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镇墓兽

作者:蔡骏
镇墓兽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北洋龙

第六十五章 建文地宫

耀眼夺目的一百万两白银,堆满整个山洞,像严冬的积雪,竟掩埋了他的下半身。
秦北洋绕棺椁一圈,发现棺椁是用花岗岩巨石打磨成的,因为海岛缺乏木材。他还发现了一简玉哀册,明确写着墓主人就是建文帝。
齐远山又推了小木一把,却被秦北洋阻止:“我们不是盗墓贼!让建文帝继续长眠吧。”
“而这块石碑上的每一个字,也是墓匠族的秦孝忠所镌刻。”秦北洋抚摸着石碑表面,“而另一支墓匠族人,则效忠永乐皇帝,为他建造了北京十三陵的第一陵长陵。我就是修建十三陵的这一支秦姓的后人。明清兴替,我的祖先又留起辫子,效忠清朝皇帝,真是羞愧啊!”
叶克难这么说,因为他的祖宗同样也剃发易服,成为清朝六扇门的传人。
并没有想象中金光闪闪的财宝,而是一条长长的火舌,如同蜿蜒不绝的大蟒蛇,盘踞在地宫顶部的穹窿上。
还是九色第一个跳下去,紧接着是手握三叉戟的秦北洋,这一跳就到了阿里巴巴的藏宝洞。
“你俩再说下去,外面的天都快亮了,我们还是看看前面还有路吗?”
齐远山发现了几段人体残肢,皮肤表面有浓密毛发,这是今晚被恶龙吃掉的秘鲁船员和_图_书
秦北洋观察四周形势说:“如果说,建文帝的地宫是恶龙镇墓兽的卧室,那这里就是它的客厅了。”
秦北洋读出碑文大意——恶龙(碑文里写为“神龙”)为患东海数百年,每年冬天,岛民们必要奉献童男童女,否则恶龙兴风作浪。庚子年,欧阳思聪携妻女回到达摩山,他与恶龙达成盟约:岛民定期给恶龙喂养童男童女,每隔数月即投入舍身崖下恶龙巢穴。作为回报,恶龙故意制造海难,让轮船偏离航向触礁沉没,欧阳思聪则趁机下海打劫。
龙头大怒,正要一口吞掉秦北洋,九色再次喷出琉璃火球。幼麒麟镇墓兽的鹿角开始变形,一节节往外生长,短短几秒钟间开杈长大,如同平方的平方,又如头顶两棵参天大树,雪白的枝丫似削铁如泥的刀锋。就像角斗场上的雄鹿,这副鹿角带着巨大惯性冲来,竟一举刺破恶龙前胸的鳞甲,流出浓黑的龙血。
眼看回去的路已被堵死,大家就快被石头砸死。秦北洋想到那恶龙逃到哪里去了?必定还有另一条通道。
山洞正中躺着一块石碑,但用手摸上去感觉又不同,原来是用青铜铸成的。
于是,头顶传来轰隆隆地巨响。
其余人http://www.hetushu.com确是这辈子头一遭见识到“龙”这个物种——不是盘旋在宫殿柱子上的,也不是雕刻在陵墓丹壁上的,而是活生生的龙。
安娜死里逃生,叶克难将她拽回来,手枪射出两发子弹,击中鳞片就如挠痒痒,根本无济于事。
最后一间墓室。
“原来,恶龙是海盗的好帮手啊。”名侦探叶克难开始总结,“这块碑,想是直接从悬崖投入大海的,用青铜而不用石碑,为了避免在礁石上砸碎。庚子年以后十年,欧阳思聪就是靠着这条大龙,成为东海上的海贼王,进而又做了上海的青帮老大。”
恶龙最后一次咆哮,烈火让所有人睁不开眼睛……等到火焰渐渐熄灭,它已从地宫中消失,徒留下一地腥臭的龙血。
小木惊呼:“地宫与盗墓贼同归于尽的机关触发了!”
说话之间,裂缝豁然开朗,借着琉璃火球的照明,可见是个天然洞穴,刚好容纳整个恶龙的身体。
恶龙的喉中发出惨叫,齐远山和小木都感到耳膜在流血了。
大家一片咳嗽,脸上粘满锅底般的烟灰。只有秦北洋带着九色,冲向地宫的心脏,发现一座巨大的棺椁。
