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镇墓兽

作者:蔡骏
镇墓兽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北洋龙

第六十四章 海上皇陵

“正是其人!传说这《推背图》预言了唐朝以后的历史大势,包括晚清衰败,帝制灭亡,民国建立与混乱。他还预言二十一世纪的中国,当会复兴崛起——反正我辈看不到啦。李淳风不但是堪舆家,还精通天文历算,贵为唐太宗李世民的御用风水师,可算是个传奇人物。”
“孟子云:劳心者治人,劳力者治于人。我天生就是个工匠,是个标准的劳力者!”秦北洋活动下关节,秀了秀胳膊与胸口的腱子肉,大方地自嘲,“这个排名,正如士农工商的尊卑秩序——风水师堪舆天地,相当于士;样式雷精耕细作,相当于农;我们墓匠族心手合一,就是标准的工了,必须排名最末。”
“你是说——建文帝逊位以后,逃亡到了达摩山上?”
秦北洋已下意识地摸着自己的脸。躲在幽暗中的叶克难,远远盯着他的面孔,若有所思。
欧阳安娜看到一个高大少年的背影,加上狮鬃鹿角的幼麒麟镇墓兽。
他立即回头:“你还挖过明陵?”
秦北洋将错就错地说下去:“关于我们家族三千年的历史,我不想多说。但是,羽田大树,你有一点没有完全说对——掌握着中国皇陵与墓葬秘密的家族,不止我们秦氏墓匠一族。父亲告诉我,清朝以来,还有两个古老家族,加上我们一脉单传的秦氏,共同撑起了皇家陵墓的营造。”
欧阳安娜不客气地说:“可你还想要偷走九色!”
“郑和下西洋,就是为寻访建文帝斩草除根。传说建文帝当年逃出南京,流亡云南或海外。你看这座达摩山,处于东海的心脏,说不定郑和来过。”
九色很听主人的话,嘴里的火球熄灭了。
他指着碑上密密麻麻的文字,大声说出三个字:“建文帝!”
“照你这么说,我爹也是倭寇啦?”话刚说完,安娜就扇了自己一嘴巴,这不暴露了欧阳思聪是海盗的秘密。她转移话题问道,“什么是墓匠族?”
“别乱动!”叶克难扣住安娜手腕的穴位,立时让她动弹不得,“你以为,我不想抓住他们吗?八年前,天津徳租界灭门案,就发生在我的眼前,那可是我在警探生涯的奇耻大辱。但我不想为了破案,让任何人去送死。还hetushu.com有一点,最最重要的,我们要找到秦北洋!”
“太可惜啦!”
他们重新弄来火源,用破布缠上木棍,浇上一些油脂,做成两个火把,齐远山跟叶克难各持一支。
“不是骨骸,而是没有腐烂的脸,十几岁的少年……”小木直勾勾地看着秦北洋的脸,上下牙齿打战,“你们很像。”
“自古以来,只有秦氏墓匠族,才能不用武力就降服镇墓兽,并成为其主人。我听说,中国的墓匠族早已凋零殆尽,只剩最后一个皇家工匠,如今也下落不明。秦先生,请放心,无论如何,我绝不会与你为敌。”羽田大树顿了顿,知道秦北洋的拳脚与摔跤厉害,大胆地补充一句,“请不要叫我倭寇!明朝嘉靖年间,最有名的倭寇海盗,其实都是中国人。”
“有!”
“李淳风?”羽田的眼镜片上又是一道反光,“大名鼎鼎的阴阳学大师?与袁天罡合著《推背图》预言书的大唐李淳风?”
他趴在悬崖上,目送三个刺客夹着阿幽,下到碎石海滩上,直到陷入混沌黑色一片。
“我很抱歉!”小木立即跪下,伸出左手断指,就是被这头幼兽的火球烧掉的,“但我是被迫的,是军阀逼迫我这么做的。”
“这……不跟你废话了!”他第一次对安娜不耐烦,弯腰对小镇墓兽说,“九色,请先不要对这个小木复仇,我们出去以后再说好吗?”
“不要乱碰!”
秦北洋心里头也在寻思——怪不得,墓匠族的待遇最低,俸禄最少,混得最差,却是危险最多,寿命最短!
忽然,小镇墓兽口中酝酿一团琉璃火球,眼看要喷到小木的脸上,却被秦北洋及时阻止,堵住它的嘴巴:“九色!你想要烧死这个人?因为他盗窃了白鹿原的唐朝大墓?因为他伤害过你?”
大家聚拢到观音堂的废墟,发现山墙上的两扇石门。
“好吧,我要被你们绕晕了!”欧阳安娜瞪着眼珠子,胆战心惊地看着那五百个明朝的文武百官,似乎他们随时会动起来,“皇家工匠啊,你来说说,这些人又是怎么回事?”
