先摸进一间厢房,虽然空无一人,地上却布满坛坛罐罐,就几样酷似海上达摩山里的宝贝。他低声说:“北洋,有你感兴趣的东西。”
“不许动!”
秦北洋第一次品尝河蟹,禁不住花雕的后劲儿,醉得一塌糊涂,不免英雄气短。
“哥,我知道你在想啥,但我的身子还是干净的,不信你可以来检查。”
“北洋哥,还记得两年前的冬天,在北京的法院衙门门口,我被鄂尔多斯多罗小郡王带走,骑在骆驼上向你道别吗?”
其实,秦北洋是不好意思问,他已不是小孩子了,也听说过一些男女之事。十四岁的姑娘,被绑在土匪窝里,万一发生过啥事情,问了岂不是戳人痛处?阿幽性情刚烈,当年为了保全清白,不惜刺死了意欲奸淫自己的主人,这次要是去寻短见了咋办?
“我跟着小郡王的骆驼队,翻山越岭穿过长城,走过积雪的草原荒滩,坐羊皮筏子渡过黄河。到了鄂尔多斯的第一天,正好碰上叛乱,好像是其他王子要争夺王位,很多蒙古骑士来攻打王府。小郡王骑马逃跑了,老王爷落入他们手里,王府里堆满尸体。听说驻扎在榆林的北洋军来救援,叛军逃跑时把我也带走了。”
“挖……”
秦北洋听到旁边齐远山的尖叫声。
秦北洋打开窗棂,遥望山阴秋月。古时候,陆游、王阳明、徐文长以及张岱,都被这同样的一轮月亮照过。
飞艇吊舱里的秦北洋,扒着玻璃往下眺望,不知这满山秋色底下,埋着什么宝贝?但父亲讲述的家族史里,墓匠族只追溯到商代,夏朝究竟有没有镇墓兽,实在是鬼知道了。自从来到上海,秦北洋一直向往周围的杭州、绍兴、宁波等地,苦于没有机会,今夜竟然飞在天上实现了心愿。
钱科迅速将父亲解救,却发现身边还绑着个小姑娘。钱科抓紧时和*图*书间,先把父亲送上屋顶,拽入飞艇吊舱。技师说此时风向不利,起飞有巨大危险,必须再等待片刻。
“原来这是命中注定的一天啊。阿幽,后来怎么了?”
“红中!”
“哥!”阿幽抬起几乎被绳子勒断的手,触摸他的鼻子和嘴唇,“你是北洋哥?”
“阿幽?”
“一辈子都不会忘!”
三人继续往前摸去,发现大雄宝殿还亮着灯,里面传出噼里啪啦的清脆碰撞声……
屋顶上传来钱科的叫喊:“飞艇备好了,我们快走!”
香炉峰顶因为秋冬寒冷,古寺早已荒废,几乎渺无人烟。
飞艇飞临古寺上空,但不能轻易着陆,否则便难以再度起飞。飞艇必须暂时悬空,齐远山从吊舱里放下一具软梯,小心翼翼爬下去。接着是秦北洋和钱科神兵天降。他们在地面用缆绳固定飞艇,以免被风吹走。美国技师仍在吊舱操控待命,保持超低空悬浮状态。
“嘿,阿幽,我第一次听到你说那么长一段话。”
钱科悄悄点破窗户纸,只见有四个男人一边喝黄酒,一边打麻将。大雄宝殿的角落里,钱科的父亲被五花大绑,嘴巴里塞住破布。钱科通过手势向齐远山做了确认。
齐远山第一个跳下地面,找到绍兴城里的青帮兄弟,通知官府妥善保护飞艇。
秦北洋思前想后,北宋皇陵在河南,南宋就在临安附近的绍兴。宋亡后,元朝江南释教总摄西夏僧人杨琏真伽,把绍兴六个皇陵挖了个遍,打开宋理宗的棺材,发现皇帝未烂,浑身珠光宝气。盗墓者倒挂尸体,撬取口中夜明珠,得到数不清的宝藏,却把帝王曝尸荒野。最惨的是宋理宗的头盖骨,被杨琏真伽改造为饮酒器,又在临安故宫中造一白塔,意在压制江南百姓。
天已黑了,他们小心控制方向,缓缓靠近会稽山。幸好月色明亮,山顶又亮着几点灯光。相比有巨大轰鸣声的飞机,飞艇则要安静得多,这庞然大物才得以隐藏在夜色中。
匪徒面面相觑地承认。他们不但欺负活人,还欺负死人,兼营盗墓生意,挖出了南宋皇http://m.hetushu.com陵里的边角料。不过,那些墓自古以来被挖过很多遍,宝贝所剩无几。
不过,秦北洋对这些并不感兴趣,倒是发现一本薄薄的小书。翻开一看,竟是本围棋谱——《淳熙棋谱》,雕版印刷的时间是“大宋淳熙十二年”,果然是堪称书中珍宝的宋版书,他忍不住塞入怀中。
“居然故人重逢!你们先叙旧,我去寺院门口瞧瞧。”
“三条!”
他们看过地图,走陆路要绕行杭州,但从天上走直线不过一百六十公里,时间绰绰有余。这是飞艇相比早期飞机的优势之一,可保持最大滞空时间。飞艇是轻于空气的航空器,比莱特兄弟的飞机更早发明。飞艇有巨大的流线形艇体、载人运货的吊舱、稳定控制的尾面、螺旋桨推进系统,气囊充以氢气为主。
窗前出现一个小野兽般的影子,后面拖着条小辫子。借着尚未散尽的酒劲儿,他还以为九色出现了。秦北洋翻身跳出去,才发现是十四岁的女孩。
“挖墓?”
刹那间,给人一种错觉,好像她也是从南宋皇陵里被挖出来的。
美国技师起锚升空。此时风向有利,飞艇渐渐离开会稽山顶。钱科打开螺旋桨,让飞艇加速离去。底下传来盗匪们接连不断的枪声。
飞艇的纺锤形气囊上,涂着天圆地方的铜钱纹,掠过上海南郊的无垠田野。这一路都是江南水乡的平原,阳光下如无数面镜子反光,只在经过天马山等松郡九峰时,飞艇腹部擦着佘山天主教堂顶上而过。
“你想哪儿去了?我……”秦北洋赶紧挪远点,一时口拙,“妹妹,我为你高兴!真心地!”
齐远山踢开房门,他与秦北洋两只枪口,对准四个匪徒。这些人都是老弱残兵,加上彻夜赌钱又抽大烟,毫无抵抗能力,吓得目瞪口呆。
“哥,你一直没问我,为什么北京一别,两年不见,我却在山顶上的土匪窝里。”
袁世凯称帝前夕,他们在北京地方法院重逢。阿幽抗拒主人强奸而失手杀人,法官判定她正当防卫而当庭释放,却被主人家的遗产继承人,蒙古鄂尔多斯多罗小郡王带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