话还没说完,安娜好奇地拉了一把棺椁上的铜http://www.hetushu.com环。
当恶龙又要喷火时,幼麒麟镇墓兽抢先喷出一团火焰——貌似绣球的尺寸,发出绿色冷光,却让恶龙分外惊骇,好像见着同类。恶龙再次怒吼,整个地宫充满烈焰。
秦北洋吩咐大家快散开来。他随手摸到地宫里的一把兵器,竟是青铜质地的三叉戟,足有七尺以上。他拼尽全力用三叉戟护在胸前,不让恶龙靠近自己。
齐远山惊慌地喊叫起来,这分明就是他在海底所见的怪兽……
齐远山想起在海底目睹的恶龙吃人:“这是一尊恶龙镇墓兽?”
“小木,你不是盗墓贼吗,你看这里头还有宝贝吗?”
他命令九色再吐出琉璃火球,向地宫另一边探索。果然,发现墙上有道裂缝,其中最大的破口,刚够恶龙身体进出。
“恶龙又是从何而来?”安娜喘着粗气问道,“我从小生在达摩山,就有恶龙传说与恶龙祭,老人们说已流传了五百年。”
地下宫殿完全毁灭前,大伙儿已纷纷钻进裂缝。
这条龙的每片鳞甲,都发出耀眼的火光。龙头顶着跟九色相同的鹿角,血腥之气,就是从恶龙的血盆大口喷出的……不知已吃掉多少海难者,加上历年“恶龙祭”的童男童女。
齐远山敲了敲铜碑表面,听声音有http://www.hetushu.com些不对。大家搬开这块铜碑,底下露出个洞口。伴随着一阵腥气涌来,刺眼的白光让人难以靠近。
“乱世之中,人命如蝼蚁,活下去已属不易了。”
齐远山插了一嘴,他也听懂了大半。小木走在前面,由他探测地宫的风险。接着是小镇墓兽九色,它吐出琉璃火球,照亮两边墓道。
下一道墓室门,秦北洋费了半天劲才打开。门扇转动时,大家都闻到一股刺鼻的血腥味。小木说,以往地宫里的腐烂味倒是不少,但这血腥味却是闻所未闻。
秦北洋抓着三叉戟,身后不断传来巨响。裂缝弯弯曲曲,绝非人工开凿,也不像纯天然形成的。
秦北洋仿佛要被白银窒息了,他努力伸直腰以上的部分,迎面看到一条恶龙。
龙身不知盘旋多长,龙尾已包抄到大伙儿身后,如同鲨鱼尾将欧阳安娜打倒。龙爪要去踩她,秦北洋奋力伸出三叉戟,硬生生阻挡住了这一爪子,发出金属碰撞的火星——说明恶龙本身并非血肉之躯,而是金属打造的人工产物。
欧阳安娜拼命地用手绢擦脸,叶克难重新点起火把,确认地宫里还有氧气。
“恶龙!”
秦北洋挥舞三叉戟,站在幼麒麟镇墓兽的身旁,作为主人指挥这头幼兽的战斗。虽然,火焰包围和-图-书了他和九色,却无法伤到他一根毫毛。秦北洋懂了,靠近并进入建文帝的地宫,让九色吸取了帝王陵墓金井的气息,因而恢复了在白鹿原唐朝大墓里的力量。
九色头顶的鹿角,渐渐恢复正常大小,众人看着神奇的这一幕,不知该如何解释。
达摩山,舍身崖下的大明皇陵,恐怕也是中国唯一建在海岛上的皇陵。
“圣母玛利亚啊!”她深感罪恶,跪在碑前画着十字,“这是我爹与恶龙订立的盟约!”
龙的双眼发出通红的亮光,盘踞在百万白银之上,向他喷出滚滚烈焰……
“是。”秦北洋摸了摸前面开路的幼麒麟镇墓兽的鳞甲,“它跟九色是一样的。只不过,因为地震等原因,陵墓产生了裂缝,导致镇墓兽逃出地宫,危害达摩山的岛民,还有整个东海上的航船。”
白银!
“它是镇墓兽!”
不断有石头坠落下来,墓室门正在坍塌,尘土飞扬之间,看似天崩地裂。
铜碑上刻着几行文字,安娜随便扫一眼,就找到了她爹的名字——欧阳思聪。
恶龙发出一声咆哮,嘴里喷出骇人的火焰,这是对闯入者们的第一次警告。它已把这六个人,当作提前送来的早餐了。
不可思议,恶龙被击败了,夹着尾巴,呜咽着逃之夭夭。
“建文帝的镇墓兽?”