“墓匠族秦孝忠,以及五百忠臣,眼看复国无望,就在这座孤岛上,为建文帝修建了一座皇和图书陵。”
但他诧异的是看到了羽田大树和盗墓贼小木。齐远山向他解释了刚才的一切,最后是三个刺客劫持了阿幽下山。
安娜喊道,又摸了一把石门上巧夺天工的武士浮雕。
小木对这种东西分外敏感,轻轻推开其中一扇,便露出底下的顶门石。
凌晨两点,达摩山,舍身崖,火灾后的无常庵废墟。
羽田大树看到战斗状态的镇墓兽,那对威武的雪白鹿角,行动自由的关节四肢,还有生生不息的喷火球——这就是他愿意付出十万银圆,外加羽田汽船株式会社中国分社百分之十股份的宝物,他跪在九色面前磕了个头。
羽田大树露出日本人一脸严肃而神往的夸张表情:“不错,日本的阴阳道便是源自中国古代的风水周易、阴阳五行之术。”
“碑文里就是这么说的!建文帝带着五百忠臣,渡海逃亡于此。某一年,数艘艨艟巨舰靠近达摩山,兵卒驾小舟登岛搜捕。幸好君臣躲入舍身崖下秘道,避过一劫。碑文里列出了五百个忠良之名,其中就有我们秦氏的墓匠族。”
“是,墓道口开在舍身崖上无常庵内,是为掩人耳目。也因建文帝逃亡后,厌倦红尘,竟有遁世出家的念头,喜欢‘舍身’‘无常’这些字眼。秦孝忠发现舍身崖确是龙脉,点穴在地下岩石之中。君臣在岛上隐居二十年,直到建文帝龙驭宾天,埋入这座陵墓。五百名忠臣决定效法方孝孺等殉节义士,穿上朝服或盔甲,组成在皇宫里上朝的队列,将自己禁闭在地宫,集体喝水银中毒而亡,并用铁条支撑身体,死而不倒,象征忠孝仁义,千秋不坠!”
四十五度往下倾斜的墓道,如同深渊凝视着他们五个人……
“《明史》记载,南京陷落当晚,皇宫大火,建文帝不知所终。燕王朱棣继承皇位,成为著名的永乐大帝,庙号明成祖。这位大帝做了许多桩大事,比如从南京迁都北京,营造如今的紫禁城,五次亲征蒙古,八十万大军征服越南,修纂永乐大典,派遣郑和下西洋。”
秦北洋指着碑文里的“改元建文”这几个字说:“不错,建文帝是明太祖朱元璋的嫡长孙,皇太子朱标之子。由于朱标早死,朱允炆在朱元和*图*书璋死后,继承了祖父的皇位,改元建文。”
不过,齐远山说了一句公道话:“但论到保护地宫和皇帝的棺椁,谁都比不过秦氏家族制作的镇墓兽。”
“住嘴……”秦北洋的嘴唇也发紫了,“大概是我出生在唐朝小皇子棺椁上的缘故吧?”
“没用的东西!”欧阳安娜气势汹汹地对他嚷起来,“关键时刻就躲起来了!”
“就是三千年来,掌握着中国皇陵与墓葬秘密的家族。也只有这秦氏家族,才会制造和操控真正的镇墓兽。”
“好吧,我承认,我是墓匠族最后的传人。”
“现在我们该怎么办?”安娜急得快要哭出来了,“哎,等一等,那个小日本去哪儿了?”
两支火把忽明忽暗,每个人都屏着呼吸,沿着石阶不知走了多远,出现两扇半开的墓室门。
“很像谁?”
叶克难皱起标志性的眉毛:“哪个明朝皇帝?从明太祖朱元璋,到亡国之君明思宗崇祯帝朱由检,有哪一个是埋葬在海岛上的?”
小木提醒她一句,他知道古墓危机四伏,许多人都死于好奇心。
“刚被打开?”欧阳安娜借着火光往里看,闻到一个男人的气味,“难道是秦北洋?”
叶克难听着频频点头:“样式雷,我倒是听说过。第八代的雷宪材,前些年,我还跟他有过一面之缘。”
“因为——我见过棺椁里小皇子的脸。”
羽田直接提出这个问题,这句话就像一根锋利的针,扎入秦北洋的太阳穴,他拧着眉头后退说:“倭寇!你怎会知道墓匠族?”
“这大概是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的区别吧!”欧阳安娜插嘴了,故意嘲讽秦北洋一句,“工匠之王!”
秦北洋以拳捶地,还想跑出去救阿幽,却听到小木的赞叹:“这必是明朝的皇帝陵墓!”
欧阳安娜差点要吐唾沫:“这日本人有病吧?”
齐远山吼了出来,分别三天三夜,终于在这海岛陵墓重逢。秦北洋见着他也是意外惊喜,又握了握叶克难的手,给了安娜一个灿烂的微笑。
“荡气回肠的愚忠!这五百人死得毫无意义,但留在达摩山上,也不过老死做个渔民。若要潜回大陆,必被永乐大帝所杀,甚至引来兵祸,暴露建文帝的陵墓。”
小木、m.hetushu•com齐远山、羽田大树、安娜、叶克难,先后踏入深深墓道。
事已至此,再也瞒不下去了,叶克难拍了拍秦北洋的肩膀:“你说吧,我也想知道。”
“建文帝?”叶克难忍不住触摸石碑上的阴文,“就是明朝的第二位帝王,被叔叔朱棣夺去皇位的朱允炆?”
“你和唐朝小皇子的脸!”
叶克难却连连摇头:“就是刚才我们所见的五百文臣武将!犹如《史记》中的田横五百死士,同样是为君主而集体自杀于海岛。但只可惜……愚忠啊!”
说到历史,叶克难也是侃侃而谈:“嗯,建文帝笃性儒学,身边有方孝孺这样的大儒,以上古圣贤之君的理想标准要求自己。而他登基以后的第一件大事,就是削藩,废除朱元璋册封在全国各地的藩王。而其中最强大的一个藩王,就是占据了北平的燕王朱棣。”
进入墓室门,只见灯火通明的“大厅”,五百个明朝文武官员,组成军阵黑着脸迎接他们到来。
“我跟我爹和表哥盗过湖北的明显陵。”
“还有两个家族是?”
“怪不得,你说你只想做个木匠!”欧阳安娜自然把“墓匠”听作了“木匠”,“但你没有说,你想做的是普天之下的木匠之王!”
“秦氏墓匠族以外,第二个家族:样式雷。这个雷氏家族起源自江西,前后七代侍奉清朝皇室,担任内务府样式房掌案头目人,也就是首席皇家建筑设计师。他们设计了东陵与西陵、圆明园、颐和园、承德避暑山庄,重修过紫禁城太和殿。皇帝的阴宅、阳宅、后花园都被他们家包圆了。”
“你说什么?你亲眼见过李隆麒的骨骸?”
“秦北洋!”
终于,羽田大树忍不住插嘴道:“我只知日本有忠臣藏——赤穗四十七义士,想不到中国还有大明五百忠烈!”
“我在这儿!”
说到这儿,九色也附和着晃动它那雪白的鹿角。
“有道理,不如就此为君主陪葬,永远把秘密留在地底。”
秦北洋引着大家绕过五百人的军阵,穿过下一个墓室门,只见一块赑屃驮着的石碑。
“他们是为明朝皇帝陪葬的忠臣义士。”
欧阳安娜好像面对一个鬼魂:“秦北洋,你到底是什么人啊?或者说,你究竟是人?还是www.hetushu.com其他什么东西?”
“朱棣是建文帝的四叔,发动靖难之役,持续三年的南北大战。最终,叔叔战胜了侄儿。”秦北洋又指点碑文中段的“金川门之变”说,“你们看看,这里说得很清楚,谷王朱穗、曹国公李景隆背叛了建文帝,打开南京的金川门投降。”
“李淳风的后人,明清两代效忠于皇室。最末一代,据说是光绪帝眼前的红人,或许是跟珍妃同样的原因,属于帝党站错了队。庚子年,慈禧太后逃出北京前夕,下令对风水师诛杀全家,满门抄斩。”
小木又说,在他盗掘过的战国以及汉朝古墓里,经常发现类似的陶俑和木俑,但这种活人俑实属罕见。
“据说,李家只有一个男孩幸存,可惜下落不明。李淳风的惊天之术,恐怕已经失传了。”秦北洋看着这间墓室里的其余五个活人,“依照在皇家的地位而言,风水师,自然排名第一,因为能占卜预知天下大势吉凶,影响帝王的重大决策,常被卷入宫廷阴谋;样式雷,排名第二,他们负责建筑设计,画图烫样。而我们墓匠族,不过排名第三,敬陪末席,负责在现场营造陵墓,制造镇墓兽。”
齐远山推了小木一把:“对啊,小木是盗墓贼,你领头带我们下去吧。”
秦北洋指着碑文结尾处,三个楷书小字“秦孝忠”。
“我那两个保镖:一个是朝鲜第一快枪手,还有一个是台湾洪门武艺第一,他们轻易就被杀掉了,说明那三个刺客是绝世高手。”羽田抹去脸上的黑灰,“不过,我刚才发现一样东西,请都来看看吧。”
“必是秦北洋打开的!”
“秦先生,您是中国秦氏墓匠族的传人吧?”
羽田大树代替秦北洋做出了精确回答。
“这是墓道的大门,而且刚被打开了。”
“第三个家族:皇家风水师——李氏家族。”秦北洋指了指这间墓室说,“这一家,精通周易、紫微、星相、梅花等学说,不但负责分金点穴,确定皇家陵墓的位置,还要为皇室的婚丧嫁娶计算良辰吉日。据说朝廷征伐礼乐的大事,甲午战争的胜败,慈禧太后都要请他占卜看卦才能决定呢。而这皇家风水师的家族,乃是唐朝李淳风的后人。”
羽田大树从观音堂的废墟背后钻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